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工科农业司机

小杀手小黑道的脑洞

不写了…

酒吞是当地一霸八歧老蛇的儿子,茨木是酒吞的贴身保镖。老蛇为了让儿子有个忠诚的保镖可以信赖,把茨木和酒吞一起养大培养出来的,结果从小就腻歪上了。年少轻狂啥事都干过了。7、8岁的时候就搞了俩金属小盒子,里面放上两人的发丝,贴了两人的合影大头贴私定终身。16岁就把情侣能做的全做完了。
然后18岁,敌袭冲着酒吞来的,敌人心想杀了酒吞老蛇肯定大受打击然后一蹶不振。
茨木那天18岁生日,酒吞偷偷出去给他提预定的礼物,带了别的保镖。
然后遭敌袭,茨木和老蛇赶去,眼睁睁看着酒吞逃到海边堤岸上,被枪击掉进海里。
来不及悲伤,敌人展开大规模袭击,茨木帮老蛇干活抵挡了,最后总算安全了。敌人离开。
事后两人去找酒吞尸体,找不到了。
老蛇在堤上酒吞掉下去的地方抽烟,对茨木说,我会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
茨木说,不,我会当你的刀,去杀死那些杀了酒吞的人。
然后茨木收拾东西离开去帮酒吞复仇,脖子上挂着十年前和酒吞一起做的蠢蠢的爱心金属小盒子。

茨木一边查那个敌对组织一边杀那些相关的人,大蛇在背后经济支持。茨木为了留后路自己也挂了名充当赏金杀手。有时候逃避追杀躲在什么地方,从防弹服里拽出小盒子,在黑暗中看一眼酒吞年少的脸,摸摸两人缠在一起的发丝,然后复仇的力量让他又能继续行动。

后来接了任务去暗杀一个新兴组织“大江山”的头目,这个组织刚成立还在黑白摇摆不定,老大从没露过脸。茨木借大蛇的帮助伪造了自己的企业下一笔大订单企图钓出“大江山”首领干掉。
结果一见面茨木就吓哭了,酒吞也大为震惊,冲上去抱着人不放。趁酒吞的手下还愣着,茨木一枪把酒吞麻醉了带着他从规划好的逃跑路线溜了。

躲避大江山的追杀逃到自己的避难所,把酒吞扒光了捆起来从头到脚摸了个遍。
破涕为笑,啊,真的。

酒吞醒来发现自己被捆着满头满脸血浆脖子还有点痛。以为茨木绑架了他背叛了他,气到想吐血。

茨木过来,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酒吞,现在总算确认了。

酒吞:本大爷本来就没死!只是被水冲得有点远。八岐老蛇藏得也太好了,亲儿子都找不到他。我只好自立门户了。

茨木:酒吞好厉害!

酒吞:为什么浇我一身血浆?

茨木:向雇主伪装你已经死了的样子,外界只知道你失踪了。

酒吞:行,帮我洗了,不,先松开我。还有你这狗窝太凄惨了,还是快和我回去吧。

茨木:对不起酒吞,当初作为你的保镖却没能保护你。

酒吞:最烦你说保护我了!谁要你保护了啊?!……算了就先原谅你吧。

去洗澡,茨木干脆和他一起洗了,把脖子上的小盒子套上防水袋依旧挂在脖子上。

酒吞:洗澡都不摘啊?
茨木:因为随时要准备逃命。
酒吞:我怕弄坏都放家里的。里面的头发在掉海的时候被冲走了。

洗到一半星熊带人冲了进来,一堆枪口指着两人:酒吞老大我们来救你了!

发现两人在洗鸳鸯浴。

酒吞:我的部下是不是很厉害?把你的窝端了。

后来,茨木:八岐老蛇会同意我俩结婚吧。
酒吞:不同意也不行,我俩都已经自立门户了。
老蛇:都活着就好。

评论(1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