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人淡如菊的菊菊

【茨酒】共生关系(二)

两人生活的一些进展

这篇估计四到五章左右能码完

喰种paro,触手描写注意,ooc
———————————————————

今天是茨木活到现在最开心的一天。

累了一晚上的酒吞和他倒头睡成一团,醒来已经到了中午。茨木发现自己的头枕在酒吞胸上,酒吞的右腿和胳膊压在自己身上。酒吞问了他几句身体状况,就起床去洗漱准备早饭了,茨木坐在床上看着自然站立的小兄弟发愣。

正常喰种食量不大,不必像人类一样每顿都吃。但酒吞还是为了他身体尽快恢复,给他弄了早饭。

第一次和酒吞一起出门,一起坐电车去上学。紧挨着他坐在车里晃荡,半开的车窗吹进清爽的风,路上车少,行人步缓。到学校时已经下午两点半了。

果不其然被班主任骂了一顿,坐回教室里,同学还是同学,课还是要上的,一切好似和昨日没有什么不同。但从今天起,茨木就是一个以人为食的喰种了。
他和酒吞一样。

酒吞坐在教室的另一边,茨木得斜趴在桌子上才能越过层层阻拦看到他的鼻子、眼睛和刘海。下周座位就换过去和他并排。

一想到现在自己和酒吞是同类了就兴奋不已。整个班级只有我,甚至整个学校只有我,那么特殊。只有我能这么走近酒吞的生活,不用担心任何人能从我手里抢走他。因为酒吞不会把除我以外的任何人带回家,这种认知使他心头发痒。

这样的心情维持了一整天,被酒吞看到说他一直在傻笑。
他当然要傻笑了,刚刚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一员,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实在令人上瘾。体内有着酒吞的器官,他是酒吞的分支了,酒吞的一部分也是他的一部分了,他们已经构建起无法斩断的关系。

茨木在十字路口理直气壮地要跟酒吞去他打工的地方。

“行吧,反正夜总会那里你是不能再回去了。”酒吞挥挥手,茨木立马快步跟上。

“家我也不敢回了,还是先住到挚友家里吧。”茨木得寸进尺,提出这个要求更加理直气壮。

“随你。”酒吞说。茨木立马蹦起来欢呼,一个熊抱从背后把酒吞抱了满怀。
听茨木描述,死掉的那个喰种恐怕是黑社会头头,失去了老大,恐怕整个组织都在找茨木,说不定还有利益关联的其他组织想伺机报复。

酒吞感觉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这个时候最好能把茨木藏起来,但藏得了一时藏不了一世,虽说自己不忌惮战斗,但还要保护茨木的话就可能难以应付。当务之急还是教会茨木自卫。

酒吞和物流公司请了假,把茨木带到下水道里面。

日本的下水道宽敞得犹如洞穴,两边是可以人行的小道,不便露面的喰种大多靠这些管道在城市内穿梭。
有一处的积水池早已干涸,是绝佳的练习场。

“来吧茨木,用赫子攻击我。”酒吞站得远远地,他拿出四根鳞赫,在身边防卫着。
混血喰种的战斗力早就听说相当恐怖,即使茨木还是个新人,他也不敢不加防范。

“挚友……要怎么把赫子拿出来?”茨木的后腰全无感觉,他尽力想象赫子突破皮肤钻出的感觉,但身体还是完好无损。

“你不敢让自己受伤怎么拿得出来。”酒吞走上前去,“再拿不出来本大爷就捅你。”

“等等!”茨木犹然记得被赫子捅穿身体的极大痛苦,即使身体已经可以自愈,他也不想再经受一次。酒吞步步逼近,一条鳞赫跃跃欲试。

“我马上!”茨木感觉后腰皮肤下已经有东西在努力钻出了。

“噗。”酒吞的一根鳞赫毫不迟疑地捅进了茨木的腹部。

茨木瞪大了眼睛看着酒吞血红色触手状的赫子捅进了腹部,自己的血液就如那晚一样喷涌而出。

“会死的。”

一瞬间,受了死亡刺激的茨木,后腰钻出了十来条赫子,仿佛收了巨大惊吓一般在空中扭动。

“这不是拿出来了嘛。”酒吞笑着说道。迅速把自己的赫子拔了回来,瞬间拉开了距离。
腹部的伤口开始自愈但还是疼痛难忍,相比之下背部皮肤破裂的疼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茨木回想起拿出赫子的感觉,努力之下调动起全部的赫包,十八条赫子从背部长出,全部暴露在酒吞眼前,茨木还在习惯着控制它们,在神经和赫细胞的不成熟操控下,十八条赫子在空中乱甩。

“真恐怖。”酒吞评价道。
茨木的第一个赫包是酒吞移植给他的,所以他成为喰种后自己萌发的赫包也和酒吞的大同小异,只是混血喰种的种族优势让他有巨大数量的赫子,比酒吞还多了两条。

黑紫色的鳞赫随着主人的意识逐渐排出了阵型,酒吞发现他的每条赫子顶端都有一个不明用途的凹坑。

“尽管来攻击我,茨木。让本大爷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遵命。”茨木说道。黑色的单赫眼中金色的瞳孔熠熠闪光。
他全速朝着酒吞奔跑上去,踩到的水坑飞溅。赫子先于主人而行,四根鳞赫试探着向酒吞攻去,被酒吞用四根赫子一下拍开。酒吞没有躲避,直冲上去用两根赫子攻击茨木的面门。
黑暗中听觉优于视觉,呼啸而来的气流让茨木偏了头,他调动两根缠住了酒吞的两根,使劲想把他拽过来。酒吞不会轻易中招,他早已拿出全部的赫子,之前早就摆好的阵势让它们可以像导弹一般,从各个方向向茨木发射而去。面对这么多锋利的鳞赫,茨木不得不松开他躲避。

酒吞开始全力进攻,灵活的赫子不断寻找着茨木的防守漏洞突入。茨木动态视力还没有习惯,黑暗中也比不上惯用赫子的老手,即使多出来两根也疲于应付酒吞的攻击。眼看招架不住,紧迫之下,他全力跃起,用赫子插入天花板的水泥里把自己倒挂在上面暂时躲避了进攻。

“挚友实在强大,我完全没有进攻的机会。”茨木认输。

“今天这样就可以了,下次再练吧。”酒吞收回赫子,叫茨木下来。
其实茨木的强大着实令他震惊,酒吞自认是喰种中的佼佼者,无论是赫子的数量还是战斗本能。但茨木只是一个刚刚拿出赫子的新手。能挡下一部分他的攻击的喰种寥寥无几,更别说茨木未来还会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茨木也收回赫子,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

“回家!”茨木一下来就雀跃地跑酒吞身旁,战斗的身体交流让他觉得自己又和酒吞近了一步,趁机对着他的手臂、背部、手,做了一些若有若无的身体触碰。酒吞没管他,他还在思考茨木赫子的事,他总觉得茨木赫子的前端凹槽形状有蹊跷。

“挚友我表现得怎么样?”茨木边走边问。
“挺不错的。”酒吞如实回答。
得了表扬的茨木激动地一把握住酒吞的手,认真地告诉他:“挚友我今天超开心的!”
“为什么啊?”酒吞好笑,这家伙适应地也太快了吧。
“因为我从来没有感觉离酒吞那么近过。以前虽然呆在一起,但总感觉挚友很神秘,现在再也不会了,因为以后我和挚友一起上学一起住,二十四小时绑定了!”茨木想到这点就感动万分,干脆和酒吞十指相扣,酒吞甩也甩不开。

回去的路上,去那家便利店里添了洗漱用具,毛巾内衣。其他衣服可以先穿酒吞的,以后再慢慢买,两人的生活费也不多。
茨木故意把手机忘在了柜台上,出了店门后走几步才跑回去。
酒吞没有看到他拿手机的时候偷偷又在柜台边买了什么。

回到家,把两袋生活用品放地上,两人坐在地上拆包装,各种东西摊了一地一桌。

黄色的床头灯开着,茨木刚洗完澡坐在地铺上擦头发。看到酒吞已经昏昏欲睡,就把灯旋灭了。闭眼前一瞬间,酒吞突然想起了久违的“家”的感觉。

————————————————————

没啥新脑洞的话下章应该是辆破车

大概吧?

(别太指望

评论(12)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