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工科农业司机

【茨酒】浴火

观图有感, @靡羊 太太的吞单人
————————————————
茨木童子有一梦,梦中酒吞童子被人斩杀,身首异处四肢皆断。头颅被人夺去,四肢身躯失了妖力沦为死物,和其他妖怪的残肢一起胡乱躺在宫殿地上,地上除了妖怪尸体便是破桌烂椅,碎盏倾盘。

往日的大江山总是鬼声沸腾,锣鼓喧天。粗野妖怪的秽语,豪鬼的比拼刀剑声不绝于耳。今日却鸦雀无声。

茨木梦见自己走进这样安静的大江山,走进安静的殿内。
他的赤足踩在织红的地毯上,地毯吸饱了血液美酒。他缓缓走进殿内,像踩过野尸般踩过曾经部下的尸首。他走向王座,就像酒吞童子还活着一样跪地行君臣礼。

他捡起地上酒吞童子的右臂,斩断处没有血流下来,只有酒。茨木童子这才意识到殿内竟不是血腥尸臭而是馥郁酒香。味道的源头显然是酒吞童子尸体中流出的源源不断的美酒。

那酒顺着王座流下,流下阶梯,流过地板,流进地毯,在茨木进门时沾湿了他的脚。

“吾友……既然让吾饮了你的酒,也要许我追随你。”茨木捧着断臂喃喃道,亲吻了断口,尝了一口美酒,那味道就像是酒吞一世所饮美酒的混合发酵。他像是把所有的美酒都储存在了骨肉里,血液里,让击杀鬼王的家伙获得鬼王最重要的宝藏。

“这是吾的,吾饮不尽,不如与挚友与吾一同殉葬。”茨木点燃黑焰,靠近酒液。那酒浓度极高,竟轻易被点着了,被点燃的酒燃出跳跃着的红色的火。火瞬间爬上酒液点燃了酒吞童子的尸体,转眼也烧到了茨木童子身上。火接着烧,裹住了殿内所有的尸骸,烧断了殿内廊柱,烧穿了绣花地毯,烧尽了所有断壁残垣。

大江山的鬼王殿一个时辰化为整一团火炬,照亮了整个山头。

茨木在烈焰中听见了鸟鸣。

是什么?

他看到火焰中群鸟翻飞,从小妖被点燃的躯体中飞出,从没吃完的人肉晚餐中飞出,从妖力酿的酒中飞出,从点燃的一切事物中飞出,从茨木童子身体里飞出。
无一例外,这些火鸟飞到了一起,聚集到了茨木童子眼前,火光和亮光简直灼伤他的眼,飞鸟锐利的鸣叫像是那群小妖,死后也要换种方式聒噪。

飞鸟汇聚到了酒吞童子尸身上,茨木看见酒吞的身体在自己拼接复原。

你要的话就拿去吧!

万千火鸟顿时自茨木胸口跃出,似新生般急不可耐。它们箭一般从茨木体内冲出,射向天花板,快要脱离大殿时一个急转身,以俯冲的姿势冲向酒吞的逐渐复原的尸身。它们的鸣叫尤为锐利,仿佛是插死在荆棘上那痴情鸟的绝唱。

茨木相信自己是看到了酒吞童子的浴火重生。他站在火中,飞鸟围绕在周围不断翻飞鸣叫,就像是曾经那个永不知闭嘴的大妖。

吾看见他活着笑了。


茨木童子醒来时发现寮里没开空调。房间里热得像个火炉似的。估计是阿妈为了省电费偷偷关了。
一转头看到酒吞为了凉快躲得他远远的,薄被早踢了,衣服都掀得老高。

耳边还有蚊子锐利的鸣叫,虽说咬不动妖怪的老皮,但也吵得心烦,比梦里的鸟鸣刺耳多了。

茨木抓来遥控器开了空调,顿时凉风习习,酒吞的眉眼也舒展开来。

快忘了火焰缠身群鸟悲鸣的感觉吧。

茨木把空调被捡回来,靠近酒吞躺下,小心翼翼不把他吵醒地抱住他,然后操纵鬼手用空调被把两人一起盖好。

夏日似火,蚊虫雷鸣。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