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目前茨酒only/头像@人淡如菊的艿艿

【茨酒】脑洞五号仓

13、
茨酒明星pa的话,茨木是那种目中无人演技凑活,全靠脸吃饭的;酒吞是演技贼好但黑料无数,绯闻不断还艹粉的那种……都混gay圈都是攻,两个拔diao无情的大坏蛋。然后人们老拿他俩相互比较谁更恶劣,希望俩大坏蛋演对手戏或者商业互怼两败俱伤。没人知道他俩私交过命,私下见面就互宠互爱你侬我侬。只对你好,纵容你对别人坏,因为你也只要对我好就够了。狗仔都被暴打封口了,两个大坏蛋。

然后这俩还真的一起接了一部戏,外界激动万分,因为这部电影是讲男主追一个花心受的bl故事,外界就开始猜茨和吞谁演男主谁演花心受,两人会不会在片场互相看不顺眼怼起来啥的。然后粉丝团的jc和cj已经掐起来了,演员名单出来茨演男主,吞演花心受,粉丝圈净是jc被官方打脸的载歌载舞景象。然后大家开始担心两人见面,见面时吞没怎么样,茨看起来对吞很不顺眼的样子(装的)。
后来拍电影了。海报是吞一脸冷漠地帮茨系领带,茨一脸迷恋地低头看他。电影开头就是散发吞头发披在单肩,用手作开枪姿势,开完枪就一笑回头就走。据观众称,只要听到电影院里有一群迷妹的在尖叫就知道在放这部电影了。
电影中两人感情极其曲折,茨演的男主百追不得,吞演的美受百撩不嫁还去和别人搞。有次男主终于搞到了花心受,那场床戏要求演员茨把演员吞摸个遍还要变成打戏,因为剧中两人打起来了。结局是男主终于知道花心受真爱他然后修成正果。
电影期间大家都很关心两个恶棍演员的相处情况,班子里表示两人相处正常就是一同酗酒让大家都很头疼。
演完男主向花心受求婚的场景后,茨也给了吞一个钻戒要他带。吞看着那个巨大的粉钻一脸嫌弃,茨看出酒吞不喜欢那个钻石,就说只有这样昂贵的珠宝才能配得上酒吞。酒吞把钻石掰下来放回盒子里,把那个指环给带上了。
茨激动得抱着吞直蹦。

加段相处细节:

因为艹粉的事,茨和吞有些不愉快然后开始冷战,吞先大发脾气的。茨很难受,觉得算了不想管了只要不和酒吞冷战怎样都好。但酒吞完全不理他,他说了在茨木走之前不会和茨讲话的。

茨忍不住想和他说话就去道歉,吞依旧不理他。然后茨没办法,就很寂寞地在家里呆着等酒吞主动解除禁令,他已经不管谁对谁错了,只要能和他讲话怎样都好。

酒吞虽然不说话,但也没有离开家,在茨木回来的这几天推掉了事情呆在两人的家里。然后酒吞突然发现家里鸡蛋没了,也懒得找助手,就自己化个妆带个假发出去买。

茨看他走了紧张死了,但酒吞就拿了点零钱也不像出远门的样子,茨就在家里干着急。

然后吞顺利地买了鸡蛋回来,走到门前想起来茨的那个落寞样感觉有点可怜,一时忍不住微笑起来,走到门前想起来在冷战,又强行把笑憋了回去。

他本希望茨再主动点,把冷战打破,干一炮啥事都没有了,结果那家伙还挺配合他冷战的。

吞好不容易把笑意全部收住了就去开门。

茨在里面听见了开门声,立马笑容全开,特开心地大喊一声挚友!

门后却是酒吞冷若冰霜的表情,茨突然想起还在冷战,表情一下凋零了,恢复了无精打采的样子。心里想着好歹酒吞还留在这里,再惹他生气不要拿东西走了,就不敢和他说话了。

酒吞真的被他逗笑了,再说了,进门看见茨木笑得那么开心心情大好。于是把鸡蛋放下,脱了鞋子走进去,走去茨木身边。茨木一抬头就见到酒吞也在笑。茨木无法无天,唯有面对酒吞小心翼翼。但酒吞一向我行我素。他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也完全相信茨木会支持他。

他想要现在和茨木解除冷战就解除,他上去把茨木那么大个人抱了满怀,然后松开他,保持着微笑的嘴角就回了房间。茨木愣了两秒,赶紧爬起来追上去。


14、

人类吞的父亲贼混,然后不喜欢这个儿子就基本不管,上高中的吞即将面临没钱付学杂费的困境。心想无论如何都要赚钱,就问同班同情况的男生是怎么解决的,那人就带他去酒吧,说这里有些老板找干儿子,被领做干儿子了就有钱花了。吞觉得很坑,不想这么干,那小子说,你不愿意就算了,但酒吧都到了,你得请我喝杯酒,毕竟我给你讲了一路我的事,你还得保密。酒吞同意了,一进酒吧完蛋。被一群串通好的捏着鼻子灌媚汤。
差不多让千年老妖怪茨木爸爸登场了……
茨进来一看这不是小挚友吗!怒气值upupup。别人看他一身好行头以为是老板来找娈|||童的,就问他要不要。茨木怕误伤小挚友不敢出手,就决定先和他们把吞赎回来,回去安顿好了再来收拾这帮人。
吞回去被茨喂了药让他休息了,茨撸起袖子出门干架。
第二天吞一起床就看见昨晚最后见到的这个男人,腰酸背痛头疼,以为自己已经被上过了。茨说,我供你!你和我住!吞破罐子破摔答应了。茨想上他但看他还小可能受不住。
然后茨每天开着超级拉风的黑紫色贴葫芦花纹跑车来校门口迎接挚友放学。吞恶寒地坐上去和他回家。两人相处愉快,茨只是动手动脚没真做什么,吞觉得还能忍。在茨家比在自家舒坦多了。
后来这事给吞的混账爹知道了,他爹把吞从学校拖回家里打,然后放学茨没接到吞就在门口等。吞爹想要问茨把包他儿子的钱要到手就来校园口蹲茨,茨知道后一把把吞爹扔进车里开回自家暴打,还拿出酒吞的语音录音证据他爹虐待他。茨说,你刚找到工作吧?你工作的地方的老板叫阎魔是我朋友,地方法官绰号判官也是我朋友,知名新闻记者那个叫青行灯的你知道吧?我朋友。他们能让你失去工作恶名远扬说不定还能坐牢,而我能在这儿把你直接打死。滚!
吞爹吓得跑了,一出门看见吞就在门口准备敲门,吞趁父亲走了就逃出家门来投奔茨。吞爹看了眼吞,跑了,吞跑上去给茨一个拥抱。
茨带吞去了首冢大明神,告诉吞他其实是鬼王转世,茨是他的下属。吞觉得原来你对我这么好和我没关系是因为那个鬼王啊,很受打击。回去的时候一个人走在前面,一转身没了。茨吓坏了,大半夜的孩子丢了!到处找,后来下了大雨,终于在一个狭窄的躲雨处找到了吞。把大衣当伞给他,走着走着茨蹲下来抱着吞的腿开始哭,说什么好多次都没能保护你。吞用手撑着大衣给两人遮雨,说算了算了,我们回家吧。
茨把吞这段来首冢大明神的记忆拜托青行灯洗掉了。
后来吞成年后开始和茨滚床单,有天滚着滚着突然说,我记得你是妖怪?感觉很真实又像是梦里见过。茨就化了妖怪原型。吞说,看起来还不错,来吧就这么上我。
“卧槽你恢复原型为什么那里变得更大了!”



15、
老早一个魔物吞的脑洞续写,外乡茨跑来小山村买一鬼屋居住,在屋子顶楼一个难以察觉的阁楼里发现了魔物吞。一眼看去:好美!吞就利用了人类茨的这个情绪操控他发情艹自己,茨干得爽翻的时候,吞和他说帮自己解开封印,茨就解开了。封印一解除,吞把茨一踹就跑了,小茨木还硬着吞突然撤穴走了,留了茨坐在地上一脸懵逼。后来茨在山村酒吧里又遇见了吞,奇怪吞这个魔物怎么还没被人类消灭,但其实上次日吞日到一半,处男茨还是很惦记他对他有感觉的。吞就告诉他自己能操控人类情感,勾起他们的欲望。吞展示给茨看,又操控了茨,茨被操控后突然站起在酒吧里摔杯子吹吞强吹吞美,大家以为茨木神经病了。茨吹完后又一脸懵逼。吞说,你小子崇拜我?我猜你因为这个长相所以一直被人类讨厌,然后就自以为和恶魔一道,然后就会来崇拜我的强大吧?猜中了。
吞觉得这人好玩,但是他刚获自由还是到处出去游玩,走了。
几年后茨又见到他,这回魔物吞被人抓住了,眼睛都被划瞎了。没了眼睛,魔物吞就无法得知人类的意识也无法操控人类了。现在被关在笼子里作为巫师炼药的素材等着拍卖。茨看到赶紧给他买了回去。
吞:没了眼睛,我连你在想什么都不知道了。
茨:没关系,日后你会知道的。
就带他回家了。


16、

abo注意

黑道大佬吞得知自己是O后,决定培养一个O照顾自己,就去孤儿院找人,见到个茨木小时候软萌软萌可爱极了心想长大了肯定是个O,吞就把茨领回去带着了。教他读书写字做人打架黑道经商常识。因为是为了让他照顾自己的,也教了他很多O的知识。茨木:吾就是为了照顾和辅佐酒吞大人而存在的!
吞在道内算是一霸,道内都因为他的强势以为他是A,没人猜吞是O。而且公司里每年过年都有A王争霸赛,一群A上台打群架,最后站着的那个有资格获得一个O。酒吞为了稳固地位每年去打,为了不被一群A的信息素影响,每次给自己打O的抑制剂。在抑制剂的副作用下,吞还是蝉联冠军,老大地位无人能撼。
后来茨分化成A了吞就开始不好了。他又不想整天打抑制剂,又从没想过要被标记,又没法茨赶走因为毕竟从小带大的有感情。
茨A了以后就保护欲爆炸,见到吞就用A特有的保护O不受影响的信息素包裹他,有了这层信息素,吞可以减少抑制剂的用量了。所以吞特别喜欢到茨附近睡午觉,舒坦。

后来……不太记得了,老早的脑洞了……

大概就是茨向吞告白说难以想象哪天你从了哪个A,他肯定不会有我这样清楚怎么对待O,他也肯定不懂怎么照你喜欢的方式帮你解决发情期,也不会知道干完你之后要怎么帮你按摩宫口缓解被结撑开的疼痛。茨就说着这些特别科学黄暴的语句告白……
吞觉得挺有道理的,但他也担心被标记后会对自己的A言听计从失去判断力,这时候茨想对他做什么都行了。要不要信任他是个终身大事。吞冷静地想了三天,决定信任他吧。
被标记,向公司公开自己是O,然后说二把手茨是他的A。
后来茨为了让吞不至于太过劳累,会帮他接管公司。虽然茨是A吞是O,大家私下里还是叫茨“大嫂”、“帮主夫人”。
年会的A王争霸赛上,茨上去虐人,吞在下面笑着看戏。下属怂恿吞去和茨切磋,吞说我不和他打。每年反正吞和茨轮着上。不用抑制剂的吞打起A来更加牛逼了。

补充:

话说在标记之前两人就已经做过了,那阵子他们在海上运枪支,船被警察拦了要查,吞他们当然不给查。于是双方在僵持着。

时间一拖就是两个月。吞一向用抑制剂很猛,这样就不太够。茨说他带了两支备用的,可以再拖一段时间,但再不解决还是不够。

一直拖到最后,抑制剂、粮食、水都要不够了。他们可能要弃船。吞突然那啥来临,完全没办法,叫茨速战速决。茨又急又没办法,他从来没日///过O。吞已经面色发红,香味越来越重,他急了,叫你自己看一些关于A的书籍你难道没看?!

茨说:当然看了!

吞:别磨蹭了给我快点!去浴室解决!把排气扇用衣服堵住,给我快点做完快点she!

其实他们一A一O共处多年,还是第一///次做。

都紧张得要死,但吞因为在fa///qing期所以无师自通,各种花样逼茨木快she。结果雏茨坚持不了多久就出来了。

匆匆处理了就分开出门应对船上的事务了。


第二次是吞喝多了,正好在度假没啥人在附近,fa///qing了懒得打药,就叫茨木来解决,一边吐槽他上次在船里太快了是不是早x。茨木听了以为酒吞是在因为上次的快而不满,这次就非常努力玩命地x。直接x到吞求饶了。

然后乖乖地挨骂帮他按摩。

吞的确喝多了,第二天假装无事发生过。但下次再也不敢让茨木帮忙解决了。


第三次就是标记的时候。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