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人淡如菊的菊菊

我胖虎今天就是要发刀

如果酒吞退治后是完全失忆了,而且他本人也隐约感觉自己身上发生过什么,自己的记忆不完整。这时候茨木冒出来和他叽里呱啦嚎了一通,大概就是挚友我想死你啦!听说出事了我就回来了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酒吞内心:你谁?估计是以前的熟人吧。
酒吞表面:啊…嗯,本大爷没事。
酒吞实际:脖子已经断了现在头只是安放在脖子断口被衣服铠甲包裹着不会掉。
于是酒吞就通过观察茨木的言行表达大概推测自己要干什么,自己以前是怎么当鬼王的,感觉挺累的。而茨木当他还是以前的酒吞实力强大精力充沛。
后来酒吞有天摘下自己的护脖,发现脖子上的伤口非但没有愈合反而已经开始腐烂了。而且茨木有时会因为激动、生气、处理小妖而放出妖力,以茨木的妖力为参考的话,酒吞已经明显感到自己的妖力丧失了很多很多了。
酒吞有天照常坐在宝座上听小妖汇报,旁边站着茨木。酒吞突然觉得很累,觉得自己都这个样子了,为什么还要干这种无聊的事。当天晚上酒吞就从大江山消失了。茨木紧张得要命,酒吞灌醉了他醒来之后自己跑了。茨木赶紧去找他。
茨木其实全部知道,酒吞妖力殆尽,酒吞其实不记得他,酒吞的伤口愈发恶化。他茨木一直在派各路小妖精怪搜寻可以治疗酒吞的药材,有时半夜偷偷溜出去杀怪夺药,但无一例外都没有效果。
但至少要把现在的酒吞护好。结果现在非但没能治好他,还让他跑了。
酒吞跑出去过了几天很快活的日子,拿了大江山的财宝,幻化成英俊的贵公子,去往人间逍遥自在。酒吞这才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人类的生活,只要人类社会对他没有束缚。
他是如何快活的呢?每日睡到日至中天,起床让女人给他洗漱更衣,下楼沽酒点菜,吃喝过了正午太阳小些,就叫上几个男男女女陪他去湖里划船。这几个男子里有城里其他的贵公子,见酒吞英俊潇洒气度不凡,又出手阔绰,主动来结交的。有几个是楼里的漂亮男娈,能歌会舞带来取乐的。女子里有的是那些公子带来的,有的是半路跟上酒吞的,还有的便是些妓。总之下午天气好的时候,这群人就带着笛子三弦跑到湖上去玩乐了。
一直要到天黑了才回来。晚上酒吞有时跟着那些公子哥住到他们家去,骚扰他家年轻漂亮的女眷,要不就是继续睡在青楼里。

茨木在人间找到酒吞的时候,酒吞正坐在一家酒肆门口的地上。拿了壶兑了水的劣酒,一口一口无精打采地喝。身上的衣服都是粗劣的农家手织布,染得不好,看上去脏兮兮的。
“茨木,人间没意思,我们去当山贼、妖怪,占山为王吧。”酒吞说。
茨木蹲下去抱他,要把他带回大江山。
“轻点,我头晕,就像感觉要掉了似的……喝太多了。”
酒吞最后的日子是在大江山度过的,他不怎么活动,整天躺在朝阳的地方,茨木拿什么来他就吃什么。有时把头枕在茨木大腿上,就这么睡一天,茨木也就一整天都不会动。
到了最后酒吞说不出话了,估计是声带彻底腐朽了。有天他照样躺在茨木旁边晒太阳,突然睁大眼睛看着茨木,茨木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小心地把他抱起来。但酒吞只是这么看着他,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茨木知道酒吞最后一定是想起他来了。

评论(5)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