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大江山编辑部沙雕办事处文盲打字员

我又有垃圾脑洞了,主要是酒吞那个插画的名字叫“山岚之主”,然后脑子里就出现了大山的子孙酒吞在深山老林里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不是)
然后这个深山老林里有很多奇怪的动物,然后茨木是个那种白毛长角脚生四爪的怪物,嘴长像狼长尖牙,但能变人形,接近什么动物就变成什么动物的样子,算是保护色。酒吞看着他一会变小孩一会变幼兽,好玩就捡回去了,养养大还能学人说话,相当于家里多口人。
深山老林里人口是一笔财富,所以家里人都接纳茨木了,当小孩一样养大,很快就和酒吞一起出去干活,变回兽态还能帮忙驮人运东西,就是还太小体力不行,他也只高兴背酒吞(因为酒吞捡他回来负责打猎喂他)
后来有个外面的猎人进来,那天酒吞单独出去,遇到猎人问路,就带他去了远谷。远谷据说有怪物所以一般不会有人去的。
猎人说有种恶兽几年前杀了他父亲他要去报仇。这种恶兽长了白毛犄角,狼一样的外貌但又和马一样,能变成其他样子蒙骗别人。他说他的父亲一行人去猎捕这种恶兽(因为值钱),去远谷猎到一只却被另外一只跟踪了,那只故意化作马的样子,假装被驯服,然后驮着猎人的父亲冲进了河里淹死了他。
猎人说这种动物的特点就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且忍辱负重的,目的意识极强,恨你就会报复到你死为止,所以见到还是直接打死比较好。
酒吞回想了一下茨木不老实的时候自己也没少骂过他,但应该不至于怨恨他吧。忐忑了一阵子想到每晚茨木都要抱着他睡应该不会是在恨他,才放心。
晚上猎人提议出钱借宿要跟他回家,酒吞也就带他回去,回去悄悄告诉茨木你别变回原形,保持人形吧,也告诉家人别对猎人说茨木的事。茨木改不了看到酒吞就上来蹭他的习惯,酒吞赶紧把他推开怕暴露他野兽身份。
晚上吃完饭,茨木在厨房舔酒吞的盘子时猎人路过看见了,问:他们全家怎么就你一个白发呢?
茨(三岁)(看起来人类十岁):我也能变成红发的呀。但我本来是白发就一直白发了。
本来晚上酒吞是睡化成原形的茨木的肚皮毛里的,现在只好被人类茨缠着睡。然后猎人半夜拿了把刀偷偷摸进酒吞房间,看到茨木举起刀子,茨木感知到危险一下睁眼露出金眼血巩的兽眼,猎人一惊,一刀刺慢了被茨木抬手护住了腹部,刺中了茨木胳膊。酒吞听见声音醒来看到猎人就知道怎么了,护着茨木不让他杀,拼命叫人过来。茨三岁在后面痛得狂哭。
后来家里大人来了才把猎人赶走,一帮人半夜三更给茨木手臂缝针包扎,又痛得他鬼哭狼嚎。
折腾完终于睡下了,酒吞问他,这事以后你不会怨恨人类吧?
茨木:嗯……不知道。诶酒吞你真好啊刚才还保护我,以后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
酒吞:好啊你以后长大了能干了就多帮我打猎搬柴啥的,我就一直养你。
(后面脑洞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分岔发展了)
一条分岔是长大后的茨木在酒吞娶亲前把他叼走去山洞里以半兽人的形态天天日他(什么鬼东西)
另一条分岔是(也很诡异)
家里有人生重病,派他俩去深林外镇子上买药。这地位高的人住城里,平民住镇里,罪犯流放者和贱民住森林里不准轻易进城。酒吞他们也搞不懂自家祖先是哪种,总之他们世代住森林已经很习惯了,但一进镇子就是没地位没人权。所以人贩子看到俩森林里出来的小孩没人看着:哇!不拐白不拐!
刚好茨木和酒吞发现买药的钱远远不够,就在商量着茨木变成马然后把茨木卖给富豪换了钱茨木再变成鸟飞回来。
人贩子迎上去:小朋友你们要去哪?我带你们去吧!
酒吞:我要卖马,你知道这里谁有钱愿意买马吗?
人贩子:知道,你跟我走吧。到了以后酒吞进去了茨木马在外面等着被人牵走远了就变形开溜。
过了好久也不见人过来看马,也不见酒吞出来,终于有人来把茨木牵走了他觉得是酒吞终于谈妥价格了,然后等到被带进马厩,那人走远,茨木就立马开溜跑去和酒吞说好汇合的地方等他。等到天黑都没等到,钱也都在酒吞身上,茨木又饿又委屈。第二天还没等到就满镇找,没找到。怕家里等只好回家,告诉他们前因后果,一听说完蛋了,酒吞肯定是被拐走了,以前听到说抓森林里的孩子养大去和猛兽搏斗给某些人观赏,当时以为是开玩笑,现在一想痛心疾首。茨木直接整个人都不对了,说一定要把酒吞找回来。家里还是提醒他,你虽然厉害能化形骗人,但只要你一露出原形还是被人类立马干掉,所以一定要小心地去找他。
茨木到处找不到他,就决定混进人类社会中找,他吃掉了市长家的狗,变成了那只狗的样子,再研究他家儿子的性格外貌,某天再吃掉那个男孩变成他的样子,市长家没有察觉只以为家里的狗不见了。
如此这般茨木一路往贵族里混,因为只有贵族买得起奴隶喜欢组织人兽斗。茨木成人后最喜欢去探查人家有哪些奴隶和人宠,参加奴隶拍卖,和人交流斗兽相关的信息,谁邀请他去看人兽搏斗他一定会应邀前去,还会自己四处找表演去观看,他特别喜欢这种节目,每次都会热情地请求人家给他看后院关奴隶和野兽的笼子。晚上,他变成各种人和野兽的样貌溜进各种地牢和交易所,还被牵出去和其他奴隶搏斗,他就毫不客气地吃人。白天他就变回贵族出门做事应酬,人们都觉得他长袖善舞,到处吃得开,他喜欢看奴隶和斗兽这种小爱好在贵族中也不足挂齿。
无数女人喜爱他但是他不娶,就算为了世俗评价和女方家的地位他应该结婚,而且这里的妻子不会过问丈夫晚上去哪,但他就算是在家睡觉时也会想到酒吞然后在被子里闷头哑嚎,心想着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能再像小时候一样变回原来的模样,把他抱在肚子上柔软的毛里睡觉了。
茨木算是理解酒吞曾经开他玩笑时说:有人说你是一种很执着的动物,我真好奇以后你会掉哪个坑里爬不出来,总之该放弃就放弃吧,自己过得逍遥自在才是最重要的嘛。
然后茨木继续没日没夜找。
混到当地法官之位后,茨木某天照例应邀去看表演。他今天有点心不在焉,他知道有奴隶作为性奴,但一般是女人,而且他一开始就听家里说了后,就只在斗兽奴隶里找酒吞。前两天看到人怎么玩弄男性性奴的,他开始疯狂担心自己漏掉了一个寻找区域。
然后他还在左思右想时,看到下面舞台上带出来的人,是个红发男性。披头散发像个妖怪,一抬头一双充满仇恨的锐利的眼睛狠狠地剐了一遍上面的贵族。
台上扔给他一把剑,茨木大喊暂停,下面已经把老虎放出来了,贵族开始悠闲地竞猜这次老虎会在杀掉几个人后被人杀掉。
茨木冲去抓住控制开关的人叫他暂停。那人说没办法,除非开个门让人躲进去立马关上,不然没法把人和老虎分开。
茨木急得团团转,他不确定下面是不是酒吞,毕竟十几年没见了但他又难得遇见像的。赌盘的人过来问茨木,要押老虎能杀几个人,茨木紧张地要死,又不能变回原形下去救他,这里整个都在大笼子里,茨木变回后逃不掉也会被干掉的。被人一烦就说零零零零零!老虎一个人都杀不了,下面这人就能把老虎杀了。从口袋里把钱包塞过去叫人别再烦他了。然后心急火燎地看红发男人和老虎搏斗。
贵族们看茨木这么紧张,一问原来是赌了这么一大笔钱赌给这么冷门的选项,怪不得。
后来茨木看到下面这人把老虎摁在地上捅刀子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回头发现自己赌博暴富了,没啥高兴的,赶紧冲下去要见下面那个男人,人家也只当他赢了钱高兴。
下面扔出好多套索,好不容易把这个能杀掉老虎的男人制服捆住。茨木走过去掀开他的头发,吼叫着我要赎他身!
按惯例把人打包装箱快递进贵族家里,茨木等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运奴隶的笼子一来就扑进去,摸着酒吞的脸使劲看。
茨木,你居然还跟过来了啊。酒吞说。
茨木觉得无法表达此时内心的疯狂激动,他找了十五年了,终于找到了,抱着酒吞蹭都觉得不解馋,明知接吻是什么意思,还是强吻了酒吞才能表达自己多激动。
带酒吞去洗澡体检,酒吞坐在浴室里茨木帮他搓背然后再带他去泡澡。
酒吞累坏了的样子,睡眼惺忪的,说今天已经搏斗完杀了几个奴隶了,下午又和老虎打了一架。就泡在池子里随便茨木怎么洗他。
终于快洗完了,茨木抱着他让他在自己胸口休息。酒吞吐出一口长叹,说:茨木,我都梦见你这么多次了,你什么时候真的来救我啊?说罢就趴在茨木肩上哭。茨木就抱着他一起嚎,两人哭得惨绝人寰。
然后把酒吞弄去床上,酒吞还以为自己是在梦里,要睡觉了就是要醒了。强撑着不睡要和茨木说话,说我明天再多活一天,你要是能来救我就来吧!不过不行就算了,我自己也能活下去的……算了你还是来救我吧!托梦给你……你还是别来了吧,来了也被他们抓住。叨咕叨咕总算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酒吞睁眼看到茨木,心里明白昨天不是做梦了,发现自己被茨木胳膊圈的死死的动不了,把茨木推醒。茨木昨晚抱着酒吞兴奋了好久,一直到天亮才睡着,一大早被推醒,迷糊着就被酒吞一顿亲,立马清醒,然后和酒吞滚成一团。钻到被子里去像小时候一样闹,茨木把手伸进酒吞衣服里摸他身体怀念,酒吞被他摸得怪怪的,两人又贴得老近,都激动地要死,忘了谁说了一句“做不做?”然后一早上都在床上销魂地度过了。
茨木毕竟野兽,体力好得吓人,把酒吞翻来覆去疼爱了几遍后还能背着他在卧室里跑圈。酒吞第一次被人日就被反复日了个透,趴在茨木有气无力背上说:你他妈把老子当性奴使……
茨木听了这话就停止了跑圈,把酒吞放下来自己变回人形,对着酒吞单膝跪下说:你说你要养我,那我就是你的动物了,或者说是宠物吧。这种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希望你能认清。现在把脚踩在我头上吧。
酒吞:突然玩啥呢,谁在意这种事啊,咋俩不是好朋友……可以说是家人吧……
最后见茨木不起来,就把脚踩在了他的肩上。
茨木起来就正面扑酒吞倒进床里,说:当初说要一直跟你在一起的,以后就一直在一起了。
酒吞:原来你的执着点是这个啊。行我答应过你的啊没问题。
之后再也没有问题了。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