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已经是文废了

【茨酒】照顾2

abo日常向

ooc、流水账啥的……


⬅️点这个

【茨酒】照顾 (1)

abo 日常向

努力更吧

—————————————————

“打他!”
“剪他衣服!”
“哈哈哈哈哈他哭了!”

“呜啊啊啊!”

“别闹了!”
孤儿院的阿姨突然出现,大喝了一声,几个小孩全部都从地上的扭打中起身站好,排成一排。只有一个还在嘤嘤哭着,哆哆嗦嗦地从地上爬起来,吃力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裤子。

“你们又打架。”阿姨走过去,每人头顶一巴掌,连挨打的那个都没有放过,几个小孩马上安静乖巧得不吭一声。

一个陌生的红发的青年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看完了整个过程,阿姨还在训斥,几个小孩抬起头偷偷地看他。

这里是孤儿院,来这里的成年人,不是来捐款的就是来领养的,这个红发的年轻人很有可能是他们其中一个未来的家人。

“对不起啊,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就是喜欢吵闹,您别见怪,说他们几句,下次就会改好的。”阿姨转过身去和年轻人说话。
年轻人却张口就问:“茨木是哪个?”

刚刚被摁着打的小孩猛然抬起了头,瞬间对上了男人的一双紫色瞳孔,愣了愣才支支吾吾地说:“我……是我。”

“看起来确实挺像O的。”年轻人转头对阿姨说。

“可不是吗,茨木又听话又脾气好,偶尔也会被其他小孩子欺负。性格测试说他分化成O的概率大于50%,我看嘛几乎是100%。”

“听话脾气好?”年轻人走上前去,站在茨木跟前,茨木本来和他对视,等他走近后才把眼神放下,茨木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表情。

那个人把手放在茨木头上,揉揉他乱糟糟的头发,“我觉得他看起来不算太老实,但聪明点好教育。”“哎您说的是。”



男人要花近十万块把茨木从孤儿院里带了出来,一个大概率的O总是值很多钱,没有谁会把一个潜在的O免费送人。他带来一个箱子,正搁在后头办公室的桌上,里面装着现金。

男人坐在孤儿院办公室里签办手续,茨木坐在一旁沙发里一声不响的等着。他看向那个即将成为他名义上家人的男人,个高,黑色的T恤下肌肉线条潜伏,随着他的动作舒张紧绷,半长不长的红发拿了根黑皮筋随便扎起来省事。他修长的双腿在略微紧绷的裤子里显得长且有力,茨木觉得自己要是惹了他,这个男人绝对能一脚把他踢出去十几米。

想到这儿茨木并紧了双腿,把手放在膝盖上,少的可怜的一点物品拿塑料袋装好放在脚边,动都不敢动。

过了一会那边传来纸张翻动的声音,感谢声,告别声,茨木突然难以相信自己真的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走。”男人走过来拉起他的手,把他牵出去,茨木觉得这一切都太突然,但他也不想回头。

他跟着男人走向停在门口的一辆轿车,男人把他放在后座上拿个安全带扣好,自己开车离去,扭开音箱,里面一个女歌手在唱古典的歌。




“房间在那里,厕所是那儿。厨房没允许不准进,放餐桌上的食物都能吃。”男人站在家里,把几个房间指给茨木看。茨木看着他的眼睛点头。

“衣服自己洗,后阳台有洗衣机,说明书在茶几抽屉里。我不在的话吃饭自己叫外卖,钱在玄关鞋柜抽屉里,外卖电话在餐桌玻璃下压着。”

男人说到这儿自己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书柜里有教烧饭的书,高兴学就学,学不会拉倒。”

茨木猜出来这个男人工作应该很忙,不会整天和他相处。

“我……叫你什么?”茨木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叫我酒吞,我的名字就是酒吞。”酒吞把领养茨木的各种东西收拾好了坐在沙发里,看见茨木还拎着个塑料袋还站在玄关不知所措,招手叫他过来。

“你以后基本上是个Omega,所以把你领回来,不是要让你分化后当我老婆,是要你来干活的,明白?干活,然后有饭吃、有地方住,就这样。”

“要我做什么?”茨木小心翼翼地问。

酒吞看起来很是纠结。他摸了摸口袋,因为要去孤儿院所以香烟放车里了,然后又忘记带上来。他已经把打火机拿出来了,只好反复地拨弄翻盖。

“听着,本大爷是Omega。”
茨木听了这话一愣,虽说这个男人看起来五官精致皮肤也白,但举手投足的气质都透露着Alpha的傲气和压迫感,更别说透过衣服线条能看到的肌肉起伏,以至于孤儿院的人都自动觉得他是Alpha了。

“Omega会有很多麻烦,你应该知道一些,我要你来干活主要就是对付这些麻烦。你要时刻关注家里还有多少抑制剂,你每次出门都要在身上带两支,无论我在不在你附近。”

酒吞的表情突然凶狠起来,茨木不禁被他吓得后退,但酒吞把他拉过来继续讲,“如果在家以外的地方闻到我信息素不对,就立刻悄悄告诉我,把抑制剂交给我。如果在家里碰到这种情况,就把我锁在我卧室里,把家里所有门窗关紧。”

酒吞说完掐着额角,他其实希望有人能在他熬过地狱般的那段时间后帮他端杯温水来,拿块毛巾给他擦汗,把门窗关紧锁好以免有人闻到气味闯入,或者他自己控制不住出去找A。但这种理想太难实现,尤其是酒吞绝不能接受自己居于某个A或者B之下,这注定要他自己解决难堪的问题。

现在只能期望这个茨木能赶紧学会干事然后帮他解决一些麻烦。

“明白?”酒吞问。

茨木点点头,说:“就是要照顾你。”

酒吞听到“照顾”眉头一紧,但也没去纠正。

“另外,如果有人在外面问起你,你和我什么关系,你就说你是我未来的老婆,然后如果哪天我的信息素被人闻到,你就假装那是你的,懂了?”

“可你是……”
“本大爷知道!别烦,要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茨木噤了声。酒吞从沙发里站起来,拎起茨木的东西拿进茨木自己的房间。茨木跟着他过去。

“你睡这儿,自己洗澡刷牙。对了,最后再跟你强调,你是来干活的,一切是劳动所得,别指望谁照顾你。想要有东西吃,不想流浪,想上学,就要听我的话干事。”
茨木很明白自己的任务了,乖乖点头。

“还有,未来你分化成了O以后,就会变得很麻烦,到时候我会安排一个A来标记你,然后杀了那个A,你不愿意的话我就会杀了你,因为你跟了我那么久知道太多,放你走对我不利。”酒吞看见茨木瞬间打了一个寒颤。

“你现在反悔的话我就送你回孤儿院。我不想要一个有二心的人在我附近。”

茨木低垂着眼睛看着地板,小声地说:“……我不想回去,我听你的。”

“那行吧,睡觉去。”
酒吞的手动了动,他显然想去摸摸茨木的头,茨木也等着酒吞把手放到自己头上。酒吞却停住了,露出个有些厌弃自己的表情,朝茨木挥了挥手就回自己房间了。



秋冬季摸鱼

(这个系列没头没尾,想到哪编到哪)

今年茨木是铁了心要和酒吞他们一起迁徙了。再不了解人类,酒吞也看出茨木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远途旅行的东西,就和他们人鱼贴秋膘一样。

秋季的大江山湾,湾山枫叶红遍,落木萧萧,湾中却是热闹非凡。当茨木买下这片水域,对着人鱼群大吼“吾为你们承包了这片鱼塘”之后,渔夫在此地打鱼的时间地点就有了详细规划和规矩,人鱼在酒吞的吩咐下避开渔民在安全区捕食。

秋季的人鱼太好抓了,茨木总是这么觉得。他裹上冲锋衣,在深秋的凛冽寒风中爬上山崖,顺着隐蔽的小路走到山下,大江山湾的入口处凸起的岩石后就是一个沙滩,吃饱的人鱼全部聚集在沙滩上睡觉。

茨木踩到沙滩上,沙石摩擦的声音响起,人鱼群却动都懒得动,茨木小心地跨过一条条鱼尾,在一群胖鱼中找酒吞,总算在水边找到了。虽说他没有像冬天在茨木家过冬时那么球,但现在也像个鱼雷一样胖了一圈。如果是其他动物还不算特别明显,一旦人鱼有人的部分,就分辨得尤为清晰。

首先作为人鱼,他没有人鱼线了,腹肌也即将变成一整块,胸部大得让茨木一阵猛揉欲罢不能,脸变圆了也是相当明显。原本帅气健美的人鱼老大,每年都会这样胖成橄榄球,茨木边笑边抱着酒吞摸他的肉,酒吞甩着尾巴反抗,结果被茨木捞起尾巴来弄到岸边。酒吞张嘴咬他,茨木被咬多次早有经验,伸手就摸他耳朵根,酒吞忍不住怪叫一声就把嘴松开了。茨木赶紧把酒吞放平躺,用手指抠他泄殖腔,酒吞甩他一尾巴沙子,茨木歪头躲开,一边把略干燥的手指在嘴里沾湿,继续往泄殖腔里伸。酒吞感觉茨木往他泄殖腔里放了什么东西。

他用自己手伸进泄殖腔里去摸,找不到那个东西,还差点把自己摸出火。酒吞狐疑地看茨木,茨木笑着看着酒吞。
其他人鱼见多不怪了,纷纷把头扭过去不看这两人。

冬季迁徙开始了,酒吞带着同类游出大江山湾。他回头看了眼大江山湾,长叹一声。所有物种的冬季迁徙旅途都是危险的,每年都有几个同类在迁徙中病死或被其他生物伏击,再也回不到大江山湾了。酒吞知道自己也总会有这一天。
没有一条人鱼死在故乡,所有人鱼要不是死在迁徙中,要不就是感觉寿命将尽,就出海流浪。强大自觉的物种啊,定不会安于老死,被杀被吃,从他们学会捕猎的第一天就成为了结局。人鱼伴侣常常会一同离开去流浪,一方先死亡另一方仍旧身强力壮的话,活着的一方就会回去,和其他同胞讲述伴侣从生到死的完整故事。

他们游出去几百海里,进入了开阔的海域,酒吞一回头,恰好就看到了后面远远跟着的船,就是茨木前几个月停在湾里一直倒腾的那艘。

肯定是用那个藏在泄殖腔里的什么东西追踪他了。酒吞又伸手去摸泄殖腔,还是没找到,抠得太用力戳到舒服处忍不住漏出一声低吟,惹得其他人鱼回头看他。

他们继续游,没管那船。
深夜,人鱼下到深海里休息睡觉,那艘船停在他们头顶,船上的灯光偶尔会漂来一缕流进水下,酒吞就冲着光游了上去。
茨木在栏杆边喝着酒吹海风。酒吞浮出来,抓着船边把手爬上船,茨木赶紧把他拖到长椅上坐好,太滑太重抱不动了只能小心拖行。然后拿了半杯葡萄酒给他。

茨木想要摸鱼,酒吞拒绝了,一翻身掉进海里走了。

茨木的船跟着他们北上到了北极圈附近。非常意外,他本以为所有物种冬天都应该南下去温暖的地方。然后他看见人鱼在冰冷湛蓝的极地水域中穿梭着捕捉磷虾和鱼,他们用只有仪器才听得见的声波干扰科考队的探测仪,他们在冰下瞬间就潜水不见了。茨木的船无法破冰,老实说他甚至没有准备多少御寒的衣服。他只好在冰面前干等着。

他站到冰面上,看见远处冰河缝隙跃出一个红色的身影,扭头看了过来。茨木赶忙冲过去,发现酒吞正独自趴在冰面上等他。茨木把帆布铺在冰上,把酒吞滚上去,然后用绳子拉着帆布拖着他走。

茫茫冰原,唯见两个生物在死亡之地流浪。

【茨酒】二心所宿(脑洞)

流火之船的不负责任后续…
写了几遍实在对付不好,就这样吧

前文:流火

酒吞五百年后转世成为了人类,茨木算年份觉得他已经出生,但一直找不到他。
酒吞出生后家里有些不幸,父母都认为是酒吞带来的,因为他发色瞳色异于常人。就三番五次想把他扔掉。
第一次扔他时酒吞8岁。酒吞在站台上看到一个白发年轻人疾跑出去,他觉得这年轻人很奇怪,年轻人也没看见酒吞。然后酒吞被他父亲扔在了地铁里。酒吞自己找回了家。
第二次扔他酒吞10岁。家里一起去游乐园,把他送上娱乐项目后父母开车跑了。酒吞很冷静地玩完了剩下的所有项目。然后在坐游船的时候,看到岸边又是那个白发的年轻人,正对着灿烂的夕阳发呆。酒吞心想,怎么又是他。然后下船也没去找他,自己跑去报警让警察送他回家了。
第三次被扔,不,被卖是在14岁,这时候酒吞已经顺应传说长成美少年了。一个有钱人看中了他,向他父亲买监护权,收养他。他父亲可开心了,终于能摆脱这个丧门星还能拿笔钱。他带着酒吞坐电车前往,酒吞在车站里又见到那个白发年轻人。年轻人在他前面,背影很寂寞落魄。酒吞想叫住他,问他为什么自己每次被抛弃都能见到他。但是一时犹豫没抓住机会,他们向两个不同的出口走去,分开了。当晚,那个有钱人想性qin酒吞的时候,酒吞用椅子砸破了窗户跳了出去,别墅只有两楼,不至于摔得太惨。玻璃破裂的声音招来了警察,酒吞趴在那家一楼的草坪,心想下次再见到那个人,一定要问问他为啥每次倒霉都会见到他。
第四次,16岁。酒吞被扔在湖中间的皮筏艇上,桨被拿走。黑夜来临,就算游回去,湖边森林里也不见得安全。酒吞打算在船上过夜然后再回去。然后在船上看到一片星海,天上水里都是。美不胜收,他心想这次还没见到那个白发的家伙呢。
正想着,就听见水声响,看见有个人正游泳过来,正是那个白发青年。他爬上船,仔细地看了眼酒吞,然后死死地把他抱住。
酒吞说:你干嘛!
那人也不说话,就是死死地抱住他,甚至低声哭了两声,然后分开,又看了酒吞一会,作势要亲他,酒吞当他变态赶忙要躲,结果被他亲到了脸颊上。
酒吞:你到底想干嘛!
茨木:吾是茨木啊!挚友吾这就带你回家!现在科技太发到了妖怪难以生存,吾就伪装成了人类有了人类的住所,挚友可以前来休息。
酒吞:啥?你认错人了?
茨木:不!绝对没有认错!这头发!这眼睛!气魄!还有这流火时节的重逢!一定是吾挚友!
酒吞:你说什么妖怪?
茨木(心眼):夜深森林里怕是有妖怪,吾来保护挚友回去!
酒吞:哦。你刚刚是说我能去你那儿住?
茨木:当然可以!
酒吞突然严肃了起来,他也想找个能让他安心栖身的地方,毕竟他还未成年,学费虽在努力赚,但没有家庭支持,一直被家人讨厌,活得相当辛苦。如果这个人愿意收留他……但酒吞和他一点不熟,他也表现得像是个变态……
茨木看到小酒吞思考一会后表情嫌弃。
茨木开始如同臣子向王宣誓效忠一般向小挚友发誓会对他忠诚,保护他不受伤害,希望酒吞能和他回家。
酒吞说只是想在强大起来,能自己生存之前找个栖身的地方。茨木说绝对没问题。
茨木又跳下水,在水里拉着船游回了岸边,想把酒吞抱起来走,被酒吞以“你身上湿”拒绝了。
开车带他回家,酒吞还是觉得这是要上变态的贼船了,总想着要不要跳车。
最后还是茨木发现酒吞还是被湖水弄湿了些,在车里有些冷。从后座拿了件干的西装给他裹着,酒吞这才放弃了跳车的念头。毕竟流火时天气转凉,酒吞还穿着夏季的单薄衣服。
回到家,带他熟悉了个环境,认了酒吞自己的卧室。茨木讪笑着问酒吞愿不愿意和他睡,吓得酒吞跑回房间里锁了门。
茨木工作收入一般,酒吞偶尔在工作地见到他,发现他脾气超差,能找到工作简直奇迹,幸好他理发手艺还凑活,虽不愿意好好剪,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
酒吞突然对他拿这点可怜薪水养自己,为了自己性情大变而有些震惊。也算是重新认识这家伙了,以后的相处和谐了很多。
每年在夏秋交替之时,茨木都会在夜晚对着星空喝酒,酒吞来了以后就一定拉着酒吞一起喝。酒吞说我没成年!但是算了,我还挺想喝的。
酒吞就尝尝,茨木猛灌自己,灌了就开始哭闹。抱着酒吞发酒疯。
扯着酒吞看星星,瞎讲着什么心宿二,节气,七月流火。嚷着:看那颗!有红光的!挚友进冥界的时候吾看到它下行,每年此时都如此!吾就当那是挚友!每年见它下行吾就洒酒送行!今年不用了,不用了!
酒吞把这个发酒疯的家伙拖进卧室床上。回去查那个什么心宿二,什么双星系统,两颗星互相吸引,靠的太近让人以为是一颗星,就是心宿二。每年夏秋天气转凉就会下行,从此万物衰败,人间开始制衣过冬。
莫名其妙。
酒吞看了眼这个家伙,依旧哭哭嚷嚷着叫酒吞别走,酒吞就蹲在床边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茨木又开始发誓会照顾酒吞保护酒吞,酒吞觉得羞,丢人,就跑回自己房间捂着被子睡觉。想着,以后就住在这儿吧,不用走了。

【茨酒】脑洞五号仓

13、
茨酒明星pa的话,茨木是那种目中无人演技凑活,全靠脸吃饭的;酒吞是演技贼好但黑料无数,绯闻不断还艹粉的那种……都混gay圈都是攻,两个拔diao无情的大坏蛋。然后人们老拿他俩相互比较谁更恶劣,希望俩大坏蛋演对手戏或者商业互怼两败俱伤。没人知道他俩私交过命,私下见面就互宠互爱你侬我侬。只对你好,纵容你对别人坏,因为你也只要对我好就够了。狗仔都被暴打封口了,两个大坏蛋。

然后这俩还真的一起接了一部戏,外界激动万分,因为这部电影是讲男主追一个花心受的bl故事,外界就开始猜茨和吞谁演男主谁演花心受,两人会不会在片场互相看不顺眼怼起来啥的。然后粉丝团的jc和cj已经掐起来了,演员名单出来茨演男主,吞演花心受,粉丝圈净是jc被官方打脸的载歌载舞景象。然后大家开始担心两人见面,见面时吞没怎么样,茨看起来对吞很不顺眼的样子(装的)。
后来拍电影了。海报是吞一脸冷漠地帮茨系领带,茨一脸迷恋地低头看他。电影开头就是散发吞头发披在单肩,用手作开枪姿势,开完枪就一笑回头就走。据观众称,只要听到电影院里有一群迷妹的在尖叫就知道在放这部电影了。
电影中两人感情极其曲折,茨演的男主百追不得,吞演的美受百撩不嫁还去和别人搞。有次男主终于搞到了花心受,那场床戏要求演员茨把演员吞摸个遍还要变成打戏,因为剧中两人打起来了。结局是男主终于知道花心受真爱他然后修成正果。
电影期间大家都很关心两个恶棍演员的相处情况,班子里表示两人相处正常就是一同酗酒让大家都很头疼。
演完男主向花心受求婚的场景后,茨也给了吞一个钻戒要他带。吞看着那个巨大的粉钻一脸嫌弃,茨看出酒吞不喜欢那个钻石,就说只有这样昂贵的珠宝才能配得上酒吞。酒吞把钻石掰下来放回盒子里,把那个指环给带上了。
茨激动得抱着吞直蹦。

加段相处细节:

因为艹粉的事,茨和吞有些不愉快然后开始冷战,吞先大发脾气的。茨很难受,觉得算了不想管了只要不和酒吞冷战怎样都好。但酒吞完全不理他,他说了在茨木走之前不会和茨讲话的。

茨忍不住想和他说话就去道歉,吞依旧不理他。然后茨没办法,就很寂寞地在家里呆着等酒吞主动解除禁令,他已经不管谁对谁错了,只要能和他讲话怎样都好。

酒吞虽然不说话,但也没有离开家,在茨木回来的这几天推掉了事情呆在两人的家里。然后酒吞突然发现家里鸡蛋没了,也懒得找助手,就自己化个妆带个假发出去买。

茨看他走了紧张死了,但酒吞就拿了点零钱也不像出远门的样子,茨就在家里干着急。

然后吞顺利地买了鸡蛋回来,走到门前想起来茨的那个落寞样感觉有点可怜,一时忍不住微笑起来,走到门前想起来在冷战,又强行把笑憋了回去。

他本希望茨再主动点,把冷战打破,干一炮啥事都没有了,结果那家伙还挺配合他冷战的。

吞好不容易把笑意全部收住了就去开门。

茨在里面听见了开门声,立马笑容全开,特开心地大喊一声挚友!

门后却是酒吞冷若冰霜的表情,茨突然想起还在冷战,表情一下凋零了,恢复了无精打采的样子。心里想着好歹酒吞还留在这里,再惹他生气不要拿东西走了,就不敢和他说话了。

酒吞真的被他逗笑了,再说了,进门看见茨木笑得那么开心心情大好。于是把鸡蛋放下,脱了鞋子走进去,走去茨木身边。茨木一抬头就见到酒吞也在笑。茨木无法无天,唯有面对酒吞小心翼翼。但酒吞一向我行我素。他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也完全相信茨木会支持他。

他想要现在和茨木解除冷战就解除,他上去把茨木那么大个人抱了满怀,然后松开他,保持着微笑的嘴角就回了房间。茨木愣了两秒,赶紧爬起来追上去。


14、

人类吞的父亲贼混,然后不喜欢这个儿子就基本不管,上高中的吞即将面临没钱付学杂费的困境。心想无论如何都要赚钱,就问同班同情况的男生是怎么解决的,那人就带他去酒吧,说这里有些老板找干儿子,被领做干儿子了就有钱花了。吞觉得很坑,不想这么干,那小子说,你不愿意就算了,但酒吧都到了,你得请我喝杯酒,毕竟我给你讲了一路我的事,你还得保密。酒吞同意了,一进酒吧完蛋。被一群串通好的捏着鼻子灌媚汤。
差不多让千年老妖怪茨木爸爸登场了……
茨进来一看这不是小挚友吗!怒气值upupup。别人看他一身好行头以为是老板来找娈|||童的,就问他要不要。茨木怕误伤小挚友不敢出手,就决定先和他们把吞赎回来,回去安顿好了再来收拾这帮人。
吞回去被茨喂了药让他休息了,茨撸起袖子出门干架。
第二天吞一起床就看见昨晚最后见到的这个男人,腰酸背痛头疼,以为自己已经被上过了。茨说,我供你!你和我住!吞破罐子破摔答应了。茨想上他但看他还小可能受不住。
然后茨每天开着超级拉风的黑紫色贴葫芦花纹跑车来校门口迎接挚友放学。吞恶寒地坐上去和他回家。两人相处愉快,茨只是动手动脚没真做什么,吞觉得还能忍。在茨家比在自家舒坦多了。
后来这事给吞的混账爹知道了,他爹把吞从学校拖回家里打,然后放学茨没接到吞就在门口等。吞爹想要问茨把包他儿子的钱要到手就来校园口蹲茨,茨知道后一把把吞爹扔进车里开回自家暴打,还拿出酒吞的语音录音证据他爹虐待他。茨说,你刚找到工作吧?你工作的地方的老板叫阎魔是我朋友,地方法官绰号判官也是我朋友,知名新闻记者那个叫青行灯的你知道吧?我朋友。他们能让你失去工作恶名远扬说不定还能坐牢,而我能在这儿把你直接打死。滚!
吞爹吓得跑了,一出门看见吞就在门口准备敲门,吞趁父亲走了就逃出家门来投奔茨。吞爹看了眼吞,跑了,吞跑上去给茨一个拥抱。
茨带吞去了首冢大明神,告诉吞他其实是鬼王转世,茨是他的下属。吞觉得原来你对我这么好和我没关系是因为那个鬼王啊,很受打击。回去的时候一个人走在前面,一转身没了。茨吓坏了,大半夜的孩子丢了!到处找,后来下了大雨,终于在一个狭窄的躲雨处找到了吞。把大衣当伞给他,走着走着茨蹲下来抱着吞的腿开始哭,说什么好多次都没能保护你。吞用手撑着大衣给两人遮雨,说算了算了,我们回家吧。
茨把吞这段来首冢大明神的记忆拜托青行灯洗掉了。
后来吞成年后开始和茨滚床单,有天滚着滚着突然说,我记得你是妖怪?感觉很真实又像是梦里见过。茨就化了妖怪原型。吞说,看起来还不错,来吧就这么上我。
“卧槽你恢复原型为什么那里变得更大了!”



15、
老早一个魔物吞的脑洞续写,外乡茨跑来小山村买一鬼屋居住,在屋子顶楼一个难以察觉的阁楼里发现了魔物吞。一眼看去:好美!吞就利用了人类茨的这个情绪操控他发情艹自己,茨干得爽翻的时候,吞和他说帮自己解开封印,茨就解开了。封印一解除,吞把茨一踹就跑了,小茨木还硬着吞突然撤穴走了,留了茨坐在地上一脸懵逼。后来茨在山村酒吧里又遇见了吞,奇怪吞这个魔物怎么还没被人类消灭,但其实上次日吞日到一半,处男茨还是很惦记他对他有感觉的。吞就告诉他自己能操控人类情感,勾起他们的欲望。吞展示给茨看,又操控了茨,茨被操控后突然站起在酒吧里摔杯子吹吞强吹吞美,大家以为茨木神经病了。茨吹完后又一脸懵逼。吞说,你小子崇拜我?我猜你因为这个长相所以一直被人类讨厌,然后就自以为和恶魔一道,然后就会来崇拜我的强大吧?猜中了。
吞觉得这人好玩,但是他刚获自由还是到处出去游玩,走了。
几年后茨又见到他,这回魔物吞被人抓住了,眼睛都被划瞎了。没了眼睛,魔物吞就无法得知人类的意识也无法操控人类了。现在被关在笼子里作为巫师炼药的素材等着拍卖。茨看到赶紧给他买了回去。
吞:没了眼睛,我连你在想什么都不知道了。
茨:没关系,日后你会知道的。
就带他回家了。


16、

abo注意

黑道大佬吞得知自己是O后,决定培养一个O照顾自己,就去孤儿院找人,见到个茨木小时候软萌软萌可爱极了心想长大了肯定是个O,吞就把茨领回去带着了。教他读书写字做人打架黑道经商常识。因为是为了让他照顾自己的,也教了他很多O的知识。茨木:吾就是为了照顾和辅佐酒吞大人而存在的!
吞在道内算是一霸,道内都因为他的强势以为他是A,没人猜吞是O。而且公司里每年过年都有A王争霸赛,一群A上台打群架,最后站着的那个有资格获得一个O。酒吞为了稳固地位每年去打,为了不被一群A的信息素影响,每次给自己打O的抑制剂。在抑制剂的副作用下,吞还是蝉联冠军,老大地位无人能撼。
后来茨分化成A了吞就开始不好了。他又不想整天打抑制剂,又从没想过要被标记,又没法茨赶走因为毕竟从小带大的有感情。
茨A了以后就保护欲爆炸,见到吞就用A特有的保护O不受影响的信息素包裹他,有了这层信息素,吞可以减少抑制剂的用量了。所以吞特别喜欢到茨附近睡午觉,舒坦。

后来……不太记得了,老早的脑洞了……

大概就是茨向吞告白说难以想象哪天你从了哪个A,他肯定不会有我这样清楚怎么对待O,他也肯定不懂怎么照你喜欢的方式帮你解决发情期,也不会知道干完你之后要怎么帮你按摩宫口缓解被结撑开的疼痛。茨就说着这些特别科学黄暴的语句告白……
吞觉得挺有道理的,但他也担心被标记后会对自己的A言听计从失去判断力,这时候茨想对他做什么都行了。要不要信任他是个终身大事。吞冷静地想了三天,决定信任他吧。
被标记,向公司公开自己是O,然后说二把手茨是他的A。
后来茨为了让吞不至于太过劳累,会帮他接管公司。虽然茨是A吞是O,大家私下里还是叫茨“大嫂”、“帮主夫人”。
年会的A王争霸赛上,茨上去虐人,吞在下面笑着看戏。下属怂恿吞去和茨切磋,吞说我不和他打。每年反正吞和茨轮着上。不用抑制剂的吞打起A来更加牛逼了。

补充:

话说在标记之前两人就已经做过了,那阵子他们在海上运枪支,船被警察拦了要查,吞他们当然不给查。于是双方在僵持着。

时间一拖就是两个月。吞一向用抑制剂很猛,这样就不太够。茨说他带了两支备用的,可以再拖一段时间,但再不解决还是不够。

一直拖到最后,抑制剂、粮食、水都要不够了。他们可能要弃船。吞突然那啥来临,完全没办法,叫茨速战速决。茨又急又没办法,他从来没日///过O。吞已经面色发红,香味越来越重,他急了,叫你自己看一些关于A的书籍你难道没看?!

茨说:当然看了!

吞:别磨蹭了给我快点!去浴室解决!把排气扇用衣服堵住,给我快点做完快点she!

其实他们一A一O共处多年,还是第一///次做。

都紧张得要死,但吞因为在fa///qing期所以无师自通,各种花样逼茨木快she。结果雏茨坚持不了多久就出来了。

匆匆处理了就分开出门应对船上的事务了。


第二次是吞喝多了,正好在度假没啥人在附近,fa///qing了懒得打药,就叫茨木来解决,一边吐槽他上次在船里太快了是不是早x。茨木听了以为酒吞是在因为上次的快而不满,这次就非常努力玩命地x。直接x到吞求饶了。

然后乖乖地挨骂帮他按摩。

吞的确喝多了,第二天假装无事发生过。但下次再也不敢让茨木帮忙解决了。


第三次就是标记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