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人淡如菊的菊菊

【茨酒】拉诺

源自微博转发抽奖活动
拉诺的意思有太阳,光明,希望

还是不怎么会写命题作文……
-------------------------------------------
酒吞走在校园的雾气里,人群中,那个白色的背影越来越远。

“喂!”酒吞喊着,周围有同学回过头来看他,酒吞一把拨拉开他们,分开人群向前跑。那颗白色的脑袋却仿佛越来越远,在人海中上下起伏,眨眼就要漂到了前面。

“茨木!混蛋!”

茨木停了一停,酒吞恨不得踩着周围人的肩跳过去。

“不行,太阳要出来了。”茨木自顾自说着。
“叫你怎么不应!?”酒吞一把抓住茨木的手,把他拉了个转身。

茨木看见酒吞表情顿时活跃了起来,但转瞬又有些黯淡下去。手里却是用力回握酒吞的手,说着:“不对,你不是酒吞童子。”

酒吞向前迈进一步。
“神经病,本大爷不是酒吞童子那谁是?”

茨木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

雾在散开,学生也在散开,操场远处边缘已经在阳光下了,金色的光芒像利刃将要横扫整片操场。

“吾友,我们要逃跑了。”茨木面容苍白得不像活人,仿佛在太阳下一照就会灰飞烟灭。他还穿着那套破烂的盔甲,身上也伤痕累累。胖瘦倒和之前差不多,只是没了以前的精神气。右手的衣袖全部烂了,右手断腕处的肉都磨掉了,露出了骨头。酒吞看得心中不快,但看起来茨木并没有什么痛觉。

“闭嘴,跟本大爷来。”酒吞抓着茨木的手往有阴影的地方跑,但老实说,这次要怎么救茨木他还毫无头绪。

他拉着茨木躲到教学楼的楼梯下,这里阳光一般照不到。

“你在这给我等着,在我想到办法前你先别动。”

“酒吞的命令吾都会听从。”茨木说。

“好。”酒吞深呼吸一口气,“本大爷得先上去拿点东西把你藏起来不被人发现,一会下来。”

酒吞从楼梯下幽暗的小空间走出来,不放心又回过头去说了句:“躲里面点!”

酒吞去教室里转了一圈,同学还都在叽叽喳喳聊天,显然是刚吃完午饭。

“上次那个用剩的横幅呢?没扔吧?”酒吞问。

“没扔,在活动室。”

酒吞看了眼那个回答的同学,那人可长得真像大天狗。

酒吞拿了横幅披在茨木身上,把他包的严严实实,就像是个楼梯下面的什么杂物。

“听着,本大爷也不知道我们又掉到什么鬼地方,但我得想办法把你从这里弄出去,至于怎么弄出去还没搞明白,但在此之前你得老老实实别给我惹事知道吗?你死了的话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茨木在横幅下使劲点头,他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酒吞了,久到他都开始怀疑酒吞到底是死是活。

酒吞果然活着。

茨木想伸手出去再摸摸酒吞,酒吞拍拍他的大手说,“行了,叙旧等以后,本大爷先走。”

正常人眼里,现在的茨木就像一具活尸,但酒吞知道这种效果只是这个空间的一种随机设定,茨木可能会以任何样貌状态出现,酒吞之前还解决过茨木作为人类一出生就要被人溺死的情况。他在那个状况把婴儿茨木救下来、养到20岁,才算过关。

比起那个熊孩子茨木,现在这个活尸茨木可好对付多了。

晚自习开始没多久天开始变黑,茨木应该能自由行动了。酒吞打算一会下课去见他,最好能问出点线索。

酒吞下课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心知应该遵守这里的规矩,他还是决定先去看一眼茨木。

他走在黑暗的走廊里,灯不知怎么坏了,外头起了雾,又缓缓飘进了楼道了。

酒吞看到有人的黑影在雾中晃来晃去。
这个家伙没听他话跑出来了?
啧。
酒吞把试卷一叠往裤子口袋里一塞,拔腿跑上去要把茨木塞回没人的地方。

结果刚跑近,酒吞猛得发现面前这个僵尸一样的东西并不是茨木,只是一个普通的僵尸。

“混账东西,这玩意除了茨木还有其他的?”酒吞骂道,见僵尸扑过来,一掌推开闪至背后,三下五除二拧了它脖子。
走廊里那些晃着的人影显然还有不少。酒吞打算把它们全拧了。

三五只僵尸跑了过来,酒吞踹开两只,一只僵尸挠了他的腰,还有一只贴近他想要张嘴咬。酒吞转身和它们缠斗。不远处显然还有更多的被吸引过来。

酒吞这时突然听到一声咆哮,听音色就知道是茨木。这家伙估计听到打斗声没忍住就出来看了。
茨木扑过来撞开缠着酒吞的一只,用单手抓着它的脑袋,嘴咬住它的手臂,脚踩住它的脚,把那个僵尸撕成了三块。
他的打斗毫无章法,明知僵尸没有心脏,还把手伸进人家心窝里撕扯。他也不怕被咬,被咬了反而把要在他身上的僵尸拎起来当工具使。
酒吞被他推开了,这才想起自己腰上被挠破了。

茨木虽然厉害,但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很快也让他变得破破烂烂。酒吞感毒素已经进了身体,瘫坐在一边难以动弹,茨木逐渐被越来越多的僵尸扯碎。

酒吞看着茨木一边怒吼一边一点点变少,突然开始怀疑自己干嘛要跑来救他。

有老师跑来了,看到酒吞坐在地上。
“你没事吧?身体不好?”他们用手电筒照照酒吞,酒吞借着灯光看见茨木已经无力反抗。

“救他……”酒吞指指茨木。
老师用手电筒扫过茨木,问道:“救什么?那边有谁?”

他们看不见。

他们把不得动弹的酒吞背进了医务室,酒吞听见后面的僵尸继续在撕扯茨木。酒吞在医务室昏睡过去。

酒吞醒来时青行灯正看着他。

“失败了。”酒吞说。他伸手掀掉面前的盖子,用手揉了把脸,终于回到人间的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有近50个小时没休息了。

“就算你没失败我们也会暂停,把你带回来。不然你会过劳死。”青行灯关闭了一边的仪器,巨大的水幕上有一个光球来回穿梭。

“它小了好多。”酒吞指指那个球。
“你的功劳,现在去睡觉吧。”

酒吞没再说什么,他已经累得快站不起来了。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倒头就睡着。

这回酒吞在里面躺了50个小时,由于时间设定,人体感受在其中度过了超过30年。实现这一操作的机器,是一个名叫拉诺计划的核心。

不断穿梭在水幕间还会变小的那个光球是茨木被捕捉到的灵魂,通过这个仪器能将其死后混乱破碎的灵魂修复,修复后植入新的身体就能让茨木复活。

酒吞就是这样被复活的。当初实验早期梳理酒吞灵魂的众多科学家历史学家,花费了实际时间三年,机器内集体累计体感时间超过5000年,第一次复活了传说中的神鬼,酒吞童子。

他们很遗憾地发现,酒吞童子的神话传说真的仅仅是神话。酒吞是个人类,与其说是占山为王的妖怪,不如说是被朝廷妖魔化的一个小国之王。
大江山退治不过是借正义的退妖名义,用下毒这种手段杀君窃国罢了。

很失望。

复活的酒吞领到了3018年人类社会的身份证,每天除了被迫陪历史学家唠嗑就是喝着酒看月亮。

后来酒吞申请去复活茨木,正巧茨木的灵魂一直在酒吞身边,一下就被酒吞捉住了。

“酒吞童子,史料中写你和茨木童子的关系,有说像挚友,又说如情人,还有类比成父子,究竟是哪一种?”
“都像。”酒吞答到。

总之,酒吞申请复活茨木得到了许可,条件是启动机器得他自费,梳理灵魂也得他自己来。酒吞拍着胸脯说自己躺上去一周之内就能把茨木弄出来,然后他就出门工作存钱。

茨木的灵魂在仪器上看像个光球,被拉诺系统捕捉后就开始逐层扫描。话说拉诺系统就是专门进行特殊光波处理分析的算法和仪器总称。

因为当初有人用拉诺来复活亲友,所以还被称为“人类之光”、“救世主”。后来因为这么做打破生死界限,有钱人能永生、穷人只能活一百多年,诸多矛盾冲突引发了混乱,现在拉诺系统只用来研究历史了,同时还能自动梳理灵魂产生小说故事供大众消遣。

酒吞问青行灯,刚才那段失败了怎么办。青行灯告诉他,先跳过,等你想出办法来再重新梳理解决。反正茨木肯定在这里等你。

酒吞又躺了回去带上仪器。
仪器里,他会和茨木灵魂交融。

这回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酒吞摸到了潮湿滑腻的地面和墙壁。向前爬了两步,摸到了铁栏杆,他大概猜到这是哪了,地牢里。

他生前20年和茨木相处,死后又复活,在仪器里用了30年对付茨木。这么50年可以说是把他脾性猜透了。他估计下一个被扔进牢里的就是茨木,然后这次的通关方法就是和茨木一起越狱。
拉诺系统从灵魂里整理出来的剧情任务大多和生、死、自由、爱情有关,当人们把一个灵魂对这些事物的恐惧疑惑排除,它就获得重生。
这些剧情故事大多是灵魂潜意识的体现,拉诺系统将其固定成逻辑正常的故事进行梳理,才让人真正可以操作。
茨木对于自由啊……

酒吞在地牢里坐下,等这家伙也被扔进来。

谁知这一等竟是一个月。期间青行灯加快了仪器的读条速度,同时也对仪器里的酒吞进行二重加速,不然人会忍受不了长期的孤独。

后来他在那儿等了三个月,继续加速。

等了两年的时候酒吞快疯了,他有时跑到栏杆那边喊茨木的名字,没人回答。或者自己企图越狱,地牢四面都浇筑了铁,根本无法逃脱。

酒吞开始觉得自己要在这个地牢里呆个几百年了,虽然青行灯在外头一个小时发现不对就会把他弄出来,但内部即使二重加速,酒吞还是感觉一个人孤独坐了近半年。他摸过每一寸墙壁地板天花板,试图做运动,俯卧撑仰卧起坐。回想背诵一些古代的诗歌。当这一切枯燥繁琐的事都做了无数遍后,他真的要崩溃了。

后来茨木终于进来,酒吞在黑暗中看到茨木白色的头发好像在发光,他的眼睛,囚服,仿佛都带有不同于这里的鲜活的气息,和这个黑暗的牢房格格不入。酒吞站起朝着茨木冲了上去,没站稳摔倒了,茨木赶紧上来接住他。酒吞半跪在地上抓着茨木的袖子嚎哭。

酒吞下一瞬就发现又换地方了。刚才的牢狱之灾通关。他什么都没为茨木做,只是茨木出现他就通关了。但他脑海里很清晰地认识到,在长久无望的黑暗中,拉诺系统给他编了个故事,故事里茨木反而成为了他的希望。
来不及细想,回去再整理。酒吞迅速收拾情绪准备下一个。

酒吞这回感觉是躺在一个黑暗的地方,摸摸四周封闭的空间。

又他妈是黑暗的封闭空间。

酒吞刚想抬腿往上蹬,突然感觉到自己没有腿。
比刚才更糟,这回不知道又要关多少年等茨木。

刚骂完,面前的东西就被挪开了,酒吞看到了茨木的脸。

“挚友!”茨木惊喜地大喊,酒吞怀疑自己变成了一个装在盒子里的礼物,被送给茨木打开。

“你终于醒了!看!吾找到了你的左腿”茨木举起一条腿,酒吞心想自己被分尸前还好剃掉了腿毛。

“这是哪?”
“墓地。”
“所以说本大爷死了,你复活了我?”

“看起来是这样。”茨木挠挠脑袋,“其实吾也是死人,但想死后和挚友葬在一起,于是还魂了一阵子来找你。没想到那些无耻小人竟敢对挚友……简直让吾怒火中烧!”

“然后你找齐了我的身体,然后打算和我埋一起?”

“没错。不过既然挚友现在复活了,可以出去完成千秋大业……吾茨木童子的使命,也就到此……”

茨木话还没说完,仿佛极度困倦,马上就要栽倒下来。

“等等!你还不能死!”

酒吞马上喊,他们还没完成任务呢,怎么看这次都是要两人一起复活走出墓地才算完成。

茨木被他吓得醒了一醒。

“啊……对了,挚友的右腿就在那边树下,吾一次拿不动,挚友只管去取了复活……都怪吾虚弱无用……”这回茨木是真的像睡过去了一样,倒在酒吞的怀里,半截身子在棺材里,半截在墓土上。

现在这可怎么办……

酒吞看着死去的茨木,看看灰蓝色的天,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对自己的右腿没有兴趣,反正只是仪器构建的故事里,一个死人的一条死腿。

倒是这个家伙。

酒吞叹了口气,把茨木整个拉进棺材,然后动手盖上他俩的棺材。
还好棺材里还宽敞,总算是遂了他的愿吧。酒吞侧过身抱住茨木的身体,把他抱在怀里,把他的头放在自己胸口,然后闭上了眼睛。

“这次很快嘛,我看茨木的灵魂简直飞速地被整理清楚。”青行灯的脸突然出现,酒吞呛了一口唾沫。
“快个头!熬死老子了!你试试在全是烂泥臭虫的地牢里住半年。”酒吞坐起身活动颈部肌肉,站到地面上活动脊椎。

“你那个茨木,难道说是,恶趣味?”
“谁知道。”

酒吞又做了几组深蹲,跑出去深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十五分钟后才回来。

“是不是只剩上次失败的那个了?”

“是,你有什么想法了吗?”
“还没。但这次的两场让我发现,不是非得要我救茨木,或者茨木活着。还有其他解法。”
“你会弄就好,祝你好运。”
青行灯说完,帮酒吞盖上了仪器的盖子,启动了它。

酒吞又回到了那个充满灰色迷雾的校园里,在人头攒动的浪潮中,把茨木那个家伙给揪了出来。

“要我如何拯救你。”

阴影笼罩的操场像一块蛋糕,贪婪的太阳不断切走它的部分。酒吞和茨木就像蛋糕上面要被人分割然后吞噬的两粒水果。

酒吞双手抓着茨木双肩,低着头思考。最后一局了。

“这样也挺好,在这拉诺里头和你度过了大概有三十多年了,比咱俩活着一起的时间都长。”酒吞说。

茨木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酒吞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就想带你出去走走,散散步,晒晒太阳。”酒吞想起了实验室里躺着的那个茨木的复原身体,放在那个黑暗避光的冷冻箱里很久了。说不定茨木也在玩这样一个游戏,要被唤醒才能过关。

“就想和你走走,晒晒太阳……”酒吞低着头,狠狠地掐了一把茨木的肩膀。

“草!”酒吞这时又突然抬头上仰,不把湿润的眼睛给茨木看到。

“走吧,吾友。”茨木说,拉着酒吞的手,力气不大但是十分坚定,“不过是在阳光下走一遭,吾即使赔上这条腐朽的性命也会帮助挚友完成。”

“白痴吗你?”酒吞又想哭又想笑。

两个灰色的点从黑暗走向光明,茨木拉着酒吞走到炽热的阳光下,温暖,安全,幸福的感觉从头顶流到脚底,从握着的手指流到心里。茨木在这阳光下渐渐破碎。

“我很满意,茨木。你满足了吗?”
“当然,吾友。”茨木说。
“你满意就好,本大爷……算了,也没有什么要和你说的。”酒吞不想再看茨木在眼前消失,只是想着一路走来,算是陪了他一辈子了,这家伙要是活着应该很得意了。
茨木不见了,只有最后几缕白发和几片反射着太阳光辉的灰尘在空气中飘扬。酒吞抓着一根白发,看它在手心消失。

酒吞平复了一下情绪,对着天空大喊:“青行灯!让我出去!”

没回应。

“青行灯!”
青行灯不知去哪了,酒吞就地坐下,想她估计是去吃饭了。

青行灯刚才就跑掉了,比起把安全煽情的酒吞从拉诺系统里放出去,她得先冲去通知医疗队。
他们要立马打开冷冻箱,然后迅速升到合适温度,做心肺复苏,抽血,体检,打疫苗,一大堆事情需要他们忙碌。
因为茨木即将复活。

评论(8)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