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人淡如菊的菊菊

存脑洞

就想写在金黄的沙漠里,公路的尽头却是碧蓝的大海,开着机车的酒吞和人形兵器茨木在公路上交火对射,后面跟着的军警大队警报声喧天。

打得热火朝天酒吞的头盔坏掉被酒吞摘了扔了,人形兵器茨木看到他的脸立刻停火,乖乖停了下来。40多岁一事无成的小镇咸鱼警察酒吞莫名其妙就拦截了这个世界最高科技人形兵器。

热爱机械但一生咸鱼的酒吞不要奖励,但向军方提出想去首都机械。军方同意了,把茨木搬回去的时候也把他接了过去旅游一周。

酒吞白天到处看高科技机械看博物馆快乐得不得了,可惜自己年轻没出息,不然肯定研究这个。

晚上他在军方大楼的博物馆蹲到很晚仔细欣赏,突然发觉身后有人,一看是那个被自己拦截的人形兵器,茨木。
酒吞开始紧张,这家伙看起来又是逃出来的,不要是来报仇的,据说科技最高的机械已经有些人类的思考逻辑了。

茨木却走过来,缓缓张开双臂,想要拥抱他,酒吞纠结了一会,还是走过去小心地抱了他一下。

这个场景正好被人看到了。是一个代号阎魔的高管。她问酒吞,愿不愿意留在这里工作,不回那个小镇了。
酒吞当然特别乐意。但他不懂为什么,阎魔就说,为了你也为了茨木。酒吞一头雾水。

酒吞开始留下来学习机械,不得不说他是天才,各种东西上手极快。而且来当他老师的居然是茨木。茨木不怎么会说话,但他会给酒吞一遍遍演示,手把手教酒吞拼接各种东西,把重要的理论知识整理给他看。

茨木真的很像人,有次酒吞在自己学习时,茨木坐到了他旁边,把头搁到了他的肩膀上,还闭上了眼睛——明明他用不着睡觉。酒吞觉得这家伙真好玩。

酒吞学得飞快,一年半就学得差不多能在队伍里帮忙了。茨木还在酒吞面前拆解自己,给他看自己的构造。

酒吞问,你的身体不是最高军事机密吗怎么给我看?茨木说,我是你造的。酒吞说,啥?我造的?你系统出bug了吧?茨木说,等你能把我全部拆开来,再装起来,你就知道了。

酒吞觉得很神奇,更加努力地钻研,有茨木帮忙真的很方便。

终于有一天,酒吞的技术学到了顶尖,他有自信能把茨木装回去了,就把茨木头的部分拆了开来,发现里面有人类大脑储存记忆的那部分,那块受到了极好的保护,拿最先进的大炮都不一定轰得开。在那块保护层上酒吞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还有一句话:wake up then see me.
“酒吞,吾醒了,你醒了吗?”被拆解的茨木突然发出了声音。

“不,我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是我造的你?我四十年生命一直呆在小镇里。”
茨木那句话似乎是他存储好自动播放的,现在他又没法回答了。

酒吞满心复杂情绪地把茨木装了回去,但没有启动他,他跑去问阎魔,当初究竟是为什么要把他留在这里。阎魔说,都说是为了茨木能正常运转并为军队服务。阎魔还说有些事她签署了协议不能说,但能把协议给酒吞看。

协议上有几个条款:1、甲方把所有研制出的机器人及其技术捐给乙方。2、乙方永远不得销毁机器人“茨木”。3、乙方负责消除甲方的记忆并保障甲方过上平静安定的生活,向所有人包括甲方,保密甲方的记忆。

甲方签名是酒吞,乙方是军队。

“茨木是这批捐赠的机器人里制作最精良的了,军方改良了他并投入了实用。我们可没违反规定。”
酒吞一把撕掉了协议拍在桌上,说:“给我讲,到底发生了什么?”
阎魔把碎纸塞给酒吞,叫他拿着回去找茨木讲,没人比茨木更清楚。

酒吞回去把茨木开了出来,茨木看见酒吞手里的碎纸,知道协议解除了。他告诉酒吞,酒吞本来就是搞机械这方面的人才,他和一个叫茨木的人类是恋人关系,但是酒吞帮军方研制的杀伤性机器人因为故障追杀了茨木,茨木和它搏斗许久把它击毁但还是被它重伤,酒吞回家时茨木已经奄奄一息了。

酒吞想尽办法救他但茨木还是死了。酒吞再也不想碰机器人了,但他得知茨木的大脑没损伤,突然觉得说不定可以救他。

他把茨木的记忆人格部分大脑移植给了机器,但由于技术不行,始终无法使那块大脑正常运作,茨木一直是一个只能听命令的机器人。军队又催着要成果,万念俱焚的酒吞决定损毁自己的记忆,彻底离开这个伤心地。

他让军队损毁记忆前,叫他们把失去记忆行尸走肉的他送到那个海边的小镇,他曾经和茨木在那里度假玩耍和啪,茨木若有灵魂,他们肯定会在那里相遇。

然后所有的机器人被送到了军队,获得了酒吞捐出的技术,军队继续研究,把茨木改造成了杀伤性武器。但在不断的系统升级中,机械逐渐能读取那块来自人类茨木的大脑。他对酒吞的记忆苏醒了。他醒来,却没能见到酒吞,茨木就朝着记忆中那个海边小镇的方向寻找。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