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大江山编辑部沙雕办事处文盲打字员

网奔现现奔网


其五

茨木现在坐在电脑前,自己直播已经关了,鬼王的直播间也是一片黑屏,只有评论区的粉丝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酒吞是“鬼王”。

茨木准备理一理思路。

首先,鬼王是一个直播平台的电竞大佬,自己喜欢了他很久,觉得他是王一般高傲又完美的男人。然后,酒吞是自己同桌是自己粉丝给自己打赏,感觉和他还蛮亲近的,上课喜欢睡觉,上次月考没考过自己。再然后,酒吞是鬼王……

茨木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混乱,如此一条一条梳理就越痛苦。

总之,以后怎么对待他们。怎么对待酒吞就怎么对待鬼王,怎么对待鬼王就怎么对待酒吞。茨木想到自己曾把鬼王摁在自己床上打闹然后还给他穿过女装还在他脱衣服的时候和他开过玩笑说他胸大还给他化了女妆……
茨木差点把电脑桌掀了。

“茨木,你同学来找你。”外面的妈妈喊道。
茨木猜到是酒吞来了,一摸自己满脸高热,房间里因为之前跑圈蹦床乱得一塌糊涂,恨不得拉开窗子跳出去。
然后酒吞就敲门进来了。

酒吞一进门就看到茨木满脸妆都花了自己估计还没意识到,还穿着裙但慌张之中把裙系到了腰上露着两条大腿。假毛扔到不知哪去了。这么一个看上去极其紧张且气势汹汹的女装男人正站在床上急得直蹦,酒吞觉得自己对罗生门的印象再一次刷新了。

“你……”酒吞刚一开口,茨木就从床上飞了下来,站在了酒吞面前,酒吞突然意识到茨木似乎比自己高。然后比自己高的茨木突然就身形一矮要下去,酒吞吓得以为茨木要给他下跪,立马要下去扶他,结果茨木只是想抱住酒吞的腰,酒吞一不稳“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茨木一把抱住了酒吞的脑袋。

等到总算冷静下来在床边坐好,酒吞深呼吸一口气,说:“不是故意想瞒你的。”
茨木:“嗯。”
“我就是怕你幻灭。”
“嗯你之前问过了。”
“知道你挺喜欢看我直播的……”
“对,相当喜欢。”
“然后看你一直夸我,就也去看你直播了……”
“原来是这样啊。”

酒吞觉得自己要抓狂了,这样还不行吗?到底要他怎么样啊?茨木求求你放过我吧。
酒吞豁出去了。
“嗯,然后……挺喜欢你的。”
“是吗!啊我也超级喜欢你的!你们上次和xxx战队balabala”

酒吞感激茨木终于放过他了,要是茨木再不说话继续晾他在那儿自个解释,酒吞要翻脸了。现在茨木又抓着他的手开始狂吹鬼王酒吞就拿出自信来对付他。

“所以,你今晚住在这儿吧。”茨木给小论文写总结。
“嗯?”
“你回家拿内裤了吗?”
“啊,没。”
“那穿我的吧,我借你。”茨木去翻抽屉拿出一条自己的内裤给酒吞。
“为什么不借我新的?刚才还说要借我全新的。”
“没新的了,之前怕你隔应故意说是新的。既然是挚友了,告诉你也无妨。”
“我靠你耍我。”酒吞扑上去就着茨木的蹲姿去掏他鸟窝,茨木怪叫着背滚过去把酒吞弄到床上然后蹭下来,翻身过去反击疯狂挠酒吞痒痒。

闹累了之后茨木的房间已经完全变成狗窝了,酒吞用脚把快要掉到地上的床单捞回床上。
“去,你去洗澡。”酒吞把那条内裤拍在茨木胸口。
“不,这条内裤是献给大江山鬼王的。”茨木拍了回去。
“鬼王再回赏给罗生门之鬼。”酒吞拎到他脸前作势要松手,茨木一把抓住拿了就去浴室了。
酒吞以为他生气,结果茨木洗完回来说什么也不借酒吞裤衩,非逼他光着出来钻被窝。

又在床上打了一架终于躺好准备睡觉了。平时周末一睡就是十几个小时的酒吞困得一沾枕头就睡着了。茨木暂时还睡不着。他听酒吞睡着了,就悄悄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摸酒吞的身体,一寸一寸不带情欲但仿佛像在3D扫描一样抚摸,心里想着以后要怎么把鬼王捆死在自己身边。

评论(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