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大江山编辑部沙雕办事处文盲打字员

ooc

————

“酒吞,这样下去不行的。”

“我知道……”

“我热到摘翅膀了。”

“我知道……”

“荒都不抹发胶改扎马尾了。”

“我知道了啊!”

酒吞从热瘫在椅子里的模式中挣脱出来,抓起红色的长发扎了个高马尾,然后气势汹汹地去敲隔壁宿舍的门。

“借个空调遥控器!”酒吞朝里面喊。

“没电了!”里面喊出来。

“是不是茨木逼你们不借给我的?!”

“真没电了!”

“扯淡!门缝里钻凉风出来了!开门!”

“不开!怕冷气跑掉!”

“玉藻前我听出来是你了……你等着!”

“啊我这儿超凉快的,等多久都行哟。”

酒吞蔫了似的回去了。

“借不到?”大天狗搬出个小电扇开始呼啦呼啦吹。

“嗯,鬼知道茨木给他什么好处。”

“我说,你去和茨木认个错不就好了么,他的死脑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好好跟他说他肯定不会为难你的。”

“我不。”

“唉。”大天狗趴下了。

十分钟后

“啊我受不了了。”大天狗突然抱着作业和电脑跑去隔壁宿舍,“玉藻前!开门!”

玉藻前迅速跑来给他开门,两人一溜烟钻进空调房把门一关,酒吞隔着墙都听到他们在笑。

等茨木回来非得把他打到把遥控器交出来为止。酒吞想。

五分钟后茨木回来了。

“挚友!要不要喝可乐!”

“要!”酒吞喜笑颜开地从同样喜笑颜开的茨木手里接过可乐,可乐不算冰但还有些凉意,酒吞大口灌下去觉得好多了,也不想揍茨木了。

“温度还行吧,我特意在外面多站了五分钟等可乐温了才给你拿上来的。”

酒吞欲哭无泪了,他露出个哭似的笑,对茨木说:“谢谢你啊。”

“不用客气!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嗯。”酒吞觉得自己要哭出来了。

“话说天气真热啊,挚友你想开空调吗?”

“想!”酒吞咬牙切齿。

“那你一定要多穿衣服啊,你等等我一会就开。”

茨木从自己衣柜里掏出几件专门按酒吞尺码买的衣服,塞给他,“我帮你买了几件衣服,这几件特别适合在空调房里穿,绝对不会着凉,又很舒服。你先穿这件,再穿这件,然后把围巾戴好不要让脖子漏风。你穿好我就开。”

“……不围围巾行吗。”

“那就我抱着你的脖子帮你遮风吧!”

“……你不用做作业了吗?”

“做完了。一会你做的时候我抱着你的脖子帮你检查。”

“不用了……我围围巾就好。”

酒吞一身穿好茨木就开空调了,大天狗听见开空调就跑回来了,然后一看到酒吞围着围巾穿着长袖套头衫加绒牛仔裤就忍不住开始笑,放下电脑又跑去玉藻前宿舍里去了。酒吞又听见隔壁隐隐约约的笑声。

酒吞欲哭无泪地穿着这身做作业,过了一会不知道什么时候茨木转过来面对着酒吞的后背坐着,两只手悄无声息的从酒吞的腰旁穿过,一只向上一只向下,把酒吞抱住给他取暖。

“我最担心挚友生病了,尤其是在空调房里得热感冒,生病超难受的,挚友居然还是怕寒体质……”

“茨木,我错了,对不起骗了你,求求你放过我吧。”酒吞求饶了。

“什么错了?骗了我什么?”茨木就着这个抱着的姿势凑过去咬酒吞的耳朵。

酒吞感觉他的虎牙正不轻不重地啃着自己的耳廓。

“我不怕寒的……真的……拒绝了你去滑冰散步看电影的邀请……不是因为怕冷怕海风怕空调……是我……太……”

“太什么?”茨木在他耳边问他。

酒吞这回不敢瞎编理由了,茨木正使劲抱着他勒着他啃着他的耳朵,酒吞觉得茨木下一步就要吃了他了。

“我觉得太gay了!”酒吞一口气憋了好久终于喊出来。

隔壁又传来爆笑的声音,酒吞听见荒都笑了,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玉藻前宿舍里去的。

酒吞感觉茨木动作一滞,赶忙说:“我们换点那啥一点的运动行吗?不要去电影院看电影这种……你懂吧,还是泰坦尼克号什么的,大家都是一对对地去看的……那边滑冰他们也都是带着女朋友去的……”

“就是说,不能去公共场合给人看到,不当着别人的面就行了是吧?”茨木深呼吸一口气得出结论。

“嗯?”酒吞觉得哪里不对,但他感觉茨木动作松了不少像是要放过他了,赶紧顺势说,“对对对,在宿舍里不就好了嘛我们不都是舍友了嘛整天住在一起干嘛一直跑去外面聚会呢你说是吧。”

“那好吧,你作业看起来快做完了,要不今晚我们就在宿舍里看泰坦尼克号吧,超级经典的好电影啊,一直想推荐给挚友看。溜冰和散步就算了。”

“但我……看过了……”

“嗯?我记得你在38天又5小时前说过你没看过泰坦尼克号的,之后我看你有空就打游戏没有看过电影所以应该是没看过的才对……”

“我……说过吗?啊!我看过的是预告片!确实没看过全片。”

“那太好了,吃完晚饭我在宿舍里放,要叫大天狗他们一起吗?”

“行……啊……”

“我看过了!不用了!”大天狗和荒在隔壁喊。

“那就我俩看,关起门来,免得挚友不舒坦。”

晚上,宿舍里开着空调,里面大放“every night in my dreams”的时候,大天狗,荒,玉藻前,荒川,一目连正挤在玉藻前宿舍听着泰坦尼克号主题曲五人开黑。

荒川问:“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荒说:“要听吗?茨木和我讲过,没有不准我说出去。”

“茨木讲过吗?我还以为酒吞更喜欢说话呢。”玉藻前说。

“其实茨木都和我们说了好多遍了。”大天狗说。

“没问题的话讲讲吧,有点感兴趣。”一目连说。

“其实他俩很小就认识,一直就关系很好。几年前茨木被查出来白血病要换骨髓,一直都配不上型。茨木说自己清楚地知道自己死定了,每天都很痛苦,想死又怕死,而且谁都救不了他,他死定了,他觉得他要痛苦万分地死去了。后来却以中头彩的概率和前来探望他的酒吞配型配上了。当时他俩都还未成年,茨木使劲活到酒吞成年了能捐骨髓了来救他。就因为这个原因他俩年龄大一岁和我们同届。”

“怪不得……不对啊,那为什么茨木这次还这么整酒吞呢?”

“谁知道呢,茨木说他绝对不会放过酒吞的,绝对绝对不会,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恃宠而骄吧。”玉藻前一顿操作打出个三杀后逃走了,一边回城一边说。隔壁还在放“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

“我看酒吞宠他宠得要死,估计救活他高兴得很呢,可能当初酒吞救茨木的决心比茨木让他救自己的决心还大。茨木心里也有数,酒吞迟早被茨木吃了。”大天狗说。

“照你这么说,其实他俩早就互相吃了吧?”荒川说。

“我看也是。”荒说。

“也就是他俩搞这出只是在秀?”大天狗问。

“我觉得是。”一目连说。

“好气啊。”大天狗说。

隔壁还在放“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然后传来茨木的嚎哭声“挚友啊!这部电影真是太感人了!要是我们……呜……坐上了这艘船……我们……怎么办……呜……”

“别哭了!”酒吞的叫声。

“这次换我……一定要把你救……救……哇!”

“我真的觉得他们只是在秀。”荒川说。

“是吧。”荒说,“嗯?射手过来,去拿大龙。”

评论(4)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