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工科农业司机

人鱼吞的摸鱼


半夜被蚊子叫出来的
————————————
巨大的玻璃水缸里,淡红的鱼尾低垂,强健的男性人鱼被锁在水里,铁链,项圈,手铐,沉重的铁器仿佛拴着一个半透明的脆弱海洋生物,让人不禁捏一把汗。

“接下来要拍卖的是来自大江山湾,人鱼族的首领!酒吞!看这矫健的肌肉,美丽的鱼尾!当之无愧是贵族水族缸中最棒的展示品!养在水族箱中,每天都能看到人鱼和水族嬉戏,如果还购得了女性人鱼,还能让他们繁衍后代!”

“大江山湾,真怀念啊,吾的故乡。”

突然幕后传来炸弹爆破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机枪声中,台上的主持人应声而倒,水缸中弹流水,水位愈发下降。

买手们纷纷尖叫着逃跑,哪知这里已是拍卖场最后一个被攻下的地方。

“你!”白发的首领见到缸中半悬的人鱼顿时瞪大了双眼,随着水位的下降,本来漂在水中的人鱼随着重力被吊在镣铐上。

原来你叫酒吞吗?

“把钥匙拿过来!”

……

汽车后座,防水布上的人鱼在睡觉,茨木蹲在一旁,高大的身子挤在前座和后座之间。

“老大,你认识这条人鱼?”星熊问道

“吾是大江山湾长大,曾经掉进海里被冲走,是他把吾送回海岸的。吾还记得他,他是那片海域里最强的生物。”

“我也大江山的,只听说过大江山的人鱼,今天才第一次见到。之前有新闻说捉人鱼的,好像也没捉到。”

人鱼动了动,水族馆下的镇静剂等药物开始消退了,茨木摸摸他的皮肤,有点干了,从一旁水桶里舀了水浇在人鱼身上。

人鱼并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被人类饲养许久,每次醒来都是不同的情况,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有什么温热的东西靠了过来。
人类!

酒吞立马紧张地挣扎起来,尖利的指甲一下刺进了茨木的肩膀里,要不是他药效未过,一定得撕他一块肉下来。

“别怕别怕……”人类说的话他听不懂,但能感受到他温柔的语气。人类轻轻地抱着他的头,手慢慢抚摸着他水草般卷曲的头发。

“小鱼…别怕…吾送你回去。”

鱼尾还在不安地摆动着,茨木担心他弄坏自己的鳍,起身拿了块吸了水的浴巾把那条大尾巴裹了起来。

人鱼躺下那儿喘着气,和人类的相处实在没有好的印象。他们只会让他在透明的牢笼里一次次碰壁,或者用链条困住他。

但酒吞,大江山湾的首领,用自己的自由换来全族的脱逃,感觉还是值得的。

那个白发的人类不再折腾他了,酒吞晃了晃尾巴,感觉难以运动,这让他有些不安。

“要吃点东西吗?”白发的人类给他生鱼片。

被囚禁的数月里,酒吞已经学会接受人类的投喂了,虽然这使他百般难受。

他吃了,是大江山湾产的生鱼片,不是水族馆喂的压缩鱼肉。他狼吞虎咽地吃了。

吃完茨木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里面有他们的故乡,看到大江山湾让酒吞眼前一亮。

茨木指指酒吞,指指大江山湾,说:“吾送你回家。”

到了那里,茨木叫人抬来黑色的大箱子,把人鱼小心地抱进去,人鱼药效全过,茨木没办法有给他注射了一支镇静剂。当务之急是把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到海上不被人发现。

驾船出海,人鱼藏在黑箱里。茨木蹲在一旁听里面动静。待离开陆地远了,将黑箱板子拆下来,露出里面透明的鱼缸。
酒吞趴在玻璃上往外看海。

开起吊机把水族箱降到海面,一接触到海水,酒吞立马一个鱼跃跳了出来,瞬间消失在无尽的海洋里。

茨木蹬了鞋,把西装往栏杆上一搭,也跟着跳了下去。

“老大!”

他学会了游泳,能漂浮在水上,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差点在海里溺死的小孩了。

不知道人鱼还会不会来救他。

他漂浮在海里。

突然腰上被碰了碰,茨木一转头,酒吞在水里看着他。

“你来了!”茨木一激动就要去抱他,人鱼赶紧躲开了。
茨木失去浮在水上的平衡,慢慢向下沉。人鱼又游了回来,双手托着他的腰,将他往水上送。茨木赶紧一把抱住了他。

茨木指着自己,用嘴形讲:你救过我,记得吗?

但人鱼似乎不懂人类语言。

得想个办法让他想起来自己。

茨木抱着人鱼不放,凑上前去,使劲地吻了他。

酒吞想起来了,在那风雨交加的一天,他只是下定决心要救这个人类小孩。那个小孩缺氧呛水快死,酒吞吻住了他,把氧气从口中渡给了他。

现在他们在水中接吻,直到茨木喘不过气来被送到水面。

“强大美丽的鱼。”茨木感叹道。他又亲了人鱼的脸颊,带着海水的咸湿。

“我们会再见的,现在吾必须要走了。”茨木用额头抵着他,好像这样可以传递意念一般。

等这一切忙完,茨木打算回到家乡弄个小船,漂在海上,船里是他和他亲爱的鱼,他们游泳,捉鱼吃,互相亲吻抚摸。他不知道能不能和他做爱,只要好好研究,也许是可以的。

那一天终会到来。

评论(12)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