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工科农业司机

【茨酒】照顾 (1)

abo 日常向

努力更吧

—————————————————

“打他!”
“剪他衣服!”
“哈哈哈哈哈他哭了!”

“呜啊啊啊!”

“别闹了!”
孤儿院的阿姨突然出现,大喝了一声,几个小孩全部都从地上的扭打中起身站好,排成一排。只有一个还在嘤嘤哭着,哆哆嗦嗦地从地上爬起来,吃力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裤子。

“你们又打架。”阿姨走过去,每人头顶一巴掌,连挨打的那个都没有放过,几个小孩马上安静乖巧得不吭一声。

一个陌生的红发的青年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看完了整个过程,阿姨还在训斥,几个小孩抬起头偷偷地看他。

这里是孤儿院,来这里的成年人,不是来捐款的就是来领养的,这个红发的年轻人很有可能是他们其中一个未来的家人。

“对不起啊,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就是喜欢吵闹,您别见怪,说他们几句,下次就会改好的。”阿姨转过身去和年轻人说话。
年轻人却张口就问:“茨木是哪个?”

刚刚被摁着打的小孩猛然抬起了头,瞬间对上了男人的一双紫色瞳孔,愣了愣才支支吾吾地说:“我……是我。”

“看起来确实挺像O的。”年轻人转头对阿姨说。

“可不是吗,茨木又听话又脾气好,偶尔也会被其他小孩子欺负。性格测试说他分化成O的概率大于50%,我看嘛几乎是100%。”

“听话脾气好?”年轻人走上前去,站在茨木跟前,茨木本来和他对视,等他走近后才把眼神放下,茨木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表情。

那个人把手放在茨木头上,揉揉他乱糟糟的头发,“我觉得他看起来不算太老实,但聪明点好教育。”“哎您说的是。”



男人要花近十万块把茨木从孤儿院里带了出来,一个大概率的O总是值很多钱,没有谁会把一个潜在的O免费送人。他带来一个箱子,正搁在后头办公室的桌上,里面装着现金。

男人坐在孤儿院办公室里签办手续,茨木坐在一旁沙发里一声不响的等着。他看向那个即将成为他名义上家人的男人,个高,黑色的T恤下肌肉线条潜伏,随着他的动作舒张紧绷,半长不长的红发拿了根黑皮筋随便扎起来省事。他修长的双腿在略微紧绷的裤子里显得长且有力,茨木觉得自己要是惹了他,这个男人绝对能一脚把他踢出去十几米。

想到这儿茨木并紧了双腿,把手放在膝盖上,少的可怜的一点物品拿塑料袋装好放在脚边,动都不敢动。

过了一会那边传来纸张翻动的声音,感谢声,告别声,茨木突然难以相信自己真的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走。”男人走过来拉起他的手,把他牵出去,茨木觉得这一切都太突然,但他也不想回头。

他跟着男人走向停在门口的一辆轿车,男人把他放在后座上拿个安全带扣好,自己开车离去,扭开音箱,里面一个女歌手在唱古典的歌。




“房间在那里,厕所是那儿。厨房没允许不准进,放餐桌上的食物都能吃。”男人站在家里,把几个房间指给茨木看。茨木看着他的眼睛点头。

“衣服自己洗,后阳台有洗衣机,说明书在茶几抽屉里。我不在的话吃饭自己叫外卖,钱在玄关鞋柜抽屉里,外卖电话在餐桌玻璃下压着。”

男人说到这儿自己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书柜里有教烧饭的书,高兴学就学,学不会拉倒。”

茨木猜出来这个男人工作应该很忙,不会整天和他相处。

“我……叫你什么?”茨木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叫我酒吞,我的名字就是酒吞。”酒吞把领养茨木的各种东西收拾好了坐在沙发里,看见茨木还拎着个塑料袋还站在玄关不知所措,招手叫他过来。

“你以后基本上是个Omega,所以把你领回来,不是要让你分化后当我老婆,是要你来干活的,明白?干活,然后有饭吃、有地方住,就这样。”

“要我做什么?”茨木小心翼翼地问。

酒吞看起来很是纠结。他摸了摸口袋,因为要去孤儿院所以香烟放车里了,然后又忘记带上来。他已经把打火机拿出来了,只好反复地拨弄翻盖。

“听着,本大爷是Omega。”
茨木听了这话一愣,虽说这个男人看起来五官精致皮肤也白,但举手投足的气质都透露着Alpha的傲气和压迫感,更别说透过衣服线条能看到的肌肉起伏,以至于孤儿院的人都自动觉得他是Alpha了。

“Omega会有很多麻烦,你应该知道一些,我要你来干活主要就是对付这些麻烦。你要时刻关注家里还有多少抑制剂,你每次出门都要在身上带两支,无论我在不在你附近。”

酒吞的表情突然凶狠起来,茨木不禁被他吓得后退,但酒吞把他拉过来继续讲,“如果在家以外的地方闻到我信息素不对,就立刻悄悄告诉我,把抑制剂交给我。如果在家里碰到这种情况,就把我锁在我卧室里,把家里所有门窗关紧。”

酒吞说完掐着额角,他其实希望有人能在他熬过地狱般的那段时间后帮他端杯温水来,拿块毛巾给他擦汗,把门窗关紧锁好以免有人闻到气味闯入,或者他自己控制不住出去找A。但这种理想太难实现,尤其是酒吞绝不能接受自己居于某个A或者B之下,这注定要他自己解决难堪的问题。

现在只能期望这个茨木能赶紧学会干事然后帮他解决一些麻烦。

“明白?”酒吞问。

茨木点点头,说:“就是要照顾你。”

酒吞听到“照顾”眉头一紧,但也没去纠正。

“另外,如果有人在外面问起你,你和我什么关系,你就说你是我未来的老婆,然后如果哪天我的信息素被人闻到,你就假装那是你的,懂了?”

“可你是……”
“本大爷知道!别烦,要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茨木噤了声。酒吞从沙发里站起来,拎起茨木的东西拿进茨木自己的房间。茨木跟着他过去。

“你睡这儿,自己洗澡刷牙。对了,最后再跟你强调,你是来干活的,一切是劳动所得,别指望谁照顾你。想要有东西吃,不想流浪,想上学,就要听我的话干事。”
茨木很明白自己的任务了,乖乖点头。

“还有,未来你分化成了O以后,就会变得很麻烦,到时候我会安排一个A来标记你,然后杀了那个A,你不愿意的话我就会杀了你,因为你跟了我那么久知道太多,放你走对我不利。”酒吞看见茨木瞬间打了一个寒颤。

“你现在反悔的话我就送你回孤儿院。我不想要一个有二心的人在我附近。”

茨木低垂着眼睛看着地板,小声地说:“……我不想回去,我听你的。”

“那行吧,睡觉去。”
酒吞的手动了动,他显然想去摸摸茨木的头,茨木也等着酒吞把手放到自己头上。酒吞却停住了,露出个有些厌弃自己的表情,朝茨木挥了挥手就回自己房间了。



评论(21)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