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大江山编辑部沙雕办事处文盲打字员

网奔现快变现奔网了

女装大佬把挚友拐去一起女装的事
前文见博客内

酒吞是做好打算在月考干掉茨木然后去告诉他自己就是大江山鬼王然后升华友谊的。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
月考的时候他被茨木以三分的差距干掉了。

“果然又是晴明出的卷子,做到一半就好像能看见他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酒吞不爽地靠在椅背上说,“初中部中考摸底那次也是他出的,差点坑死本大爷。”
“这个卷子倒是意外地合我胃口。”茨木看着试卷说。
自己这次发挥得是很好了,酒吞也能考这么好说实话他颇觉意外,而且酒吞还一幅“本大爷没考好本大爷好生气”的样子。
“不过这次我俩考得都蛮好的,都进前十了呢。”茨木说。
“没考过你……”酒吞嘟囔着,又稍微抬高声音说,“真是的,本大爷可是辅导你数学的人啊。”

辅导数学?茨木不记得酒吞有专门帮过他数学,平时顶多是一起讨论问题。要说辅导数学的话,茨木只记得n年以前被抓去上过几天补习班,和那个在网上教过他圆锥曲线的小野花,哦不,现在是大丽花0419了。

茨木顿时就想起来有天按他要求和大丽花0419露了真声后,酒吞第二天就好不正常的那次。
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了茨木的脑子里。

茨木感觉脸颊有点烧,低头咳嗽了一声,就假装跑去上厕所了。跑到窗口拿出手机,登上号把大丽花0419的空间主页翻了个遍也没发现什么,这个人似乎不怎么用这个号,就是专门周六给他刷礼物的。也不好证明他就是酒吞。

如果在三次元突然被人认出来,茨木是有把握处理好的。再说酒吞也没想为难他,也是,既然真是那个大丽花0419,肯定是他死忠粉了,不会为难他的。

茨木回到座位上,酒吞在订正了,茨木一把过去搂着他的肩和他勾肩搭背。
“干嘛?”酒吞说。
“没什么,不会订正我教你。”
“得了吧。”酒吞听了这话又臭脸了,抖抖肩膀就把茨木的手甩下来。
茨木之前一直觉得大丽花0419是个年纪较大的人,现在怀疑是酒吞这个同龄人后,突然觉得那个粉丝还蛮可爱的。
说起来能顶着“大丽花”这个名字逛论坛逛直播的大老爷们也是蛮有趣的。

等等,那要是他这个号只是用来看他茨木的直播,其实另有大号呢?
茨木觉得一定是这样,所以大丽花0419的动态里才一点东西也没有,平时根本不用这个号,刷完礼物就跑。
但是要刷礼物为什么不用大号刷?

茨木觉得这事已经分析到现有线索的极限了,决定等以后有更多消息再想,既然自己在这儿酒吞肯定会露出马脚的。

没过多久的某个周末,茨木就把酒吞请到自己家里玩了。他已经基本确定就算酒吞不是他粉丝,按他的性格也不会把朋友的私事到处乱讲。
那给他看看也无妨。茨木感觉自己一直在牵着酒吞走拿他做测试,感觉略有点对不起他。

茨木的房间里的玻璃柜子里收着假发,酒吞是进去一眼就看到那头熟悉的黑色长发假毛了,茨木本身是短发染白的。再说了这个房间酒吞再熟悉不过了,那面墙和电脑桌前的摆设酒吞见了不知有多少遍。
酒吞有一种穿越了的感觉。

“你是女装大佬?”
“嗯。有在xx网上做直播。”
“我有看过你,好厉害的。”
“真的吗!等等,让我猜。你的账号该不会是那个……”
“0419。”
茨木怪叫一声,或者说是大笑一声就蹦了起来给酒吞一个拥抱,直接把人砸到卧室床里去了。
“喂……”酒吞无语,虽说不讨厌被这么扑但还是觉得这人也太激动了吧。
茨木抬起头看着他,眼神一暗,“呵呵呵呵……”
“你想干嘛?”酒吞问他,他觉得茨木肯定是在动什么坏脑筋了。
“我说,今晚你住我家,和我一起直播吧!反正我俩是挚友了对吧!”
“哈?”
“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要是女装肯定很御姐很好看!怎么样!大丽花!”茨木直起身来俯视着依旧躺在床上的酒吞。
“啊呸!别那么叫我!”酒吞脸都红透了。

“酒吞同学,晚饭就留在这里吃吧!我给你们炸猪排!你和家里打个电话说不回去吃了。”茨木的妈妈在外面喊。
“他还要住在这里!”茨木喊回去。
“啊?”酒吞震惊。
“我有新买的内裤送你一条,衣服毛巾什么的可以先用我的。”茨木说,“别客气。”
酒吞搞不懂茨木是真想留他还是只是想骗他穿女装一起直播。

总之晚上一开直播,弹幕就爆炸了,都在问罗生门旁边这个姐姐是谁。
“啊,这是我那个同桌,这次请他到家里来玩,就拜托他一起参与直播了。”
弹幕里刷刷刷地飞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你们不是关系不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装大佬总数+1〕〔天哪你同桌太美了吧!!!我一直脑补他长得又坏又丑〕
“因为他不会变声说话,所以就不开口,这次由我来给大家展示如何给眉毛淡的人画眼妆,请他当一下模特。”

酒吞第一次出镜,呆若木鸡。还不能说话。呆若木鸡。
开播前茨木帮他化妆时,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慢慢变成自己最喜欢的类型,心情已经崩溃了。现在就算茨木在他脸上画王八他也不想管了。
“弄了个蛮古风的妆,他本来就长得比较古典,像石膏像的那种五官。”
弹幕里一片〔花魁!!!〕〔同桌嫁我〕〔同桌我抱走了!!!!!〕〔同桌和罗生门搞姬吧求你们了〕〔我出钱求你们在一起〕〔还有人记得大明湖畔的大江山鬼王吗〕〔鬼王绿了〕〔鬼王色(绿)〕(纵向弹幕x10)
茨木看到那个刷鬼王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酒吞却差点笑喷出来。
〔同桌笑了!!!〕〔多笑笑嘛……〕
“说起来……今天周六大江山鬼王不更新呢。今天是看他的哪期录播比较好呢。”
〔同桌快跑!〕〔同桌赶紧跑!罗生门要开吹他对象了〕〔现场ntr???〕
茨木看了眼酒吞,在想要不要当着酒吞的面狂吹鬼王,毕竟这期主角是酒吞。
酒吞朝他做了个“您请”的手势。
茨木吹着吹着酒吞就拿起手机开始玩了,吹着吹着酒吞和茨木示意自己要去洗脸,茨木说我来帮你卸,卸得干净些。
酒吞觉得自己进步很大,当面听着茨木吹鬼王已经没有多大心情起伏了。

以前中二期,感觉网上那个呼风唤雨带队杀敌的大江山鬼王才是他本人,外面这个酒吞只是个应对物理刺激的皮囊。
现在他觉得他的灵魂似乎在逐渐回到“酒吞”这个皮囊里。
这也算茨木的功劳吧。

说起来今天是周六呢。酒吞拿手机登上“罗生门边的大丽花0419”,开始给茨木刷礼物。
〔0419来了〕〔我还奇怪周六的小野花今天怎么没来〕〔花迟但到〕
茨木看了眼酒吞在哒哒哒哒给他点礼物,笑笑,然后继续对他的偶像大江山鬼王讴歌抒情。

评论(9)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