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工科农业司机

【茨酒】龙骨汤

人茨x龙吞
脑洞一不小心写多
—————————————————
“阿婆,快给我喝吧……”
“马上就熬好了,乖孩子,再等一会。”

昏暗的木屋里,茨木看着阿婆在炉子边熬龙骨汤,外面寒风呼啸,有些松动的大门却一动不动,估计又被雪埋了。

“阿婆……好痛……”

“马上好了马上好了,熬好了就能喝了。还有一会,再等一会。”

茨木发出了一声呻吟,他疼得不得动弹。

“马上好了。”阿婆说道。

许久,茨木觉得自己快昏过去了,阿婆终于把药汤端了过来。她拿个小勺,把汤吹凉了喂进茨木嘴里。

“辣。”茨木喝完第一口说道,像火一样。

“喝吧喝吧,喝完病就好了。”阿婆说道。

茨木慢慢喝下了,阿婆扶着他的脑袋,让他再躺回床上休息。
茨木一定要看一眼熬汤用的龙骨,阿婆从锅里拣出来,是一小截带着红色血丝的略扁的骨。可能是肋骨尖,价值千金。

茨木的病渐渐好了,他开始能自己拿东西吃,下床走路,天气好的时候出门透气,直到能帮忙干活。
他的额角一直痒,多日后长出了两个红色的小犄角。
“像小龙一样。”阿婆说,“每个喝过龙骨汤的人都会长点东西出来,有的人的会在身体其他不方便的地方冒出来,只好锯掉,茨木还挺幸运的。”
茨木摸摸自己的角,也不知道它们会长多大。

生产龙骨的龙其实就在他们身边。
镇子中心是个超大型地陷式铁笼,陷进地下的笼子里有条龙,笼子上端是铁制的栏格,栏格上蒙了黑布,一般看不见里面。

时不时会听到龙在咆哮,那种能从云中贯穿千里的吼声,一旦放在地上就震耳欲聋,但这里的人都习惯了。他们要从龙身上获得幸福,骨头、血、肉都能做药,龙鳞切开能作刃,加固就成盾,龙爪指甲磨成粉止血奇效,眼睛能让盲人重见光明,龙须点燃是香薰毒品,龙角传说能让人起死回生。

龙早就不肯吃东西了,每天有大量的肉被运进去,它的嘴被张开上下颚各自绑紧,食物由人从它始终张开的嘴,直接塞进它胃里。然后一旦要从它身上取骨肉血鳞爪眼须,它就会发出那样的咆哮。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茨木常常在劳作时听见那哀嚎,他摸摸自己的角,他视它作救命恩人。

“阿婆,龙它为什么会被抓起来啊?”
阿婆把捆好的稻草推开,放松一下身子,说道:
“它呀,它看中了我们镇上一个姑娘,但那个姑娘已经有心上人了。于是它一直在镇边不走,老百姓都快被它吓死了。就想把姑娘送给它算了。结果送出去,那个姑娘又自己跑回来,送出去又跑回来。一点办法都没有。后来干脆建了个地牢,把那个姑娘关进去,让地牢的门正对着镇门口,那龙看见她,自己就冲了进去。然后人从外面把门关上,就把它抓住了。”

“那个姑娘呢?”茨木问。

“不知她怎么自己挣断绳索的,反正就从地牢顶上的铁栏格里钻出来跑回家了。”

“龙送她出来的吧。”茨木飞快地说。

“什么?”阿婆没听清。

“没什么。”

龙还是隔三差五会因为被人取走身体的部分而哀嚎。据说它很强,只要吃东西,自我恢复非常快,所以是这个镇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宝。

“我长大了想去当守龙人!就是每天去喂它东西吃,给它打扫房间,照顾它的人!”十三岁的茨木宣布。

“不可能啦,你看你头上的角,龙看到喝过龙骨汤的人会发飙的。十年前有个人就是这样,那龙气得差点把铁锁挣脱了。”大人们告诉他。

“啊……”茨木好失望。
他摸摸自己的角,它们长得越来越大了,对称两根的鲜红龙骨角。暂时不影响生活也就不想锯掉,再说了这角长得这么久,早和茨木神经打通了,锯了可能会痛死。

茨木一直听那龙时不时的哀嚎。

茨木十八岁的时候,阿婆送了他一把龙鳞磨的匕首,红色的透明鳞片坚硬地像宝石,茨木用它削什么都像削泥一样轻松。这一年他的角终于不长了,两个红色珊瑚一样的角匀称美丽。它们增生的面甲长在茨木脸颊两侧,倒还有些修容的作用,让他看起来更加英俊。

“太帅气了,以前我还发誓,绝对不会嫁给喝过龙骨汤的人,因为他们长出来的骨头太丑了。但,茨木和他的角实在是太帅了。”
村里的姑娘们这么评价。
她们在地牢旁边嗑着瓜子聊着天,地牢在镇中心,四周是小摊小贩,镇里官方卖龙产品的店也在那儿,定价相当昂贵,进去的人多半是买药救人命。
今天阳光很好,连龙的嚎叫都听起来没那么刺耳了。


二十岁,茨木跟着大部队去了山上,远远地,他俯视镇子,地牢顶上的黑布被掀开了,可能是在打扫。他极力远视,看见一条红色的东西在里面,恐怕就是那龙,但细节实在看不清了。干完活下山的时候黑布已经被蒙上了。

“哎呦!”队里一个人突然脚滑,脚腕一下崴了。
“没事吧!”同伴问道,他们去把他扶着。
“哎哟哟哟哟!疼死我了!”那个人单脚站着,看样子是没法走路了。
“算了,背他下去吧。”队里有人提议。
茨木默不作声地上去,用他有力的脊背把伤员背了起来。
“好小伙子!”其他人夸道。

他们继续下山。
那个人在茨木背上,开始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小伙子几岁了结没结婚啊?我朋友家有个姑娘,有空给你介绍介绍。”
“那就麻烦您了。”
“小伙子你喝过龙骨汤吧?怪不得力气和龙一样大。”
“小时候身体弱,惭愧。”

那个男人不能走路无聊得很,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别的人讲话。

“对了!差点忘了这事,你们今晚谁有空?我今晚去不了龙那边了,本来要去帮忙的。”
“龙?今晚什么事?”茨木问。
“就是换铁链啊,每个月这个时候那龙会变弱变小,变小了就会从原来的大铁链里出来,所以要在一旁守着,一变小就拿小号的铐子给它拷上。所以你们谁今晚能替我去啊!我这烂腿,哎呦……”
“哈哈哈谁高兴啊!山上跑了一天累得要命,打了这么多猎物,都想回家和老婆孩子亲热呢吧!”
“那只好没成家的去啦!小伙子!你叫啥名啊?我回去告诉那边叫你替我行不?”
“喝过龙骨汤也行吗?龙不会发疯?”
“行的!那时候龙没啥力气,管不着你。”


朔月之夜,一伙强壮男子组成的队伍在地牢门口守着,打算等异变差不多结束,就进去换链子。

“小子,一会捂好口鼻,别吐了。”
“我知道了。”茨木说道。一走近门口他就闻到血腥味,不见阳光导致的酸味,食物残渣和没处理干净的排泄物发酵的怪味。不禁胃中泛酸。

“开始了!”前头的男人喊道。只听见龙奇怪地咕噜了几声,身体扭动起来,爪子抠挖地面的刺耳声音在黑暗中回响。原本身上的铁链铛铛作响,被拴住的翅膀颤抖着,刺破翼膜的铁环在骨头上摇动。

“等它开始变小就冲进去。”领头的说道。
事先理好的小号铁链被分发到每个人手里,茨木一看,这个铐子仿佛是人类适用的大小。

“走!”队长用钥匙打开了铁门,队伍分两路包围了不停缩小的龙。眼睛习惯了黑暗的人们能看清龙的位置,队长看时机已到,立马跳到龙背上,把它死死地压在地上,其他男人蜂拥而上,立马摁住四肢翅膀。
茨木也扑上去摁住它右前肢。它的尾巴和翅膀逐渐消失了,力气渐失,趴在地上不动了。
一帮人不慌不忙地给它戴上铐子,茨木给它右臂带铐,它突然抬起了头,茨木看见它紫色的单眼闪闪发光,竖瞳煞气凌人,恐怕是闻到了龙骨汤的味道想要发飙。前两天听说有个盲人吃了龙眼,好了。它现在只有一只眼睛。
队长见状一把将它的头摁在地上。

几十个铐子铐完检查好,男人们站起来松了一口气,嚷嚷着要回家见老婆。队长殿后把门锁了。

出去后外头的雪又下了起来,茨木从怀里掏出一铁盒酒,喝着暖身。其他汉子们冷得搓手搓脸。

“给,暖暖。”茨木说。
那盒酒被传给每个人,大家喝了暖了身子,各自回家。

等他们散了,茨木飞跑回家,他跑得寒气冻肺,口腔弥漫着血腥味。他一辈子都没有这样玩命地跑过。他回家推出藏在仓库多时的小型马车,系好马,快马加鞭地赶回到地牢。
他把马车卸下藏在地牢门洞口,骑着轻马出去追人。

他在一个个男人回家的路上找到他们,从他们身上找到锁铐的钥匙。他自己铐右臂的那把是要还给那个崴了脚的男人的,于是交给了队长。

队长是最后一个喝茨木那下了药的酒的。剩下的不多,他还没倒下。

“队长,你还好吗?”茨木齐马上前问。
“嗝,你酒……劲真大。”一歪,终于倒下了。

茨木收齐了钥匙,抽马冲回了地牢。


雪夜里,朔月无光。轻型马车里装着干粮,工具,武器和药物,用于荒野生存。马车里还有龙,茨木给它开锁时,看着它紫色闪亮的单眼说:自由了。


现在应该用“他”来称呼这条龙了。
茨木把他带到上山时看中的隐蔽山洞里安顿下来,燃了火把看他的情况。
龙他见了光难受地扭过头闭了眼。茨木想起来他很久不见光,失去的眼睛应该在慢慢新生,还是把火把拿得远远地,接着微弱的光打量他。

他现在是男人的样子,瘦骨嶙峋。皮肤东少一块西少一块,结了痂,可能是被拔掉龙鳞的位置。肋骨附近血迹斑斑。

他身上很脏,头发脏成一团硬块。手指,脚趾,身体缝隙间都是地牢的污泥。

先得给他处理伤口。马车上带着人类能用的药,也不知道对他有没有用。消毒用的酒精抹在未愈合的伤口上,龙疼得抬起头来对他嘶哑地怒吼。他不习惯人类的喉咙,只能发出表示愤怒的怪声。
茨木从他闪着凶光的单眼中发现,他在记恨自己的龙骨角。

龙在漫长的治疗过程中,很快因为无力而昏睡,他睡到第二天夜里才醒来,发现茨木做了个土灶在煮东西。他的右角断了,断角在水里煮,满头满脸都是血,一旁的石壁上也都是血。

龙喝了龙骨汤后恢复地快多了。

茨木打听到龙这样缩小只会持续一天,但是龙他现在持续了两天了。他不知怎么没有化回原来的样子。

茨木知道应该整个镇子都在找他和龙。他在两年前和阿婆撇清了关系,虽然她老人家当时很伤心,视如己出的孤儿最终竟然和她断绝关系了,还把家搬得远远的。但现在她不会因茨木受到牵连。

他不敢出去打猎,只敢用带来的肉干和干粮喂龙。他怕烟暴露地点,只敢在夜里生火。他化了雪水用来喝和给龙洗澡。

这几天过去,龙不再和他闹脾气,他的外伤基本好了,只是眼睛还没长出来,摸摸肋骨还短半截。茨木怕他忍不住去摸,就拿布条做了个眼罩给他戴上。

现在他正乖乖地坐在火堆边任由茨木给他擦洗身子。脏得一塌糊涂的头发被洗干净剪短收拾了,是红发,和他鳞片的颜色一样。
他从不开口说话,对茨木不搭不理但又十分顺从。茨木告诉他只要身体可以,随时都能变回龙离开。但他一直没有。他的身体应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可茨木不能一直呆下去,干粮要吃完了。

“今天我要走了,镇子我是回不去了,但也不能一直呆在这里,估计我会翻山越岭找到其他城镇吧。”茨木蹲在龙跟前说,龙平时总是坐在稻草秸秆铺的床上。

茨木怕他听不懂,打包了自己所有的东西带走,表明自己再也不会回来。
临走前龙跟了上来,伸手上来摸了摸茨木的断角。

“早就不痛了。”茨木说。龙就回山洞里去了。

茨木是在半个月后,在溪边看着一块掉落的龙鳞发愣时被镇子里的人抓到的。那块龙鳞看起来很老了,应该是自然脱落的。他变回了龙开始正常生活。他应该非常强,谁都别想抓住他了。茨木被人五花大绑的时候,脑子里想着这个。

茨木在镇子被公开处刑,所有最恐怖的罪名和临时编进去的罪名,他可能要边火刑边被长刀削肉。

啊啊。结果最惦记的龙的样子,一次都没细细看过。那个从小时候被龙骨汤救下开始,这么多年一直惦记到现在的家伙。

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很多年后,每当夜深了,化成人形的龙在他怀里睡着了,茨木都会玩着那绺红发,回想多年以前。
那时火舌舔到他的脚底,刽子手举起长刀,远处的森林里突然腾飞起红色的巨龙。

评论(35)

热度(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