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工科农业司机

我寮ssr现况私设

大天狗崩坏注意,ooc注意

————————————————————
一个寮里有多个酒吞是怎样的体验?

下面有请欧皇或其式神回答。呵呵。(看着我手里的海豹矛,想清楚再说话)


風行大義:

不邀自来。

【以下内容已被回答者删除】
我跟你说!那简直不是妖过的日子!我寮有四个酒吞!四个!你可以想象那酒味!麻雀都不敢往这儿飞啊,飞来闻到味儿就醉得从天上掉下来啊尼玛!我刚来的时候已经有三个酒吞了!整整醉了两个星期才缓过来!不知道醉吐了多少次!更可怕的是这里还有一个茨木啊!火上浇酒啊!每天都是茨木的嚎叫什么“挚友们好可爱!”“挚友们吾想抱你们!”“挚友们我们今晚不醉不归!”晚上热闹得没得睡得啊!更可怕的是那个阴阳师纵容他们喝啊!还鼓励他们边喝边行酒令啊!其实就是赌博啊!一个个喝到后来衣裳大敞肢体相叠,远望过去都是肉体啊!隔大老远都能听见茨木鬼畜的笑声!这tm哪是寮啊!简直是吉原啊!寮里的钱全去买酒了我的天哪!我已经两个月没用过护毛水了啊!这日子还能过吗!

我缓缓……

你们也知道的吧,一个寮就那么大,房间能有多少?所以他们五个睡一起啊我天!我从来不敢进那个房间的谁知道里面在干吗啊我的天?那个阴阳师拍着我的肩膀说:大x狗,你也是要长大的。于是我房间就在他们隔壁。能活?能活?你告诉我我还能不能活?他们办事不吹灯的啊!那个纸窗户上的影子和隔音效果……我……只能在屋顶上吹风,喧嚣的风儿拂过我的大翼。

我一开始还以为白天能补觉,结果呢?这个阴阳师特别懒,懒到每日任务都做不完的那种,这就导致他们五个白天还在寮里!今天上树,明天下塘,后天干架,大后天干野架!根本没有消停的好吗!

你说如果茨木不在?
那你以为四个酒吞会很消停吗?那天茨木出门干活,我以为可以安静休息了,就想去练习书法,结果一进书房,尼玛!他们四个在搓麻将!

吞哥招呼我:“小狗!来一盘吧!”
我……

怎么说呢,吞哥是这寮里最德高望重的式神,他是那个阴阳师和茨木一起拼碎片拼出来的,集全寮宠爱于一身。但他就是大哥气场,斗鸡也上石距也上,妖刀砍完满狂气,石距结束三个狂气的那种特别可靠。

全寮靠他吃饭,斗鸡靠他上段。

于是我听从他的话坐在了他对面,和他们打了三盘。结果我的毛被酒吞三号机拔了三大把。
我的队友吞哥已经把两个肩甲和一串铃铛输掉了。
我觉得再输下去我会失去我的翅膀而吞哥会失去他的衣服和贞操,虽然那种东西早就给茨木了。

我十分有礼貌地退了出来,还带着笔墨纸砚。我在院子的石桌上练了一下午。
傍晚,我觉得他们已经差不多了,就拿着东西去书房放好。结果!一进门就是看到他们四个围着桌子依旧坐在那里,吞哥、四号机已经输得只剩裤衩了,都露着两块胸肌八块腹肌一脸严肃地在那儿打麻雀牌。我感觉气血上涌,是想要吐血的意思。

吞哥叫住我:“狗子,你过来。”
我不想掺和这事了,转身就走,结果一转身看到茨木回来了,他说:“挚友叫你。”
黑焰都在手里了。

我只得回去,因为我才两星六级。

吞哥叫我站在那里看三号机的牌,不准说话,他通过看我的表情猜三号机的牌,这样据说不算作弊。

我:……

茨木一进来后我的耳朵里就充满了hshshs的声音。

我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正义,最后吞哥和四号机那组还是输了。

我在茨木把手伸向吞哥最后的衣物时离开了这个房间。

我感觉自己已经波澜不惊,感觉什么事都不能打动我。
直到晚上看到窗户纸上的影子,了解到他们为了惩罚两名输者而设计的体位。

我希望阴阳师把我返魂,让我去个好人家。我知道我虽然没升级但是也深受喜爱,有四套皮肤可以穿,但寮里的这个情况已经不适合其他男性ssr式神生存了。

另外寮里的花鸟卷和妖刀姬住得比较远,不怎么受影响,尤其是花鸟和酒吞们相处得很愉快。果然是兄妹吗?但是我和酒吞也是兄弟啊。

我在编辑答案的时候四号机过来看了一眼,他应该不会怎么注意,被发现的话可能会被茨木搓着黑焰勒令删掉。




【以下是回答者修改后的答案】

挺好的,感觉特别可靠,在寮里感到很有安全感。

另外美酒也喝不完。

















我希望黑晴明大人看到这条问答能联系我,我愿意追随您的大义到死,只要您抽不到酒吞和茨木。

评论(15)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