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工科农业司机

小时候当流浪儿时被抓走去训练成杀手的茨酒两人。
在一起培训的小孩里酒吞是那届最强的,茨木因为是那届里年龄最小的所以一直打不过年龄大的,平时一直靠酒吞罩他。毕业时的考试是把小孩放进一个迷宫里,迷宫里还有几个成年俘虏,每人发一把匕首一根绳子。那些俘虏被告知杀了小孩下个星期才有饭吃,所以他们都会拼命找小孩杀。小孩被告知要找到出口出去才算过关。
这届的学生一个个去走迷宫,但他们之前都不知道是在考试,不知道要去做什么。
茨木平日里整天黏着酒吞不放手,这次要和酒吞分开了鬼哭狼嚎地抗议,酒吞叫他闭嘴,就进去了。酒吞第一个进,一个小时后干掉了两个俘虏然后找了出口通过了。
茨木最后一个进去,看到一个迷宫里全是血,还有其他同学的尸体扔在地上没人管,他大叫酒吞的名字没人回应,茨木立马疯了。有人塞给他一把匕首他拿了就往迷宫里冲,见一个杀一个,每个都是脖子上两刀必杀了之后迅速去找下一个。
上面的考官惊呆了,本来都以为茨木会被杀掉,现在看起来比排名第一的酒吞还厉害。
现在有两个培养计划,一,让酒吞和茨木组队活动。二,杀了酒吞栽赃给敌对集团然后把茨木培养成复仇兵器。
以前出现类似情况杀了其中一个,结果另一个疯了,后来虽然被培养成兵器但是完全没法控制。最后还是打算让他俩组队。控制住酒吞就相当于控制住茨木。
(考试结束后谁都不敢上去摁住茨木尤其是茨木还拿着两把刀)
(后来把酒吞推出去茨木看见酒吞就抱着他哭总算安分下来了)
两个小豆丁长大后变成了两个高挑的大帅哥,因为两人都很强所以并不需要他俩组队出任务一个就够了。不过茨木还是一如既往地想黏着酒吞。
偶尔一起出任务的话,酒吞有次打架擦破皮了,击杀目标后茨木要去鞭尸的。后来提个破破烂烂的尸体回去交差,组织问怎么搞成这个样子,茨木就理直气壮地说生气。
组织从小洗脑叫成员们忠诚,杀手们都对组织很忠诚,他们从来没体验过外面的正常人生活,每次出门都是伪装身份,干完就自己回去。
像是这个杀手公司饲养的信鸽。
有天比较闲,酒吞出任务茨木闹着要跟去,组织也同意了,毕竟这俩一起出成功率最高,重要客户的单子也不好怠慢。
然后七天时间酒吞一直蹲在宾馆敲电脑,茨木也不过问,只当酒吞在做任务准备。
茨木从背后抱着酒吞玩,酒吞突然问茨木,要是我背叛了组织,你会去告密吗?
酒吞一直在策划逃跑,但他也担心茨木是个一根筋信赖组织的人。
要是茨木告密,他也接受这个现实去死,要是茨木不告密,那他做了那么多也就值了。
茨木说,你去哪我就去哪。
酒吞伸手摸了摸茨木的头,茨木得了宠就埋头在酒吞脖颈里狂吸。
酒吞本来策划是很久以后时机成熟再跑,结果不巧,有次茨木头铁冲出去追船,上船时被旁边突然挤过来的另一艘船碾掉了右臂。
茨木掉进海里酒吞去把他捞出来了。
茨木说先回组织疗伤,下次出来报仇。酒吞知道残疾的成员回去肯定会被处理掉的。他从来没见过残疾的伙伴或者在治疗的伙伴。只有突然消失的。
酒吞问茨木,我们不回组织了,你还愿意跟我走吗?
茨木,不回就不回,我跟你走。
逃得很狼狈,一边给茨木止血一边逃。酒吞准备的逃命点在这个地区的另一边,后来干脆背着茨木跑。
如果这次把茨木带回去,茨木会被杀掉但酒吞不会有什么事,完全可以等时机成熟了再逃。但这次走可能两人都在路上就被抓住然后杀掉。
一直背着茨木在小巷里逃,包里的手机开始发出脱离任务路线的警报声,马上组织就会派人来抓。只要能跑到城市另一边的码头就会有之前联络的船在等他们,酒吞为了这艘救命船私下给其他组织卖过命做过内鬼,只是今天实在不是应该逃跑的时候。
听天由命。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