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目前茨酒only/头像@人淡如菊的艿艿

摸鱼系列(茨x人鱼吞)

少量双荒注意

体检
酒吞把背鳍耳鳍都立了起来,张开嘴露出尖牙,喉咙里发出短促的高频声音。茨木知道这事不应该再提,但他还是拿着那条裙子坚决不肯挪步,要让酒吞穿上。
“酒吞,为了能出门。”茨木拿着那条裙子,旁边还有很多其他裙子给酒吞挑。
酒吞趴在水池里,尾巴在里面用力搅着水,茨木知道这是反对的意思。
下一步酒吞就要用尾巴抽他了。
最后还是茨木妥协,把他鱼尾抹上保湿剂,包上硅藻,再把他放进装满海绵的黑箱子里,再叫人叫车把他小心地运走。
这次把他带离海边是要去找专家帮他体检。茨木虽说研究了不少,但毕竟酒吞跟着人类生活,饮食和习性都大为改变,还是得找专业的帮他看看。
茨木想起荒川还欠他个人情,这次非得让他帮忙。
于是把酒吞运到了荒川的工作室去。

荒川一直是水生方面的专家,在调查某些珍稀鱼类时误打误撞揭露了一条非法倒卖珍稀水生动植物的产业链。
结果被黑道发现后,作为专家被黑道软禁着帮他们鉴定、养护这些珍稀鱼类。直到茨木去把拍卖场和其上头的组织端了,他才得以回到自己的研究室。

茨木千叮咛万嘱咐荒川绝对要保密,荒川说:“我不信你能拿出什么比我工作室里养着的那个还珍稀的。”
然后茨木把其他人赶出去,把装着酒吞的箱子打开。
酒吞和荒川四目相对,酒吞立马浑身的鱼鳍都竖了起来,荒川一脸“怎么是你”的表情。
荒川后退半步,摊开手掌举起手,很无奈的样子。
“你们认识?”茨木问酒吞。
酒吞一脸嫌弃,双臂抱着胸,用尾巴抽箱子,像是人在烦躁地抖腿。
荒川开口了:“嘛,其实我在那里工作,见过几条人鱼,当时让我负责饲养他们,他就是其中一个。”
“你对他做了什么!”茨木一声怒喝就要上去揪荒川领子,荒川一下躲开把茨木的手往旁边推开。
“什么都没做!冷静一点。”荒川又退了半步站好,“你不是要我给他体检吗?我马上做完然后你们赶紧给我回去。”
“啧。”茨木超级不爽,拉了把椅子在酒吞旁边坐下,摸摸酒吞的身上还湿的就好。
酒吞倒是安定下来了,只是一个劲儿地往荒川工作室里面望,好像在发出高频声波,茨木作为人类只能断断续续听见一点点。
“你在和他聊天吗?”荒川问酒吞,“他想不想见你?”
“你在和酒吞说话?”茨木问荒川。
酒吞对荒川短促地发了两个高音。
荒川点头道:“那好吧。”然后继续拿体检要用的东西。
茨木在旁边嫉妒得发疯。
“喂,荒川,教我人鱼语。”
“人鱼语和鲸类的发音比较相似,我研究了十几年,外行的话……你和酒吞自己商量一下日常用语的发音吧,他们的语言人类听不见。”
“那你为什么能和他怎么交流?”
“我以前试着和他沟通时我们商量的,‘是’是短音一声,‘不是’是短音两声,总之大概就是这样。”
荒川带了手套拿了些针管导管什么的走过来,酒吞又用尾巴拍起了箱子。
“别给我添麻烦,茨木一会要和我打起来了。”荒川说。
荒川先让酒吞张开嘴检查了他的牙齿,叫茨木把手伸进酒吞嘴里摸他舌头的粗糙程度。看耳鳍缝隙里没有寄生虫。
像给人类体检一样检查了他上半身的器官,再查看了鱼鳞的完整,背鳍尾鳍的情况。
“帮他验个血,茨木你能不能控制他?每次验血他就要咬我。”
荒川说着给茨木看手臂上淡淡的疤痕,仔细看有不少。
“都是酒吞咬的?”
“不是,他咬的就一个,其他的是被其他的。”
“酒吞,再咬我两口。”茨木立马卷起袖子把手臂伸到酒吞面前,酒吞瞟了他一眼。
“咬感染了自己打青霉素。”
“他咬我从来没让我感染。”茨木得意洋洋。
荒川基本猜到他俩什么关系了,也就随他们去。
荒川趁他俩在磨叽,眼疾手快把针头刺进酒吞手臂弯血管里。酒吞正要发飙,茨木赶紧揉他耳朵根。
总之酒吞总算还算配合,把他搬到台子上去拍片,做胸透,他也就躺着不动拍完了。
“这个,塞进他生殖裂里去。”荒川把一个短的小棍给茨木,一端连着导线通到机器。
茨木瞪了荒川一眼,荒川被瞪了显然在忍着不发怒,叉着腰看了茨木一眼,转身就到里面的房间里去了,甩下一句:“放进去自己把仪器上的数字抄下来。”
里面的房间里传来水声,酒吞立马把耳鳍立了起来,张嘴好像和里面说了什么,一会就又仿佛无事发生一般,看着茨木往他生殖裂里小心地塞那个探棒。
“里面有什么?”茨木问酒吞。
酒吞看看里面的方向,再低头看看自己的尾巴,轻轻甩尾巴。
茨木一皱眉道:“人鱼?”
过了一会荒川出来,心情似乎好了点,看了一会茨木抄的数据,就说这位鱼大爷没事,要赶他们走。
赶走他俩荒川显然长吁了一口气,不是因为酒吞身体特健康,而是因为幸好酒吞没在他工作室里发飙,且茨木也是不好惹的。荒川只想为了自己养的脆弱热带鱼的安全,赶快把这两位请回去。

之后荒川给茨木发信息:
有些事酒吞在场不方便说,他能听懂大部分人类的语言。他的名字是我弄清楚的,也算是人鱼语的直译。海里当然没酒,这是他们形容那些使人激动兴奋的东西时用的词,我就用酒代替了。
他还告诉我他是大江山湾的王,是统治地位的人鱼,其实我建议你尽量让他留在海里而不是养在家里。
还有绝对不要试图让他穿女装,扮美人鱼,他会非常愤怒。曾经有工作人员因为这个被他溺死在了水池里。
而我从未做过伤害人鱼的事情,我对珍稀水产的保护意识你应该清楚。
但不瞒你说,当初交易市场被你捣毁时,酒吞被你带走,其实还有一条在我这儿,他和酒吞刚才一直在聊天你应该发现了。他因为之前在海边和人类的一些问题,现在还很抗拒入海,如果哪天他想要——我知道你住在大江山湾旁边,入海很方便。我希望能把他带去你那儿。
总之日后再见。

评论(9)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