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工科农业司机

【茨酒】在前方

平行宇宙梗
——————————————————

问:你们什么时候会觉得有平行宇宙?

匿名回答:
经常碰到,楼上说的那些情况我很多都遇见过类似的。比如说小时候记得已经吃光的零食,过了两天回去看又莫名其妙多了两个。网购买的酒早就喝完了,突然又寄来一瓶,连快递单号都和当初那瓶一样。上课听见一模一样的课就再听一遍当是复习。
反正没什么坏事也懒得去想。
但最玄乎的还是一个大活人,我看见你们说的都是些小事情小玩意之类的,没提到过有活人的。我遇到过一个人让我总觉得这家伙是你们说的那平行宇宙里过来的。
最早记得他是在国小,我记得一二年级班里有这么号人,但毕业照片里又没这个人,就很奇怪。我记得那小孩是白发,开学我就因为有人嘲笑他去帮他打架所以我对他印象很深刻。但问了几个小学的同学他们都不记得有这么个人,估计是三年级转学了,大家都年纪小记不住,大了就忘了。他们只记得嘲笑我红发被我打过。
我几乎要相信这人是转学了,所以没人记得,但有天我正要出门,我妈突然来了一句:“小心点啊!外头车多。”
就这么一句,我突然就想起来那个同学去哪了。他早就被车撞死了。我突然想起来了他是在二年级和我出去玩的时候,过马路被车撞死的,那时那车贴着我过去,我没事,眼看着他被撞飞,当时趴在他一旁哭了好久。这么大的事咋就忘了?
然后我再去问那帮同学和班主任,我一开始只是形容这个人,他们完全不记得,但我一提他被车撞死了,他们居然一个个都想起来了。还有人很详细地跟我讲了当时的情况,说是刚放学,我俩冲出去后他被车撞了,国语老师把他送医院,数学老师把我送回家,我当时哭得一塌糊涂要跟他去医院但没去成。然后当天半夜医院就说他死了。
还有个当时跟着我俩冲出校门的同学回忆起来,说那车本来是要撞到我身上的,结果我被那人推开,他救了我一命。
我知道了就很奇怪,这么大事怎么就忘了呢?这帮同学老师也是听我提了才想起来的,实在诡异。
但这还没结束,我去小学找了这人的档案,发现他特么不就是我初中同学吗!我还和他打过球!名字都一样!敢情这小兔崽子不但没死还上了初中假装不认得我,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和我一样,忘了。
但不知怎么的小学的所有人都咬定他已经被撞死了,他们有些甚至还记得去参加过他的葬礼。
但我记得初中我和他关系很好,勾肩搭背的那种,他一直认我大哥。然后上了高中,他突然要去美国,和我告别,那告别还肉麻得要死,所以我记得很清楚。我俩一起吃了一顿饭再打了场球就分开了。他说到了那边会用新号码给我打越洋,但是我一直没等到。过了很久有人从美国寄来双名牌球鞋送我,我估计是他寄的,因为美国那儿除了他,我和我家人也没有认识的人,但他一直没联系我我也不知道他啥意思。寄件人地址我在网上查了根本没这个地方,不知道他瞎填一个地址是什么意思,可能是不想和我联系。

可后来我突然想起一件毛骨悚然的事,我记得高中开学前的那个暑假,就是他飞美国的那个暑假,有个飞机失踪案,飞机上几百号人据说现在都没找到,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我也没在意。后来我脑子一热去搜了一下失踪者名单,真的有他。
我记得查到这事我一整天都浑身发凉,那双鞋我穿了好多年打了无数场球早穿烂了,我没扔就放家里,打电话让我妈找找,她说没这双鞋。我问她是不是她或者爸扔了,结果他俩完全不记得有这么双鞋。我清清楚楚记得我收到鞋还拿着去问他们是不是在美国有亲戚,他们还叫我这么贵的鞋要好好保存,我妈还帮我擦过好多次鞋,她的记性能记住超市十几种菜几年的价格走向,怎么会记不得这么贵一双鞋?
我紧张了一天,后来想,就算他是鬼,也没想害我,小时候帮我挡车,后来和我是好哥们还送我双好鞋,有啥好紧张的?
一个宇宙的他被撞死了,平行宇宙的他没死还和我上了初中,一个宇宙的他和飞机一起失踪了,平行宇宙的到了美国还和我保持联系,寄丢一双鞋寄到我这个他已经死了的宇宙里来了。
那看来我俩天赋异禀,自带穿梭平行宇宙的技能。我就想着说不定还能遇见他。
结果还真遇见他了。
我工作后出差,结果在酒吧里见到了他。他的样子我在初中毕业照上看过很多次,他没怎么变样。他见到我就非常开心地迎上来,就真的像好久不见的老友一般。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儿,我一点都不怕了。我和他要了不少酒,从小学扯到初中。我提起小学时的车祸,他说车祸后他右手臂不好,后来一直是左撇子,我就想起他初中的时候确实是左撇子。
他还说初中的时候我俩一起去玩水,结果船翻了我给倒扣在船下差点淹死。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仿佛在仔细打量我的神情。我猜到了,估计他那边也遇到过好几次我死了的情况。在平行宇宙里跑的不仅有他。
我仔细回忆,我慢慢想起来了,那是个夏天,我们偷偷解了岸边的船,划到湖中,我们跳下水,看谁能最快回船,那船的单侧被我俩一压就翻了,他被我踹开我被船倒扣在水面上,当时呛了水差点淹死在船下。
他盯着我说完我的回忆,他看起来松了一口气。其实我是当场想起来的,之前一直不知道。
我决定和他坦白,告诉了他,我记得他已经死了两次了。他愣了愣,说,原来吾也如此!挚友你其实已经死了八次了!
那晚我和他一边扯对方的死相一边笑,主要是听他讲完后我自嘲。
他说他和我是天下感情最牢靠的挚友,以后不想再和我分开了。我说行。那八次死亡的记忆回来后,我想起我和他的确是生死交,我甚至和他在水下接过吻。
我们在酒吧里很亲热地聊到酒店打烊,我还有些不习惯突然冒出来一个人,他对我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但我的确和他熟悉得很快,就像认识了很久那样。
我和他在外面抽了会烟,说明天要代表公司开很重要的国际会议,得休息了。他说他就住在这个城市,可以去他家。我说酒店那儿有同事,不能让他们明早发现我彻夜未归,再说我还想多睡会,住你家得一大早跑回去烦死。
他送我回酒店,互相留了号码,临走时他上前来和我使劲拥抱我也没拒绝。
他说我俩经常会有一个失踪,但没事,已经有过十次了,失踪了也能在未来再见到。我说我自己肯定没事,好几次差点死了都是因为你这小子莽撞。他笑着和我告别,那晚我俩真的很开心。
第二天开完会我给他打电话,发现那个号码是空号。

评论(9)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