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工科农业司机

【茨酒】一起吃个火锅吧

无脑发糖
猫舌吞(吃东西怕烫)
ooc
——————————————
冬至,雪化了又冻成一层薄冰,踩碎一片,迈进了一家火锅店。店里的热气把窗玻璃凝得雾蒙蒙的,他们找了个有屏风挡着的座位,倒也算是与世间隔了。

“挚友我们吃什么锅?果然还是多些肉吧!”

“无所谓,你点。”酒吞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店里温暖,他深吸了一口空气,让身体内也暖和一下。

“那就……”茨木打开菜单,牡丹锅里的猪肉牛肉红白相衬,像一朵开放的红牡丹,各色配菜分门别类隔开,色彩丰富。

翻到第二页,红叶锅?
锅里鲜红的鹿肉看起来诱人可口,茨木抬头偷看了眼酒吞,他似乎不在意菜单,拿出手机刷起了推特。
话说活到今天的红叶,成为了艺人,能歌善舞最近还发了新作。活得倒也风光。

茨木心想要不就点这“红叶锅”,倒也逞心头之快。但这反而会提醒挚友想起她,便又作罢,点了个“牡丹锅”。

锅好了就蘸着酱料吃起来,鸡蛋混着酱葱,提鲜切成长方形薄片的爽滑牛肉,让人欲罢不能。两妖吃着人类的食物倒也十分畅快。

吃着吃着,身体暖和了起来,但渐渐地,酒吞开始有点不满了,茨木这家伙,也吃得太快了吧!

每次酒吞还在吃的时候,茨木已经又一筷子上去了。

酒吞边把肉吹凉边偷偷观察茨木的速度和动作。只见他夹起肉去酱碗里轻蘸少许,一片还冒着热腾腾白气的肥美猪肉就一下进了嘴,嚼个三两下就咽了下去。
这家伙是不怕烫吗?

酒吞眼看所剩不多,虽说可以再加点一锅但眼下只想和这茨木抢着吃。
酒吞盯着一块肉由鲜红转褐色,赶紧伸筷子去夹,茨木倒也乖乖地没出手。

暗自满意,像茨木那样把肉放进酱碗里撩了一圈就放进嘴里。

“唔!”酒吞被猛得一烫立马张嘴呼气,舍不得肉就忍着烫咽了下去,结果被烫得吐出舌尖直喘。

“挚友被烫着了吗!”茨木一撂筷子就要凑上来,酒吞没法说话,瞪了他一眼“还不是怪你!”

“吹吹。”茨木站起来越过桌面捧住酒吞的脸颊,凑近朝他的舌尖吹气缓解疼痛。较冷的气流略过舌尖,不比自己吹要舒服多少,但毕竟是这家伙。
酒吞微张开嘴,轻柔的气掠过双唇。

“没想到挚友是猫舌,怪不得吃起烧煮过的熟食就尤为细致高雅。”

“你也吃得太快了。”
酒吞觉得差不多了,舔了一下茨木的嘴唇表示感谢,又换得一个干脆直白的吻。

“吾听闻边看节目边吃东西容易吃得太多,吾的确是欣赏挚友的姿态太入迷了,以至于手下没注意。”茨木坐了回去夹起一块烫熟的肉,没有直接送进嘴里,而是夹在嘴边慢慢地吹凉。

“再要杯凉水吧。”酒吞招呼来服务员。
茨木正好吹凉了一片肉,蘸好酱就夹着送到酒吞嘴边。酒吞想也没想就吃了下去,吃完侧头过去说:“要一杯冷水。”

茨木没再吃,一片片吹凉了夹给酒吞,看着他凑上来,微张了嘴,红色的舌尖小心翼翼地试试温度,再像捕猎一样,迅速把肉咬住带走,舌尖有意无意触到了筷尖。茨木盯着他吃,把筷尖含进嘴里。

他们寿命太长,每十年换一个地方居住,不然太过无聊。这个城市还是刚到,这次出来算是安顿下来后的第一餐,本想四处走走,但是突然下了雨夹雪,酒吞说着没事不冷但还是被茨木缠回了家。

吃饱喝足,回去窝在五十平米的小公寓里,卧室不大,床也很小,刚好能睡两个人。

陷在柔软的床里盖好被子,搂着对方,头埋在肩窝里,能安睡五百年。

评论(9)

热度(227)

  1. 棕色流苏旗旗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