旗旗旗

头像感谢@人淡如菊的菊菊

茨木童子凶杀案

(我寮的一些事)

我家的茨木童子死了!我今天晚上出房间去洗手间,突然!就发现茨木趴着死在走廊里。他身旁,就是刚升六的“酒渍桂花”的房间。
啊,又纵欲过度了啊。我想。
打算去叫桃花妖来拉他,结果刚往前走一步,突然发现了茨木身下的鲜血。
是他杀!不是纵欲自杀!
我大吃一惊但也不敢声张。
我小心地把他翻过身来,他身上盔甲破损,看起来是胸腔遭受重击瞬间毙命的。他的六枚御魂还在,没被拿去。
要想杀掉一个55暴击的满级猜拳茨木,凶手还是有不少实力的。
我不敢声张,万一凶手还在寮内,杀了桃花那我们都得完蛋。我看到酒渍的房间里没有人,就把茨木的尸首拖了进去,施了个咒抹净了血迹。
我想起酒渍今晚睡在结界里,不会回来。看来茨木应该是碰巧路过这里被杀的。
我打算先去找桃花复活茨木,毕竟是主力,如果真有敌人潜伏进来也能对付。但走到半路突然想起桃花出去委派了,茨木得死到第二天早上才能爬起来。
我倍感头痛,赶紧回去找了酒酿,他是我家的ssr杠把子,有事总是找他商量。
我一进门他好像刚洗完澡,正在穿裤子。
“酒酿,茨木死了。”
“他和酒心纵欲过度?”
“不是,他是被杀掉的。”
“!”
我带他去看了茨木的尸体,他查看了一遍,茨木死不瞑目。
“应该是寮里人干的。”酒酿得出了结论。
“为什么?”我问他。
“本大爷了解茨木,若是陌生妖气在附近,他肯定会注意到。你看他死的地方周围有没有黑焰或者地狱之手的痕迹?”
“没有,我也很疑惑他为什么没反抗就被杀死了。”
“只有因为是自己人,茨木没有在意对方的靠近,才会被杀掉。”
“那凶手估计就是……”
“寮里的六星输出。”酒酿说。
我把吸血姬、酒心、酒渍叫了过来,让他们都到酒渍的房间里来。
“今晚加餐吗?”吸血姬进来就用手指蘸着茨木的血吃起了零食,我想凶手应该不会是她,是她杀了茨木的话,茨木应该是一具干尸才对。
“这家伙怎么了!”酒心进来就表示震惊。
“什么!茨木被人杀了!”酒渍看到了也很惊讶。
“大家说说刚刚的一个小时里,你们在哪?有证人吗?”我说。
“怀疑我们吗?”吸血姬喝着茶问。
“不不,我相信吸血姬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吸血姬可以排除了,她满血的普攻是杀不了茨木的。除非茨木对她出手触发狰。但茨木是在未能出手的情况下被杀掉的。”酒酿说。
“我刚才在外面院子里玩,天上的蝙蝠可以作证。”吸血姬说。
“不用不用,酒酿说的有道理,不会是你的。”
“我在结界睡觉,期间一直没有出来过。结界里的妖怪可以作证。好友寄养来的荒和我寮无关,他可以给有效证词。”酒渍说,他看样子确实一直呆在结界里。
“你身上的日女都没有强化,不可能是你啦。”我说。
“不,日女无论输出如何,只要能让对方出不了手,还是可以杀了对方的。”酒酿沉思道。
“还是去结界里问他们要证词吧。”酒渍耸肩。
“本大爷在自己房间里哪都没去。没有证人。”酒心说。
“酒心由于普攻没升满,按照攻击和茨木的防御换算,他一炮杀不死茨木,但他有轮入道,只要第一炮叠了狂气,再追加两炮杀了茨木绰绰有余。”酒酿说。
“为什么怀疑本大爷?本大爷毫无动机啊!”酒心不服。
“茨木死的时候是面朝哪里?”酒酿问。
“面朝酒心房间的方向。”我答道。
“是吧!如果是我一出房间正面攻击茨木,他肯定不会没注意到的!他本身御魂速度就比我快。”酒心据理力争。
“那从背后靠近呢?”我问。
“那酒心就会经过我的房间门口,我不会没发觉。”
“你不是在洗澡吗?”
“嗯?嗯。对。那还是有可能的。”
我陷入了纠结。怎么办呢?
“果然还是召回桃花吧,让她复活茨木让茨木自己说。”我说。
“那太浪费体力了。”酒酿说,“等到明早她回来也无妨,我们在这看着茨木的尸体不让人动。”
“这样我哪敢睡觉啊!太危险了!我去叫桃花!”
“不用了,是我干的。”酒酿突然说。
“什么?”众人异口同声地说,按酒酿大哥的性格,最不可能意气用事谋杀亲夫了。
酒酿扶着额头,坐在茨木旁边低头说,“事情是这样的,他今天傍晚带了玩具说要来和我玩,我答应了,结果那玩具是一串媚妖御魂。他说想看酒吞童子装了媚妖是什么样子,就……”
“吸血姬,你出去一下。”酒酿说。
吸血姬走了。
酒酿开始脱裤子,他从身后抓住一根线,慢慢地拉。他脸颊飞红,当着阿妈我,酒心酒渍和茨木尸体的面,从体内拽出一串媚妖。他喘着气,把那串东西扔到茨木身上。那串媚妖后面还绑着个看起来能跳得很欢的大吉达摩。
“他放进去,用遥控器开了达摩的开关就发现润滑剂不够。去仓库找的路上我这里触发媚妖,我被混乱后追出去杀了他。”酒酿全说了,“我拿到遥控器回去关掉,想把媚妖拿出来,刚脱了裤子你就来了。没想到你们这么在意。”
“大哥,辛苦了。”酒心过来拍拍酒酿的肩,酒渍也报以同情的眼神。
这么说茨木还真是活该。
“算了,我还是去召回桃花吧,不能让茨木躺着。”
“让他躺着吧,不然这串媚妖今晚还得下肚。你可拿去藏好了。”酒酿把媚妖包好给我。
大家这才散了。
酒酿为什么能秒杀茨木?他一炮黄字一万针女八千。

评论(13)

热度(130)

  1. 棕色流苏旗旗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