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人淡如菊的菊菊

孤岛求生了解一下(ง •̀_•́)ง

茨酒孤岛生存,大概就是8021年人类已经在利用基因挑选淘汰新生儿,富人直接利用科技挑基因优秀的受精卵然后怀孕生小孩,穷人没钱做这个,正常生出来的孩子10岁时要去做心理测试基因检查,有高疾病风险和反社会人格基因的孩子就要被迫扔到荒岛上去自生自灭。

这个岛上人吃人,有地方可以种植粮食,但都被老岛民控制了。有经济,有这些难民组成的小团体在经营,互相交易。

然后岛上很原始,没有武器就用棍棒石头抢夺资源。女孩来了就被帮派抓过去当奴隶,男孩愿意归顺的就归顺,不愿意的就被当场杀掉煮了吃。
茨木因为被检测出重大疾病隐患被抛弃,其实疾病隐患是可以留下的,只是没有医保,但家人不想留的话就能把孩子送去岛上。
茨木登岛时正好前面已经送来一船人了,两个帮派对半分,下船时奇数往左偶数往右。瘦弱的和不愿归顺的直接被杀了煮了吃肉,其他的留在帮派里干事。这里的人口虽然被视为基因劣质,但也很珍贵,活着是劳动力,死了是粮食。
茨木第一次看见酒吞,酒吞在大锅旁帮忙煮人。

茨木很瘦,他怕被判为食物,所以一到帮派里开始判定用处时,茨木立马扑向队里一个块头最大的孩子,抓着他就打。
两人立马扭打了起来,所有人都在看他们打。
茨木赢了。茨木没被判为食物还被当成了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里的队长。
酒吞一直在旁边煮人,偶尔用余光看茨木。

晚上吃饭的时候,酒吞给大家发人肉汤,里面有今天新鲜的肉,不是腌的了。老岛民都很开心。茨木从开始打人的一刻已经开启生存模式了,也就吃了。

晚上睡觉时酒吞去找茨木,偷了点肉给他,和他说以后干活时要和他组队,酒吞能让他天天有肉汤吃。
茨木同意了。
酒吞说自己已经登岛5年,也就是15岁了,是因为反社会人格被扔过来的。
酒吞希望在这里建立一个新的团体,不是为了干掉老团体,是为了吸收他们然后从孤岛打回家乡,但他现在还太小,所以老实干活藏起了利齿。但他怕茨木告密还没告诉茨木。
酒吞问茨木你有什么目标吗,茨木说只想逃离这里,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生活。
酒吞就说我也想这样,我们一起努力然后想办法回家吧。酒吞觉得10岁的小孩应该很好哄(虽然酒吞自己也就15岁,但在这个环境下的五年让他老练的像40岁)
可茨木说不想回家,家有什么好的,还是挨饿挨打,家里人也把他抛弃到这边来了。茨木说想去找个别的小岛,有很多水果吃,有木屋住,能钓到鱼的小岛。要是能找到,就和酒吞一起搬过去住,一直不走了。
酒吞心想果然还是小屁孩,但还是说好呀好呀,要能找到我们就造了船一起去。
茨木说那我们最好还好找一些好人一起去,岛上肯定还是有好人的,被煮了吃的很有可能就是好人。
酒吞说好,好。
后来的日子里,酒吞花了很久才和茨木说通,要想过上安定的日子只能先征服障碍,偷偷逃走是不成功的。所以要干掉岛上的那些帮派。
茨木后来同意酒吞的武力征服观了。
等到茨木20岁,酒吞25岁,终于到达了所处帮派的高管位置。
他俩本来都没觉得自己基,但由于女人都被老大霸占了,只有玩腻的才给属下玩,而年轻人又火气大生活压力还大,同时两人还时不时要确认对方的忠诚,总之私下茨木就和酒吞滚到一起去了,什么都做过了。
两人一直装作关系不好,见面装得冷若冰霜有时提出相反意见在会议上吵架撕破脸,各种暗示手下去给对方使绊投毒,所有人都坚信他俩关系极差。
酒吞在等首领,最后到底信任谁。他和茨木都锋芒毕露,首领应该会杀一个留一个,杀鸡儆猴也除去祸患。
酒吞故意每次走都带着护卫,还偷玩老大的女人。果然,没多久茨木就接到密令干掉酒吞。
茨木去找酒吞喝酒,第二天端了一锅汤去见老大,汤里漂着酒吞的人头。和老大一起对着那锅肉汤吃喝下酒。

其实茨木已经把酒吞弄出了,酒吞把长发全部剪掉,茨木废了好大功夫才把那些红发弄在一颗人头的头皮上,然后还要做出为了吃所以剃掉的效果。还好煮汤时炖烂了不容易被发现,茨木抱着人头咬牙切齿地啃的演技也很令人信服。

后来酒吞带人和茨木里应外合把这个帮派一锅端了。
现在还有另外一个一直敌对的帮派占领了半个岛,那边山上多淡水木材,这边平原有农田牲畜,两边一直交易。
两边一直熬到酒吞45岁才终于出现机会。对面的老大老死了,要交替首领,所有恶人,这些有反社会倾向的,偏执的,人格分裂的,全都搞得一团乱。酒吞和茨木抓住机会杀了过去,分了三次把对面全部拿下了。这下总算统一了全岛。
每天还是有船送新的人口过来,他们还是沿用了淘汰制,弱的吃掉,强的利用。只不过筛选条件里加了一项:智商。
当年他们在岛下发现了铁矿,次年炼出了铁器。
计划是闪电战,劫一艘运人来的船,往海上开,寻找其他能利用的岛屿,扩大势力和收集资源。总之就是要变强。
酒吞50岁,茨木45岁,他们的势力已经有了一小片群岛,他们画了地图,用铁修建了更多东西。虽然还不足以打回故乡,但也在岛上扎根活下去了。
他们知道再这么发展下去,迟早会被正统人类发觉然后打击的,所以他们很隐蔽地发展。但酒吞觉得自己这辈子应该没希望看到胜利了。
他们俩,明明已经是岛上的统治者,有数不清的女人,他们也玩女人,但好像很不长久,也不信任别人。大多数时候两人一直呆一起也一起过夜,像家人一样生活。
后来有天,探险队回来报告说发现了新的无人岛可以作为领地,那里盛产水果,地势平坦适合修建房屋,水域里鱼还多。
酒吞和茨木打趣道,你10岁时候的梦想成真了,还真有这种小岛。怎么样?你要不要搬过去?
茨木没说话。
晚上回去,照例爽快地滚了床,滚完茨木突然很严肃,和酒吞说,酒吞,我45岁了。
酒吞说,咋了,我50了。
茨木说:其实一直没告诉你,我当初因为基因诊断被家人抛弃的原因是重病风险高。我的体内已经痛了好久了,一直都没说。岛上没有人懂医术,大家都是10岁就来的。我活不久了。
酒吞一下就坐了起来。过了一会,又慢慢地在茨木身旁躺了下去。
你搬过去吧。酒吞说。
茨木说我放不下你。
你从小就说想享福,结果跟着我也没享到福。
不,我一直在享福。茨木伸手抱住酒吞。
你到底要不要去?
不去。
随你。
等我死了你要不要吃了我?煮锅汤什么的。茨木问。
吃,不然浪费。酒吞说。
酒吞借视察为由,和茨木去了那个环境很好的岛,然后一拖再拖,一直不回去了。岛上的人开始猜酒吞贪图享乐不回来了,于是又大肆分裂开始争斗,所幸没有人再去威胁酒吞他们。
太可惜了,酒吞,你一生的事业竟然被他们……茨木躺在床上说。
我们这些人本来就没有未来,谈什么事业,都是痴人说梦,玩了一辈子过家家。酒吞说,把水果往茨木嘴里塞。
我已经忘了在陆地上的生活了。茨木说。
毕竟来的时候只有十岁啊。我倒是记得那边有学校什么的。酒吞说。
我也记得学校,要是能在岛上办学校,把大家的知识集中起来教给下一代的话,我们的岛可能还能变强。茨木说。
用不着你想了,吃完水果陪我睡个午觉吧。酒吞在木板床上和茨木挤挤。
要是能在那边遇到你……上学什么的,一起。茨木嘟囔着,没过多久就靠着酒吞睡着了。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