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工科农业司机

酒吞一进皮肤商城,所有式神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酒吞,你新皮肤naizi又变大了!”他不说话,对小纸人说:“温一缸酒,要一盆茴香豆。”便排出四个被雨女哭掉又捡起来的狂气。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喊道,“你一定是又被你家鬼将嘬了!”酒吞瞪大了眼睛,“你是怎么知道的!谁说的!”“谁说的?大江山的妖怪都知道!大家眼看着你被茨木摁着,对着nai嘬。”酒吞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挚友的事不能算嘬……茨木他臣服于我!臣服!……大江山的鬼王……能被嘬么?”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有容乃大”,什么“有朋自远方来”之类,引得众式神都哄笑起来,阴阳寮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先随便吐一段出来,后续应该还有好多内容,可能也会重写这段(?


茨木到演唱会中间才赶到会场,因为酒吞只会唱两首,一首在中间,一首压轴。

茨木给保安看了自己的纹身,保安立马会意,引导带他去后台。茨木说不急,先带他去最前排,他要在动手前看一眼这个男人的演出,再决定怎么对付他。

茨木,25岁,第一次看演唱会。


“Na na na na come on”

“Na na na na come on”

“Na na na na come on come on come on”

(呐呐呐来吧)

台上紫粉色的烟幕炸开,舞台中心出现一个人影,粉丝随即开始尖叫欢呼。全舞台的灯光疯狂地闪动,三十二束聚光灯在焦急颤抖后全部聚到了那个人的身上。

他裸穿着荧光黑底夹克和超低腰裤,脸上涂满了像妖怪一样的荧光纹路,标志性的红色长发高高竖起在脑,像一个被电音孕育出的怪物。被主流艺人和教育界恨之入骨又使万千粉丝爱到发狂的酒吞爆裂登场。


像是有一阵狂风从舞台上吹来,一下把茨木周围拥挤的粉丝吹到不见影了,茨木从见到他出来的那一瞬间突然觉得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和台上的他。这是他第一次看演唱会,也是他第一次见到酒吞。


“Cause I may be bad but I perfectly good at it.”

“Sex in air I don't care I love the smell of it.”

“Sticks and stones may break my bones”

“But chains and whips excite me”

(我坏但是我相当擅长此事,野战的滋味让我爱到无所顾忌,即使棍棒和石头伤即吾骨,我依旧能在皮鞭和铁链下高潮)


他的声音像混着春药的毒药一样灌入茨木的耳膜,让茨木出现了幻觉,仿佛有两只手正抚摸着自己的大腿内侧。一股电流随着酒吞磁性的嗓音向上刺激到了茨木的胯间,它一下就站了起来。


酒吞在台上跳舞,飞旋起的夹克扬起一个弧度,下面裸露出的腰部肌肉让第一排的茨木尽收眼底。高跟皮鞋每一脚踏下去都让他从脚脖到大脑的神经集体颤抖。


“I like it come on, come on, come on.”

“I like it come on, come on, come on.”

“I like it come on, come on, come on.”

(我爱这种感觉,快来吧,我准备好了,来吧,我喜欢被这么对待,快来呀。)


当酒吞仰起头半蹲下来,用手暧昧地从自己的脖子一路向下抚摸过胸,腹,小腹,胯部时,茨木和万千粉丝一起发出混杂着兴奋、欲望、暴怒和绝望的难以形容的吼声。在理智崩溃的空白间隙中,他构想了和这个男人的500种见面方式200种问好方式50种告白方式8000种生活方式和1种共度余生。


“s s s, m m m”

“s s s, m m m”

“s s s, m m m”

(*不可描述*)


当着一曲唱毕,酒吞被威亚吊起放到高台上,突然向后倒下,掉进舞台中央的奈落里,灯光全数熄灭,在粉丝持久的尖叫声中闭幕。

酒吞退幕后茨木终于感觉能喘口气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回想一下刚才看到的场景还是浑身一颤。他这才想起自己就是有任务在身,赶紧挤开身边的粉丝,略显狼狈地找到保安带他去后台。


茨木拉下高领毛衣的领子,开始给自己做各种任务前心理暗示,还有一会对付酒吞的手段。

他走进后台直奔休息室,朝疑问的保安一抬下巴露出脖子上的刺青,他们就乖乖让路了。

他刚才在酒吞的舞台下还是个癫狂的新晋粉丝,现在站在酒吞休息室门口就已经是个要债的恶鬼。


茨木叫保安离开,站在酒吞的门口深呼吸。

这不是个好习惯,他刚干这行时会这样,但随着日复一日的任务,他再也不在动手前深呼吸。他觉得自己早已麻木了,但酒吞一定是唤起他的某种被抛弃的情感,让他现在不禁想深呼吸甚至想叹气。

他打开门进去,酒吞和化妆师,助理全在里面。酒吞一会还要演唱最后一曲,正在休息。

茨木朝着他们露出纹身,一歪头示意他们出去,他们全都知趣地出去了,关好门,就剩酒吞还躺在化妆间的床上。


酒吞没看茨木就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了,说:“你们真会挑时候啊,一会儿我还有演出,是想要我别在这个行业混了吗。”

酒吞平时说话的声音令茨木意外,在句尾处有点沙哑,整句话的重音都被刻意地夸张,故意让人觉得他气势汹汹难以接近。

茨木不喜欢和人油嘴滑舌,直截了当地说:“大蛇叫我转告你,如果不想帮忙的话,这次派人去你化妆室,下次就会把你送进停尸间。”

“他还想压榨我到什么时候!”酒吞突然暴怒地抓起一瓶啫喱水朝茨木砸去,茨木一把接住。

“你们的恩怨我不了解,我也只是按任务行事。”茨木拿着那瓶啫喱水走近酒吞。

“你打算怎么做?”

“我叫茨木,还是个新手,如果下手力度不合适的话,请不要告诉大蛇。”

酒吞看着茨木渐渐走近,想到曾经大蛇是怎么教训不听话的下属的,下意识抬手护住自己的头。茨木准备已久动作更快,那瓶玻璃装的啫喱水瞬间在酒吞头上碎成几十片,鲜血从酒吞额角汩汩流下。


“操!”酒吞立马用手擦掉头上脸上的玻璃渣啫喱水和血,一个打滚从床上逃下来。

酒吞开始在房间里找能保护自己的东西,他扑向一把凳子转身就挡在自己身前,果然茨木已经拿着一根短棍打上来了。短棍打在金属的椅子腿上发出战栗的巨响,酒吞一使劲,把茨木推远,手在化妆台上胡乱地抓,最后只抓到一把修眉刀。


茨木抬脚就踹酒吞的腰侧,酒吞还是拿椅子挡,茨木把棍换到左手,劈头盖脸地打上来。酒吞手臂上又挨了几棍,痛得他低吼起来。额角被玻璃划破的伤口浸在啫喱水里痛得发疯,血和啫喱水从伤口直接流进了左眼里,酒吞觉得自己快瞎了,并终于知道了眉毛的意义。

酒吞把椅子朝茨木扔去,在茨木踢开椅子时扑了上去,用身体用力撞他,并用修眉刀去划他的眼睛。

茨木后仰躲避,被酒吞一脚放倒,然后酒吞捡起棍子就要朝着茨木暴打。茨木赶紧滚地逃开,却被酒吞用腿拦住,一棍子总算赶上,给茨木也敲了个头破血流。

茨木仿佛是不知道痛似的,转身就去抢酒吞手里的修眉刀,酒吞见状用手指摁着刀片切茨木的虎口。茨木面部一抽,浑身用力把压制他的酒吞顶开,手腕一使劲把那把刀拧下来,换给另外一只手,一刀就往酒吞脸上划去。

酒吞甚至没躲,看茨木一手受伤放空,一拳挥上去狠狠地打在茨木的脸上。

茨木被他结结实实的一拳打得大脑发麻,刀都扔飞了,一抬眼看到划向酒吞的破颜刀只划破了他的鼻梁,出乎意料地浅。不过那一刀也够他鼻梁骨痛的了。

茨木心里乱七八糟地在想自己是不是下意识手下留情了,然后又被酒吞一拳打在脸上。

茨木吃痛,咬牙伸出手掐住了酒吞的脖子,终于和他换了个姿势扭打。

茨木看到酒吞已经满脸是血,左脸简直被血糊满,额角的伤口呈现黑色估计不浅,鼻梁也在不停地出血。酒吞正咬牙切齿地掰着茨木掐着他的手,一边掰一边用大拇指使劲抠茨木手上被刮眉刀划破的伤口,茨木的血流得酒吞满脖子都是。

这样可能还完不成任务。

茨木用膝盖压住酒吞的肚子,松开一只手,在酒吞还没来得及还击时给他脸上狠狠一拳,这一拳下去酒吞的一边脸肯定一会就会青紫,回去就会肿。这样差不都就算完成任务了吧。


茨木卸下力道让酒吞挣脱。酒吞赶紧逃脱起身然后擦着血往化妆室外面逃。

茨木看着他逃走没去追,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查看自己的伤势。

右手虎口的伤口被抓得一塌糊涂,肚子,手臂上估计都是淤青了,头上被一棍子打破了头皮,还痛得厉害,站起来看化妆镜里,自己被酒吞几拳打在脸上也青了好几块,估计马上会比酒吞的脸肿得还厉害。


茨木用化妆棉和纸巾大概止了下手上和头上的血,穿好衣服就离开了体育场,没再去看酒吞的最后一场表演要怎么演。


茨木骑上机车离开,当他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叹气后,还有大概40分钟的车程回到临时住处和大蛇报告。和大蛇报告要发录像,茨木不能让大蛇看出自己现在复杂的心情和表情,虽然他也理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


他觉得自己这大半年来的压力这时仿佛爆裂开来,茨木以为自己早已把压力在暴力任务中发泄完了,但现在他还是想借着机车的高速和风声大吼大哭一场。他要在这40分钟里把心情收拾好,然后立马回去报告,车上有组织的定位系统,他不能胡乱兜风。

茨木想用乱七八糟的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不知怎么,酒吞在舞台上仰头半蹲着,边笑边用手抚过自己裸露胸腹的场面,总是浮现出来。

茨木觉得自己的心情莫名其妙地慢慢安静了下来。


感动大哭😭😭😭😭😭诚邀大家都去看kda的mv并吸这个吞

OOPEACH:

「KDA」#crossover

旗旗很喜歡還特地私信我,這就畫給你~

我愛死lol的最新那部MV,口罩Rap真的太驚人了!KDA KDA DJS(?

论坛体系列 16 公开恋情?!

前文链接 15

————————

1479L
我从一开始见到鬼手就觉得可能是茨木本人,后面每次各种事情都在证实我的猜想,玛德终于说出来了憋死我了(再见)
微博上说完就卸载,一周后再回去把嘴臭的一个个拉黑

1480L
她们不就是追茨木diss鬼手酒吞成生活习惯了么,你和她们说这俩一个人估计比让基督教徒改信佛还难(doge)
她们的小脑瓜会受不了打击爆炸的

1481L
马上发日报了,我去蹲着

1482L

1483L
?????????????

1484L
卧!!!槽!!!

1485L
喵喵喵喵?????

1486L
恭喜?????????!!!!!!!!

1487L
妈呀!!!终于公开了!!!!!

1488L
有生之年在日报看到茨木酒吞公开恋情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489L
公开了呜呜呜呜呜我的茨酒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茨酒is rio

1490L
酒茨!!!!!!!

1491L 楼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wiseswhgsushih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醒着吗我真的醒着吗快来个人打我一下!!!

1492L
回复:1491L
打你!我已经在狂抽自己了!!!

1493L
不是,公开恋情我还觉得是公司为了稳定酒吞的粉丝才写的,但鬼手结婚???现在连员工八卦都能上日报??

1494L
鬼手:酒吞公开了,老子和美人领证了,你们还能怎么bb,呵呵

1495L
她们还在撕鬼手的时候人家把婚都结了(跪了)

1496L
我看到日报到现在就这个表情(呆滞微笑.jpg)(开始模糊.jpg)(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jpg

1497L
妈呀美人终于和鬼手结婚了!!!我从一开始就对美人蛮有好感的,能把撕架暴躁max鬼手一把摁住,就算只是在网上打字都感觉有气场,还是个受……
@地狱鬼手 你不好好珍惜他我打洗你!!!

1498L
茨木啊啊啊啊!!!天哪我的茨木嫁出去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1499L
说不定是酒吞嫁呢(doge)

1500L
别说了,我的心破碎了,茨木他明明只要保持原状就好了……为什么偏要和酒吞公开……之前的我都能忍但就算在一起为什么要公开
卧槽我就是不能接受酒吞

1501L
回复1500L:
茨木喜欢酒吞,你不同意,你算老几?

1502L
cnm???我tm???

1503L
虽然去茨木的微博里说恭喜,但其实我已经哭出来了,为什么酒吞这么对他他还要和他公开,说不定就是酒吞又在蹭热度呢

1504L
就算酒吞要蹭热度茨木也会甘愿给他蹭,怎么样?你接着说呀,还有啥招?蹭热度都听烂了能不能换个新鲜的?要不要聊聊他俩哪天定婚?

1505L
蹭个鬼啊烦死了,酒吞是缺粉丝还是缺奖项还是缺钱了让你们觉得他需要蹭热度?真当自己那么点破流量是个东西了,凑不要脸

1506L
楼上那你说酒吞明明对茨木的感情就这样为啥还要和他公开?他图个啥?我也不知道他图个啥,我就知道他明明不同性恋还要恶心自己,就是有什么目的
谁知道他利用完了茨木会做啥

1507L
得了吧(链接)你蒸煮打得你脸疼不疼?最好扇烂你这张大脸
(链接内容:茨木接受采访,提到是自己强烈要求公开,酒吞起初并不愿意公开但最后还是听从了茨木的意思)
照你这么说,谁想公开就是想蹭热度,nili蒸煮这可是主动承认想蹭酒吞热度了哦?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你自己说的

1508L
茨木一直喜欢酒吞当然想和他公开,酒吞因为不喜欢他,不是gay才会觉得公开可耻
这么明显的蹭热度还看不懂?脑残?

1509L
我哭到呕红了……难受死了,胸口痛,我觉得这样下去我真要死了……

1510L
楼上?!你冷静?!

1511L
微博炸了_(:з」∠)_我的转发功能卡死了

1512L 楼主
我也。。。现在转发都会卡死,圈外的都吓死了(允悲)首页几个圈外太太都在问是啥国家大事(允悲允悲允悲)

1513L
我能理解日本有时粉丝会去跳河,我现在就想开窗跳出去
我得不到茨木也就算了,但他居然给了那个人???(名字我都不想打出来)
他从来没有看过粉丝为他扒出来的那人的黑料分析吗?哪怕看过一个,他都不会去和那人在一起吧!?

1514L
咋了,我就觉得酒吞贼好(doge)你不喜欢,你配吗(dogedogedoge)我就告诉你酒吞又高又帅又有地位又有钱又高智商又得到了茨木(doge)

1515L
嘻嘻嘻,看到毒唯气死,我简直想放鞭炮

1516L
本来我吞吹对茨木无感的,总觉得酒吞碰到茨木后就莫名其妙整天被sb茨毒唯黑,但今天我意外地很高兴(doge)估计是因为吞黑都气死了的原因吧

1517L
吞总这么好我做梦都想嫁他QAQ幻想破灭

1518L
谁不想有一个naizi和吞哥一样大的男朋友呢_(:з」∠)_难过时都不要他哄,让我埋个胸就好了

1519L 楼主
你们看这个
【@鬼女红叶V:祝福//@茨木童子V:除了挚友,你更是我唯一的挚爱@酒吞童子。】
红叶也转发祝福了!

1520L
红叶粉都松了口气,说以后这俩家的事估计会少拉红叶出场了

1521L
啊啊啊啊啊采访好甜啊!!!啊啊啊啊我的少女心啊啊啊啊啊啊我螺旋上天了救命啊!!!
【截图集:
记者:看到很多粉丝说,茨木的告白语很浪漫,酒吞有觉得意外吗?
酒吞:没有觉得意外,他私下对我说话一直这样的……平时就挺肉麻的。
茨木:以后终于可以在公众面前尽情地对你表达爱意了,我的挚爱。
酒吞:看吧,我都习惯了。(笑)】

1522L
这个我觉得更厉害
【截图集:
茨木:平时就喜欢他喜欢到那种程度……怎么说呢,感觉要爆炸了,不说出来就受不了。如果不公开的话,在人前就得收敛。我觉得不能这样下去,我想随时都能告诉他我爱他。
酒吞:感觉你现在还是在收敛。
茨木:嗯,在媒体前习惯了。(突然凑上去和酒吞耳语)
酒吞:笨蛋!】

1523L
啊啊啊啊啊茨木喜欢他喜欢得都要溢出来了!

1524L
茨木啊啊啊太专情了吧!我爆哭

1525L
呜呜呜呜呜呜呜吞总……我好爱……酒吞这个真的看得呜呜呜呜呜呜呜
【截图集:
记者:酒吞有什么想对茨木说的吗?看茨木都表达了这么多。
酒吞:啊?我私下里回复过他了,要公开回复吗?(略微窘迫看向茨木)
茨木:(期待的眼神)
酒吞:你在期待什么(笑)那我说了啊,既然说和你在一起,我是做好了一辈子的打算的,以后不会爱上别人。永远不会,只爱你一个,和你捆死了,我是这个打算。是不是听起来像他们说的那样,很直男很蠢?(笑)
茨木:不……我很高兴。】
后来茨木都一直不在状态,还要求提前结束走了,听说一到后台就抱着酒吞哭
(大哭大哭大哭大哭大哭)
茨木追酒吞终于追到就被许了一辈子呜呜呜呜呜太幸福了吧

1526L
太甜了吧!!!好直白!!!!我就喜欢直接的!

1527L
艹我今天一天啥也干不成了,三个小时我就到处刷采访了评论,已经和老板请假了

1528L
我们班今天两个女生没来上课……

1529L
回复:1528L
哈哈哈那你是去学校了吗?要我也不去了

1530L
回复1529L:
我是她们班主任……

1531L
(#゚Д゚)老师,对不起!

1532L
有句名言说渣男的一辈子是威胁哦

1533L
楼上说你老公呢?再阴阳怪气茨木也和酒吞绑定了哦,官方绑定哦,双方确认绑定哦,茨木超高兴绑定酒吞的哦,以后天天同进同出哦,一起洗澡睡觉卿卿我我的哦
嘿这话我说一遍就高兴一次

1534L
【表情包漫画:毒唯:酒吞根本配不上茨木!
cp粉:他们公开恋情了
毒唯:酒吞渣男脚踏两只船
cp粉:他们公开恋情了
毒唯:酒吞出轨助理石锤!
cp粉:他!们!公!开!恋!情!了!
毒唯〔卒〕】
hhhhhhh

1535L
本吞吹今天真的不知怎么扬眉吐气,简直想唱歌(允悲)一般偶像脱单不都是会难受的吗,我们的画风咋回事

1536L
可能是被压迫太久了吧hhh我今天也超高兴,我觉得茨木对酒吞蛮好的,之前对茨木没啥感觉,但要真在一起也蛮合适的(笑哭)就是,吞哥这个我喜欢了这么久的好男人,虽然一直有人说他不是,但茨木也知道他的好,和我一样相信他好,然后能和他过一辈子,啊他们都好幸运的

1537L
我茨粉今天也超高兴的,之前都真心实意希望酒吞和他在一起,但今天去哪个茨木粉的群都被开除粉籍(允悲)我总觉得茨木其实远比茨木粉想象的厉害,就是粉丝总有一种我给偶像撕资源的错觉……你们懂吧?可我总觉得是茨木自己的本事,就算我们喜欢他,也是他让我们喜欢的,不是我们主动去喜欢他的……唉说不出那种感觉。我对茨木的喜欢是那种建立在佩服基础上的喜欢,就是觉得他又有能力又有眼力又有手腕还长得帅!太完美了!然后超喜欢他!所以我很相信他的眼光的!既然他能看中酒吞那酒吞肯定是很好的!

【茨酒】sp茨木大战新手村

不会写文了不会起名了

cao.niao预警自己注意吧


1      2

网奔现现奔网


其五

茨木现在坐在电脑前,自己直播已经关了,鬼王的直播间也是一片黑屏,只有评论区的粉丝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酒吞是“鬼王”。

茨木准备理一理思路。

首先,鬼王是一个直播平台的电竞大佬,自己喜欢了他很久,觉得他是王一般高傲又完美的男人。然后,酒吞是自己同桌是自己粉丝给自己打赏,感觉和他还蛮亲近的,上课喜欢睡觉,上次月考没考过自己。再然后,酒吞是鬼王……

茨木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混乱,如此一条一条梳理就越痛苦。

总之,以后怎么对待他们。怎么对待酒吞就怎么对待鬼王,怎么对待鬼王就怎么对待酒吞。茨木想到自己曾把鬼王摁在自己床上打闹然后还给他穿过女装还在他脱衣服的时候和他开过玩笑说他胸大还给他化了女妆……
茨木差点把电脑桌掀了。

“茨木,你同学来找你。”外面的妈妈喊道。
茨木猜到是酒吞来了,一摸自己满脸高热,房间里因为之前跑圈蹦床乱得一塌糊涂,恨不得拉开窗子跳出去。
然后酒吞就敲门进来了。

酒吞一进门就看到茨木满脸妆都花了自己估计还没意识到,还穿着裙但慌张之中把裙系到了腰上露着两条大腿。假毛扔到不知哪去了。这么一个看上去极其紧张且气势汹汹的女装男人正站在床上急得直蹦,酒吞觉得自己对罗生门的印象再一次刷新了。

“你……”酒吞刚一开口,茨木就从床上飞了下来,站在了酒吞面前,酒吞突然意识到茨木似乎比自己高。然后比自己高的茨木突然就身形一矮要下去,酒吞吓得以为茨木要给他下跪,立马要下去扶他,结果茨木只是想抱住酒吞的腰,酒吞一不稳“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茨木一把抱住了酒吞的脑袋。

等到总算冷静下来在床边坐好,酒吞深呼吸一口气,说:“不是故意想瞒你的。”
茨木:“嗯。”
“我就是怕你幻灭。”
“嗯你之前问过了。”
“知道你挺喜欢看我直播的……”
“对,相当喜欢。”
“然后看你一直夸我,就也去看你直播了……”
“原来是这样啊。”

酒吞觉得自己要抓狂了,这样还不行吗?到底要他怎么样啊?茨木求求你放过我吧。
酒吞豁出去了。
“嗯,然后……挺喜欢你的。”
“是吗!啊我也超级喜欢你的!你们上次和xxx战队balabala”

酒吞感激茨木终于放过他了,要是茨木再不说话继续晾他在那儿自个解释,酒吞要翻脸了。现在茨木又抓着他的手开始狂吹鬼王酒吞就拿出自信来对付他。

“所以,你今晚住在这儿吧。”茨木给小论文写总结。
“嗯?”
“你回家拿内裤了吗?”
“啊,没。”
“那穿我的吧,我借你。”茨木去翻抽屉拿出一条自己的内裤给酒吞。
“为什么不借我新的?刚才还说要借我全新的。”
“没新的了,之前怕你隔应故意说是新的。既然是挚友了,告诉你也无妨。”
“我靠你耍我。”酒吞扑上去就着茨木的蹲姿去掏他鸟窝,茨木怪叫着背滚过去把酒吞弄到床上然后蹭下来,翻身过去反击疯狂挠酒吞痒痒。

闹累了之后茨木的房间已经完全变成狗窝了,酒吞用脚把快要掉到地上的床单捞回床上。
“去,你去洗澡。”酒吞把那条内裤拍在茨木胸口。
“不,这条内裤是献给大江山鬼王的。”茨木拍了回去。
“鬼王再回赏给罗生门之鬼。”酒吞拎到他脸前作势要松手,茨木一把抓住拿了就去浴室了。
酒吞以为他生气,结果茨木洗完回来说什么也不借酒吞裤衩,非逼他光着出来钻被窝。

又在床上打了一架终于躺好准备睡觉了。平时周末一睡就是十几个小时的酒吞困得一沾枕头就睡着了。茨木暂时还睡不着。他听酒吞睡着了,就悄悄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摸酒吞的身体,一寸一寸不带情欲但仿佛像在3D扫描一样抚摸,心里想着以后要怎么把鬼王捆死在自己身边。

网奔现现奔网


第四节

下个月,直播平台组织了线下的大型见面会,邀请平台上最著名的一批主播。到时候会有颁奖仪式,现场表演,粉丝见面会等等。
茨木初二就开始直播,当年开始火,第二年接到邀请函。那时候茨木还没发育完全,男孩子拔个子长得又高又瘦,化了女妆过去参加活动,回去的路上还打了尾随的流氓。

今年茨木又收到了邀请函。
“呃,所以你其实对这个活动兴趣不大,完全是为了去见鬼王的?”酒吞边打游戏边问他。
“是啊,上次去就是想找他,结果主办方说他没来,我就只好老老实实地去和粉丝握手了。”茨木被酒吞在游戏里杀得片甲不留,但他越被杀越兴奋得要再来。
“去年我去了,还和你握了手呢。”酒吞说,说起来超级不好意思的,说完酒吞就开始后悔了。
“啊,对不起,完全不记得了。”
“……也是,你满脑子都是鬼王。”

酒吞一套连击又操控小人把茨木的小人打倒在地。
茨木输掉后激动得手都微微发抖。
“今年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茨木问酒吞。
“可以啊。”酒吞不假思索地说,他打算到时候就和茨木坦白好了。
“太好了!一起女装行吗?”
“……不要”
茨木突然凑上来贴近酒吞的脸,酒吞被他吓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干嘛?”
“我在想这次要帮你化什么妆。”
“老子才不女装!你好好听人说话啊!”酒吞一把把面前的茨木推到坐垫堆里去。

“我说,你喜欢了那个鬼王这么久,万一见到他真人会不会幻灭啊?”
“嗯?为什么会幻灭?”茨木问。
“你把那家伙吹得像个神一样,但人家毕竟就是个打游戏的凡人。然后因为举止神秘才被封神啊什么的,说不定只是因为懒得见人不高兴理人。你要是见到他人,会不会觉得神话破灭?”酒吞估摸着就算让茨木生气自己也要把这话问清楚。
不料茨木笑了起来,“酒吞,你太小瞧我了。我既然认定了他,怎么会轻易地幻灭?再多的接触只是让我更加熟悉他的其他方面而已,对他本身的技术没有影响,那我对他电竞水平的赞叹也不会消减。”

酒吞深呼吸一口气,说:“这样啊,好。”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怎么了?”
“今晚我就不住你家了,我得回去准备一点事情。”
“啊?不住吗?晚上想和你打mc来着,我上次摸到一个沙漠圣殿打算和你一起下去。”
“好啊,那我回去后就和你联机,你准备好了叫我就行了。”
“所以为什么要回去啊?”
“嗯……其实我也有直播,到时候就播和你打的mc吧。”
“原来你也玩直播啊!那好!我带着笔记本到你家去玩!上次你和我一起女装还没感谢你呢。”
“不用了!我播游戏的时候喜欢安安静静的!”
“啊,那行吧。”茨木扭过头去收拾游戏手柄,似乎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其实酒吞只是怕茨木知道后做出什么反应让他承受不起,他可不喜欢在直播的时候搞出什么戏剧性轰动。这种私事私下处理好就行了。

晚上,茨木打开直播间,无精打采说:“今晚,约了我同桌打mc,所以今天提前开直播了,就播打游戏吧。”

〔看看我刷出了什么!〕〔天哪罗生门竟然早来这么久!〕〔妈耶赶紧去告诉闺蜜罗生门开播了〕〔又是同桌吗www你们关系真好啊〕〔罗生门怎么无精打采的样子〕〔是不是昨晚撸多了〕〔没睡好吗〕

“啊,就是有点搞不懂我那个同桌……”茨木知道酒吞肯定会看他录播,“明明可以留我家和我一起打游戏的,偏要回去。我还蛮喜欢和他一起玩的。”

〔是他害羞了吧www〕〔你们竟然已经进展到睡一屋的程度了吗???〕〔罗生门你的mcid好中二啊〕〔我听到了什么?罗生门和同桌股涨停啊!!!〕〔已经住一起了??〕〔为什么id要叫“喰我地狱之手”啊(允悲)〕〔地狱之手什么鬼〕〔都一起女装过了,住一起算什么〕

“地狱之手就是我想出来的技能名啊,是不是超酷……他来了,我来邀请他进来。”

〔葫芦之王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同桌和你真一路人哈哈哈〕〔你俩起名咋都这么直男〕〔为啥不叫葫芦娃得了〕〔你们都起的啥名啊不会尴尬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太沙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之前我和我同桌一起撸了树造了房子,捉了几匹马。后来我自己出去探险的时候找了个沙漠圣殿,这次打算和他一起去挖宝。”

〔爱的小屋〕〔啧啧啧,我织布来你种田〕

“这个游戏里没法织布吧。如果你们说的是收集材料做装备的话,其实那是酒……是我同桌在干,我是负责打猎种田造屋的,他是挖矿做武器铠甲。”

〔感觉罗生门不会播游戏,都不讲解的,看都看不懂〕〔不看右上角出门〕〔感觉你同桌杀怪手法好熟练〕〔人家今天状态不好,明明可以休息不播了,为了我们还化了妆出来直播,再说我就喜欢看罗生门打游戏,怎么了?〕

“嗯,我同桌说他是游戏主播,他打游戏比我厉害。”

〔哇,感觉同桌要逐步取代鬼王的地位了〕〔脑补同桌为了罗生门,专门去练游戏〕

“大江山鬼王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无法取代!”茨木说。

〔如果大江山鬼王和你同桌一起掉水里,你救哪个?〕

“当然救鬼王了啊!我不知道鬼王会不会游泳,但我同桌会啊。”

〔假设两人都不会游泳呢?〕

“别试探我,女人。”

〔啊啊啊啊罗生门刚才的声音好攻啊〕〔我靠我被苏一脸〕〔天哪男音太帅了吧〕〔湿了……〕〔罗生门男音真的超攻////〕

茨木和酒吞带齐东西骑了马去沙漠神殿,看好地形打算拿了铲子开始挖。突然茨木发现互动区有点不对劲。

〔你们快去看大江山鬼王〕〔我滴妈惊呆了〕〔鬼王处前来围观〕〔吓呆〕〔鬼王处前来围观,祝99〕〔呜呜呜我的鬼王啊〕〔恭喜罗生门和鬼王两人终成眷属〕〔cp粉哭了出来,终于等来这一天〕

“鬼王今天直播吗!天哪!今天不是周六吗!”茨木对着麦大喊。

〔天哪,鬼王还真在陪罗生门打游戏〕〔鬼王第一次周六破例出现居然是和罗生门打休闲游戏,这口糖齁死了〕

“嗯???”

〔卧槽!!!罗生门你快去看鬼王的直播间!〕〔罗生门不知道同桌就是鬼王???〕〔卧槽???!?〕〔这口瓜(糖)???〕〔等等?!!!啥???〕〔我去了趟鬼王的直播间,现在脑子当机了〕〔鬼王高中生?〕〔罗生门终于去看鬼王直播了〕

“……”

〔罗生门你醒醒!〕〔你清醒一点!!!〕〔喂你去哪!〕〔罗生门别往外跑啊会被拐走的!〕〔鬼王快来啊罗生门跑了〕

酒吞的直播间那边还在认真地往下挖沙子,茨木的人物因为一直站着不动,酒吞也没管他。

〔啊,罗生门你终于回来了〕〔天啊你是出去跑了一圈吗〕〔出了好多汗〕〔鬼王都快挖完了〕〔所以我们上次见到的那个女装御姐是鬼王……我滴妈呀〕〔卧槽鬼王一直不露真声不露脸,到罗生门这边直接女装〕〔鬼王高中生???我怀疑我是假的高中生〕〔本鬼王女友粉???〕〔罗生门你别跑啊!!!〕〔回来啊!〕〔卧槽,鬼王女装???哪集???〕〔得,又去跑圈了〕

“我回来了,我要认真打了。”茨木深呼吸一口气说。

〔擦擦汗,粉都要掉了〕〔加油,和鬼王好好玩〕〔这剧情太苏了受不了〕〔啊???〕〔?????〕〔殉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妈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鬼王生涯滑铁卢〕〔妈耶〕〔鬼王有生之年也会死于mc〕

“手抖了……太激动了。”

〔鬼王一个人挖了那么久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懂mc,为啥突然就全炸死了〕〔为啥game over了〕〔沙漠圣殿地下是一堆炸药,必须要螺旋下挖避开炸药才能拿到宝藏,罗生门刚才手滑直接跳下去引爆炸药和鬼王一起给炸了〕〔殉情现场〕〔从鬼王那边过来的,笑得肚子疼,鬼王讲着突然黑屏gameover了委屈得要死〕〔看着罗生门信仰之跃〕〔殉情〕〔鬼王那边哑了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又想到军pa茨酒的一点东西,酒吞是拿了机枪在前面“哒哒哒哒”,茨木虽然很想也去打但是果断给挚友做了副机枪手,专门给他喂弹背机枪架的。
然后有次弹带都打空了,酒吞轰茨木去后面拿弹药,看着对面毛子进攻趋势酒吞觉得自己小命有点危险。
等来等去茨木没回来酒吞觉得茨木的小命可能更没定数。
再这样下去就要等对面冲进来拼刺刀了,机枪前面还没刺刀,酒吞拿了把光刺刀听着子弹贴着自己头顶飞过,心里一边骂茨木个王八蛋怎么扔下他跑了一边又知道茨木不可能扔下他跑估计是挂了才不回来。估计很快就去陪你,卧槽老子才26你才24。
然后茨木终于背着弹药爬回来了,一下滚进战壕里,酒吞立马抱着他猛亲了一口,然后发现茨木的手臂中弹了。
“本来这颗子弹是要打我头的,不知怎么好像听见你喊我,我趴着一转头就打到我手臂了,没打死我。”
“我没喊你,你错觉。”不过幸好。
酒吞看他这个手臂估计是废了,现在也没时间感叹,酒吞赶紧和一条胳膊的茨木一起装弹开打。
这场能活下来的话,茨木独臂就能不上前线了吧。
说实话酒吞也不知道,茨木可能还是要赖着他做他副机枪手和他上前线,到时候酒吞会以“残疾人怎么帮我装弹?别来拖我后腿。”的名义把他撵去后方的。
不过那时候,自己还能活着见他几次就不知道了,现在好歹只要活着就在一起。

网奔现快变现奔网了

女装大佬把挚友拐去一起女装的事
前文见博客内

酒吞是做好打算在月考干掉茨木然后去告诉他自己就是大江山鬼王然后升华友谊的。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
月考的时候他被茨木以三分的差距干掉了。

“果然又是晴明出的卷子,做到一半就好像能看见他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酒吞不爽地靠在椅背上说,“初中部中考摸底那次也是他出的,差点坑死本大爷。”
“这个卷子倒是意外地合我胃口。”茨木看着试卷说。
自己这次发挥得是很好了,酒吞也能考这么好说实话他颇觉意外,而且酒吞还一幅“本大爷没考好本大爷好生气”的样子。
“不过这次我俩考得都蛮好的,都进前十了呢。”茨木说。
“没考过你……”酒吞嘟囔着,又稍微抬高声音说,“真是的,本大爷可是辅导你数学的人啊。”

辅导数学?茨木不记得酒吞有专门帮过他数学,平时顶多是一起讨论问题。要说辅导数学的话,茨木只记得n年以前被抓去上过几天补习班,和那个在网上教过他圆锥曲线的小野花,哦不,现在是大丽花0419了。

茨木顿时就想起来有天按他要求和大丽花0419露了真声后,酒吞第二天就好不正常的那次。
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了茨木的脑子里。

茨木感觉脸颊有点烧,低头咳嗽了一声,就假装跑去上厕所了。跑到窗口拿出手机,登上号把大丽花0419的空间主页翻了个遍也没发现什么,这个人似乎不怎么用这个号,就是专门周六给他刷礼物的。也不好证明他就是酒吞。

如果在三次元突然被人认出来,茨木是有把握处理好的。再说酒吞也没想为难他,也是,既然真是那个大丽花0419,肯定是他死忠粉了,不会为难他的。

茨木回到座位上,酒吞在订正了,茨木一把过去搂着他的肩和他勾肩搭背。
“干嘛?”酒吞说。
“没什么,不会订正我教你。”
“得了吧。”酒吞听了这话又臭脸了,抖抖肩膀就把茨木的手甩下来。
茨木之前一直觉得大丽花0419是个年纪较大的人,现在怀疑是酒吞这个同龄人后,突然觉得那个粉丝还蛮可爱的。
说起来能顶着“大丽花”这个名字逛论坛逛直播的大老爷们也是蛮有趣的。

等等,那要是他这个号只是用来看他茨木的直播,其实另有大号呢?
茨木觉得一定是这样,所以大丽花0419的动态里才一点东西也没有,平时根本不用这个号,刷完礼物就跑。
但是要刷礼物为什么不用大号刷?

茨木觉得这事已经分析到现有线索的极限了,决定等以后有更多消息再想,既然自己在这儿酒吞肯定会露出马脚的。

没过多久的某个周末,茨木就把酒吞请到自己家里玩了。他已经基本确定就算酒吞不是他粉丝,按他的性格也不会把朋友的私事到处乱讲。
那给他看看也无妨。茨木感觉自己一直在牵着酒吞走拿他做测试,感觉略有点对不起他。

茨木的房间里的玻璃柜子里收着假发,酒吞是进去一眼就看到那头熟悉的黑色长发假毛了,茨木本身是短发染白的。再说了这个房间酒吞再熟悉不过了,那面墙和电脑桌前的摆设酒吞见了不知有多少遍。
酒吞有一种穿越了的感觉。

“你是女装大佬?”
“嗯。有在xx网上做直播。”
“我有看过你,好厉害的。”
“真的吗!等等,让我猜。你的账号该不会是那个……”
“0419。”
茨木怪叫一声,或者说是大笑一声就蹦了起来给酒吞一个拥抱,直接把人砸到卧室床里去了。
“喂……”酒吞无语,虽说不讨厌被这么扑但还是觉得这人也太激动了吧。
茨木抬起头看着他,眼神一暗,“呵呵呵呵……”
“你想干嘛?”酒吞问他,他觉得茨木肯定是在动什么坏脑筋了。
“我说,今晚你住我家,和我一起直播吧!反正我俩是挚友了对吧!”
“哈?”
“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要是女装肯定很御姐很好看!怎么样!大丽花!”茨木直起身来俯视着依旧躺在床上的酒吞。
“啊呸!别那么叫我!”酒吞脸都红透了。

“酒吞同学,晚饭就留在这里吃吧!我给你们炸猪排!你和家里打个电话说不回去吃了。”茨木的妈妈在外面喊。
“他还要住在这里!”茨木喊回去。
“啊?”酒吞震惊。
“我有新买的内裤送你一条,衣服毛巾什么的可以先用我的。”茨木说,“别客气。”
酒吞搞不懂茨木是真想留他还是只是想骗他穿女装一起直播。

总之晚上一开直播,弹幕就爆炸了,都在问罗生门旁边这个姐姐是谁。
“啊,这是我那个同桌,这次请他到家里来玩,就拜托他一起参与直播了。”
弹幕里刷刷刷地飞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你们不是关系不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装大佬总数+1〕〔天哪你同桌太美了吧!!!我一直脑补他长得又坏又丑〕
“因为他不会变声说话,所以就不开口,这次由我来给大家展示如何给眉毛淡的人画眼妆,请他当一下模特。”

酒吞第一次出镜,呆若木鸡。还不能说话。呆若木鸡。
开播前茨木帮他化妆时,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慢慢变成自己最喜欢的类型,心情已经崩溃了。现在就算茨木在他脸上画王八他也不想管了。
“弄了个蛮古风的妆,他本来就长得比较古典,像石膏像的那种五官。”
弹幕里一片〔花魁!!!〕〔同桌嫁我〕〔同桌我抱走了!!!!!〕〔同桌和罗生门搞姬吧求你们了〕〔我出钱求你们在一起〕〔还有人记得大明湖畔的大江山鬼王吗〕〔鬼王绿了〕〔鬼王色(绿)〕(纵向弹幕x10)
茨木看到那个刷鬼王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酒吞却差点笑喷出来。
〔同桌笑了!!!〕〔多笑笑嘛……〕
“说起来……今天周六大江山鬼王不更新呢。今天是看他的哪期录播比较好呢。”
〔同桌快跑!〕〔同桌赶紧跑!罗生门要开吹他对象了〕〔现场ntr???〕
茨木看了眼酒吞,在想要不要当着酒吞的面狂吹鬼王,毕竟这期主角是酒吞。
酒吞朝他做了个“您请”的手势。
茨木吹着吹着酒吞就拿起手机开始玩了,吹着吹着酒吞和茨木示意自己要去洗脸,茨木说我来帮你卸,卸得干净些。
酒吞觉得自己进步很大,当面听着茨木吹鬼王已经没有多大心情起伏了。

以前中二期,感觉网上那个呼风唤雨带队杀敌的大江山鬼王才是他本人,外面这个酒吞只是个应对物理刺激的皮囊。
现在他觉得他的灵魂似乎在逐渐回到“酒吞”这个皮囊里。
这也算茨木的功劳吧。

说起来今天是周六呢。酒吞拿手机登上“罗生门边的大丽花0419”,开始给茨木刷礼物。
〔0419来了〕〔我还奇怪周六的小野花今天怎么没来〕〔花迟但到〕
茨木看了眼酒吞在哒哒哒哒给他点礼物,笑笑,然后继续对他的偶像大江山鬼王讴歌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