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大江山编辑部沙雕办事处文盲打字员

茨木去阴阳师cafe,为了不让人认出来,戴了假发鸭舌帽口罩,排队去买谷子,盲抽的时候1抽1个自己,3抽2个自己,10连立牌7个自己,10连吧唧8个自己,书签是自己,杯垫是自己,然后抽奖还中了个大茨球。

当茨木抽出第五十个自己的立牌时,店里都没人吃喝买东西了,全过来围观奇迹。

“这人该不会是酒吞转世吧。”

“有可能啊。”

茨木把回去的车票钱都花了之后,结果就是抱着49杯水和35个蛋糕蹲在店里摆摊卖自己(的周边),然后听围过来买自己的妹子吹自己。

“太棒了终于把茨木的谷子集齐了!明天酒吞上架就能开始抽酒吞了!”

“什么!!!明天???!!!”茨木一下就蹦起来了。

蹦起来后发现自己在床上,做梦啊。

对啊,酒吞周边要明天才能上架呢。

茨木松了一口气,在酒吞、2个酒吞等身抱枕、2个酒吞靠枕、床头柜上酒吞趴趴堆成的山、酒吞床单、酒吞枕套、满墙的酒吞挂件吧唧和天花板上的酒吞海报的环绕中躺下睡着了。

评论(11)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