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大江山编辑部沙雕办事处文盲打字员

(网奔现那篇)前文见博客内

流水账注意

周末是茨木最烦躁的时候,因为周末鬼王不更新。周末是酒吞最开心的时候,因为他周末不但不更新还能看罗生门的直播然后发弹幕。
周五晚上茨木和酒吞各自回家更完视频后,茨木就因为第二天不用上课而通宵吸大江山鬼王的录播。酒吞就会因为第二天不用交作业而看完罗生门的录播就倒头睡到第二天下午。然后起来吃个早晚饭做会作业,再看完罗生门的周末直播(可以发弹幕互动了!)就再倒头睡到周日的下午。

晚上茨木开直播的时候,果然一开视频就看到那个“罗生门边的小野花0419”开始给他刷礼物。这人好生奇怪,只有周末会来看直播,然后周六一开始就把礼物刷爆,然后一整周都不会再出现。
于是被别的粉丝叫成“周六的小野花”。
今天估计能升级成大丽花了。

今天茨木惯例性地抒发了对于周末鬼王不直播的伤感之情,然后开始讲化妆。酒吞早先时候是因为对方吹自己才来看的,现在连教化妆都会看完,内心开脱说绝对不是想看女装大佬,只是为了以后有女朋友了可以准备知识。但是十年后酒吞还是记不得上粉的顺序。

今天直播快结束的,茨木问,“小野花0419你在吗?今天要变成大丽花了。”
酒吞感觉心脏漏跳了一拍。平时打游戏能用操作手柄屠杀对面的手,此时僵硬地放在键盘上。
“我在。”酒吞打字。
“今天就作为给老粉特别福利吧,你有什么要求吗?只要方便的我就满足。”
酒吞仰头“嗷”了一声,顿时有被女神翻牌子的感觉。拼命想到底要什么福利好,还得是能公放的,还不能让对方感觉讨厌,又不能苦了自己。
最后酒吞打字,“想听听你本来的声音。”
“可以哟。就一句话吧,说什么好呢。”
茨木换了本来的声线。
“很高兴能遇见你,我的朋友。”
茨木说得比较慢,酒吞字字都听清楚了。是比较有磁性的男音,带着深情的语气,因为是青年没有发育完全,带着点青涩。
酒吞发毒誓自己绝对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播完罗生门就关摄像头关麦了,酒吞还坐在电脑前理脑子。
之后这整个周末酒吞都在回想自己在哪听过,把那段录音拿出来反复地听,从自己幼儿园开始记事就开始回忆,一直到上次出门吃饭遇到的每个服务员,愣是想不起这个绝对在哪听过的声音是谁的。
酒吞快觉得自己是不是癔症了。

周一到了学校,因为周末一直在睡觉所以周一的酒吞很清醒。但不妨碍他踩着点才进教室,就是想和同桌少呆一会。
茨木看着他进来坐下稍微抬了下头,也懒得和这位冷着脸的大爷打招呼。
一下课茨木就风一样地跑出去和别人单挑篮球去了,酒吞偷偷拿个mp3出来边听边思索到底在哪见过罗生门。
直到第四节课茨木被叫起来回答问题。
茨木刚说了两句酒吞就彻底惊醒了,扭着头仰视正在回答问题的同桌。
等茨木回答完,酒吞已经通过声音完全确定是他了,抱着脸在桌上趴着。茨木只当他又要睡觉。
酒吞现在压根不敢抬头,一抬头就会被同桌和老师看见他红透了的脸和诡异的表情。要是在粉丝见面会上见到罗生门酒吞估计会带着口罩不好意思地上去和他握个手。但现在对方就坐在自己旁边!还是原貌原声,酒吞觉得自己脑子已经烧了。
趴了一会就开始纠结,要是突然就以同桌的身份去问他是不是罗生门,肯定会引起对方惊慌。搞不好会被灭口。但要他憋着不问又不可能,但满脸通红地凑上去又说不定被当成变态。
酒吞冷静了一会,心想不对啊,老子堂堂大江山鬼王,好歹他也是我粉丝,实在不行把号给他看不就行了吗?
趴了一会总算把脸上的烧褪下去,又是一脸正常的表情抬头。
想了一会,酒吞决定哪天直接用大江山鬼王的账号去私信和他说。

当晚大江山鬼王的直播,酒吞连续跑错位置,被人说又不在状态。但一旦和敌人狭路相逢又杀得特别好,勉强控制住了局势然后赢了。
一退出来就看到评论区有人在刷鬼王老婆被人欺负了所以鬼王才发挥失常的。
酒吞记得有一群人总喜欢刷罗生门是鬼王“老婆”,就去看看罗生门那边怎么了。
看到最后才搞清楚,有个粉丝问罗生门和同桌相处得怎么样了。
罗生门就说:“你们好关心我的校园生活啊。那个人今天下午时不时就盯着我看,说实话我第一次见到他笑。我在猜他会不会是我的粉丝发现我的身份了,不会这么巧吧。不过就算被曝光了我也不会怕的。”
酒吞冷静了三天,现在每天都开开心心地上学,基本每次到学校茨木就发现酒吞已经在了。一脸狐疑地坐下。

“酒吞同学,你是打算好好学习了吗?”茨木问他,最近他上课睡觉也变少了。
“啊?嗯?对。怎么了?”酒吞抬眼笑着回答。
茨木的狐疑加深了,同时还发现酒吞其实长得很标致,要是画女妆应该能和他罗生门抢粉。

茨木感觉酒吞这两天突然好说话了许多,有时忘带什么文具和他借都方便得很。放学还一起去打篮球,以前酒吞都不和茨木玩。打完去喝鸭血粉丝汤,喝完再各自回家。茨木觉得这个同桌现在还蛮正常的。

但最令茨木发疯的是,大江山鬼王回他的粉了!茨木当晚整个直播都激动地想脸滚键盘。说几句话就跳起来在房间里跑圈。弹幕上全是“哇第一次看到罗生门的腿!”“罗生门别跑了假发要掉了!”“忍住!就在房间里跑千万不要出门跑圈!会被拐走的!”
茨木对着麦癫狂:“今晚,老子直播卸妆!”(女声)
“罗生门你冷静!三思啊!虽然我很想看!”
“啊等等,有特别关注的私信,我的特关只有鬼王一个人,呵呵呵呵呵呵……”(男声)
大江山鬼王特意停了直播跑来盯着罗生门防止他发疯,于是现在大江山鬼王那边的直播界面也是罗生门的直播间。

静……只有弹幕在爆炸。
过了一会罗生门先回来说话了,说鬼王叫他冷静,不要卸妆。
“要是你想看的话我可以私下卸给你看!毕竟你是我心中的王者!未来职业玩家中的皇帝!是我愿意侍奉的男人!”(男声)罗生门对着麦大发演讲。
大江山鬼王在评论区:“不用了不用了。”
罗生门:“好吧,既然你说不用那就不卸了。”(女声)
粉丝:“啊啊啊我们想看啊!!!”

第二天酒吞看见茨木顶着两个黑眼圈傻笑,估计激动了一晚。
酒吞准备等他这股劲过了再和他坦白,结果每天一打开电脑都能看到罗生门的私信轰炸,以前没互关时罗生门怕打扰他不去多说。现在简直每天给他发一篇小论文,好几天过去后一点都没有要消停的意思。那些小论文把他吹得天花乱坠,酒吞都开始担心要是直接和茨木坦白自己就是他同桌,茨木会幻灭。

但是周末还是打电话问茨木要不要一起出去打球,然后在咖啡馆做会作业,再叫几个同学打牌?
茨木那会正好在和鬼王聊得昏天黑地,没回复。鬼王赶紧说自己有事先溜了,茨木这才去回复酒吞的消息。

和酒吞出去玩了大半天,茨木承认自己对酒吞的认识大改观了。
酒吞的运动能力在之前打篮球时就知道了。而现在还发现他其实学习能力也强,虽然字写得龙飞凤舞但的确做得飞快,茨木和他对了遍答案就发现自己错了一道。最后打牌也把被叫来的其他几个同学杀得个片甲不留,唯一令茨木不满的是最后酒吞给其他同学放水让他们赢了两局,明明按照之前的战斗力酒吞和他组队应该能赢到底。说起来这种桌游大江山鬼王也直播玩过线上版的。酒吞应该不会有鬼王厉害但也已经是高中巅峰了。
茨木满足地回去,心中感叹酒吞好棒啊。

酒吞暂时证明了茨木这人喜欢强者,要是要引他注意肯定要比他强才方便。这样差不多就好了,等到月底月考干掉茨木就可以去和他坦白自己就是鬼王了。

评论(8)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