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旗旗

头像感谢@人淡如菊的菊菊

【茨酒】妖之泉

潦草摸鱼
————————————

一个受伤流血的小孩被扔在森林那满是落叶的地上。妖怪,猛兽,闻到这美味的鲜血味蠢蠢欲动。

小孩发出了一声呻吟,想要挪动身体离开却疼得动不了。

树叶沙沙地响,人类所见不到的妖气在靠近,慢慢笼罩着这片树林,以其浓重地气息威慑着,猛兽和小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有什么东西来了!”草丛里有男人压低了声音说话。握紧了手里的弓。

地上的孩子又发出一声呻吟。
血渗进了身下的枯叶里。

突然,森林尽头有一团白色的东西突然冲了上来,仿佛是贴着地面飞,瞬间掠过小孩,站稳在那块被血浸湿的枯叶上。

“捉到了!”男人对同伴握拳道。地面突然坍塌,那团白色的东西脚下出现一个竹刀陷阱,他和小孩哗地一声擦着落叶滑落下去。

“快逃。”落下时小孩对那个抱起他的人说,他只是不想掉进陷阱后,怪物拿他泄愤。

两个男人一个握刀一个拉弓,小心地靠近陷阱。

“抓了个啥?”
“不知道,一头白色的野兽?”

他们低头看进陷阱,白色的毛发上满是血迹,看来被竹刀刺伤了。那个却小孩运气很好地避开了所有竹刀。
一双金色的眼睛抬头注视着上方的两人,瞳孔霎时紧缩,那团东西突然跃起,妖气像风刃一般席卷了两人的视野。




有人在抱着他走。身上太疼了。小孩睁眼看见那个白毛的妖怪,正托着他往什么地方走。

要被带回去吃掉了吗?

被抛在地上作为猎物的饵食,小孩已经恐惧得心脏抽搐地疼,恐惧的痛苦让他再也不想再恐惧了。快点吃了我吧……一口咬断喉咙,不想再痛了。但一想到这儿,他还是害怕地发抖,心脏因恐惧而震颤。

半昏半醒,被放在哪里躺下了。小孩疼得又发出一声呻吟。他缓缓睁眼,白色的怪物正在研究他。

“你腿骨断了。流了不少血,但血已经止住了。吾闻到你身体内有器官在衰败。”

“……嗯。”

妖怪突然亢奋了起来,他本来蹲在地上,突然站了起来,宣布道:“吾会带你去妖之泉,重塑你的身体,让你重生!现在我去给你弄点食物,然后我们就出发。”

小孩也没法拒绝,任由大妖怪激动地忙个不停,就像是贵客登门。
住的山洞还算干净,不多的器物摆放整齐,但一角堆积如山的白骨也不能忽视,这个妖怪看来食量惊人。

他不多时就带了人类的食物回来。一些野果和刚杀的动物尸体。

“这个吾看到有人类采摘,能吃。”妖怪把一个大果子塞给小孩,小孩苦恼地看着他。
妖怪咬了一口,咬成小块,再一块一块放进小孩嘴里等他慢慢咀嚼。

他看着他慢慢地吃,欣喜若狂。他用妖焰烤了肉,嚼烂成肉糜喂他,出门采了无数野草,让小孩挑哪些能做成草药治伤。
三天后,妖怪带着他,去妖之泉。

“为什么我们要去妖之泉?”小孩问道,他已经不怕这个妖怪了,只是不愿同他亲近。
“那里可以根治你的伤口,说不定还能给你其他东西。”妖怪回答。
“妖之泉听起来像妖怪的东西,我能被治疗吗?”
“可以,如果你是对的的话。”
“对的?什么意思?”小孩听不懂了。

“有人告诉吾,吾重要的友人死后会转生成人类孩童,并在这一带出现。所以吾一直等在这里,吾救助过无数人类,并带他们去妖之泉,只要他是吾的友人,就能从妖之泉获得力量,因为妖之泉本来就是他灵魂碎片掉落的妖气。”

小孩倒吸一口凉气。他要么是妖怪的转生,要么被这个妖怪判为“假的”吃掉。无论哪种他现在都无法接受。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妖怪对他这么好,只是因为自己有可能是他友人的转生,一旦确认不是,可能会当即被虐杀。

“吾会将你放入妖之泉,如果是吾的友人,你会痊愈,重获力量,不然就会被妖之泉吞噬。成为吾友未来力量的一部分。”妖怪温和地说,仿佛陶醉在对友人的思念里了。

小孩既不想死,也不想变成妖怪,但肯定是由不得他做主。妖怪带着他前往大江山的妖之泉。

当晚睡在树上,小孩还十分虚弱伤口不能动弹。他被小心翼翼地抱上了树,侧坐在妖怪的大腿上,被一只巨大的鬼手揽住不让掉下去。

“睡吧。”妖怪说。
“你的友人是怎么样的人?”小孩突然问。
“他么?他是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他的大名世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实力强大头脑冷静,是当之无愧的鬼族统领。他的优点我能说三天三夜,但是目前你应该休息了,吾会在心中继续歌颂吾的友人。”

小孩也就不再说话了。
实力强大?而且还是鬼族统领。这样的妖怪怎么可能是我的前世?
小孩也就倚着那妖怪睡了,夜里刮风,妖怪搂住他转了身,用身体给他挡了风,白色的长发被吹起。小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第一次看见他金色的眼睛和被长发掩盖的面容。

在妖怪的细心照料下,孩子总算日渐健康了起来。他的断骨还没长好,但他会扶着东西挪动身体,自己做一些小事。比如给这个妖怪剪头发。

“你头发太乱太长了,脸都被遮住了,为什么不剪?”
“没人帮吾剪罢了。”妖怪说。
小孩拿了把小刀,帮他把过多的头发割掉,后面的头发大致理了个形状,用布条捆了三份。前面的头发就干脆一刀齐刘海,妖怪的脸就露出来了。

不得不说,他齐刘海真奇怪啊,要是能找剃头师傅剪剪就好了。但他的脸毕竟还好看,总比披着满头满脸乱毛要好多了。

“你不会剪头发吗?”
“吾在化为妖怪时就发誓再也不碰人类的玩意。”
“但妖怪也要剪头发的呀。”
“你说得没错,吾在吾友的要求下帮他剪过头发。他有时会有这样奇怪的要求,这也是他有魅力的地方呢。”

小孩想说,感觉你的友人不像是已经死去,对你而言,他好像只是出门远行,而你在平静地等他回来罢了。但他没敢说出口。

妖怪越是悉心照料他,他越是恐惧,害怕妖怪发现他不是自己的友人后把这一切讨回来。

“你带过很多小孩去妖之泉了吗?”孩子有天早上惯例地给他整理头发时,不禁问道。
“没错,不过他们没有一个是吾友的转世。”
“那你觉得我有可能是吗?”
妖怪转过头仔细看着他,说:“吾还没有仔细看过你,你长得一点也不像吾友。”
“是吗。”
“不过你眼睛和他一个颜色。”
“我就是因为这样的眼睛,才被人类厌恶的。”
“挚友那样的眼睛,是最好看的。”

沉默了一会,妖怪说:
“你太虚弱了,吾本能三日之内马不停蹄带你飞奔至大江山,之前的人类我就是这么对付的。但如果带你飞奔,你可能会死在半路上。”

“我们可以稍微行快点。”

等到孩子的身体状况达到顶峰的时候,他们已经十分熟悉了。
妖怪把他放在河边的石头上,自己在河里摸鱼。

“地狱之手!”

轰地一声,一个巨爪自河底掀起,五条肥鱼被爪子抛到了两岸,妖怪蹦跶着去把它们捡了回来。

“茨木,你的手臂是怎么没的?”孩子问道。他发现这个妖怪相当耿直,和他说话不用太注意人类的弯弯绕绕,把想说的说出来就行了。

“被一个人类砍的,吾化作美女欺骗他,他一直没有发现,直到吾显出原形。战斗中他砍了吾的手臂,但吾又化作他老母把手臂拿了回来。”妖怪蹲在河边烤鱼,剖开的鱼肉在火边滴着油。

“那人好蠢。”

“是啊,吾友也这么说。”

“那你的友人是怎么死的?”小孩咬了一口鱼肉吃了起来,边吃边问。

“他么,被人类欺骗然后斩首,吾至今未能取回他的头颅。”妖怪在一旁看他吃,他会在他吃饱后把剩下的肉全吃光,然后继续觅食。

“可是如果能找到转世,上辈子的尸体也没什么用了吧。”

“可以找来让转世的吾友吃了,补充力量。”

“妖怪补充力量的方式是不是只有靠吃呀?”

“不是,还有交欢。这就是为什么有些无耻男妖女妖总喜欢缠着吾友想要他的恩泽。”

和我讲这个干嘛呀。孩子一下子脸红耳热,不再说话,埋头吃鱼。

“不过吾十分愿意在吾友重生后帮他补充力量呵呵呵呵呵……”妖怪奇怪地笑了起来。

居然想把自己的男性朋友……真变态啊,孩子觉得。

“让他喝下吾的液体……毕竟那是妖力的精华啊……他活着的时候那些妖怪总想要爬到他的床上吸干他。但吾愿意被他吸干。”

“别说了!”孩子满脸通红,捂着耳朵喊道。


孩子的身体是后来开始恶化的,看似突如其来,但嗅觉灵敏的妖怪一开始就知道孩子体内有一个器官在衰败,原因恐怕是在被人类殴打时受的旧伤。

原本孩子总是醒得比妖怪早,帮他理理头发,然后被妖怪带着出去找东西吃。现在他们每次睡觉,妖怪都得找个能设置结界的地方,早上的时候设置好结界再出去帮他找吃的。妖怪又披头散发了。

孩子力气越来越小,吃得越来越少,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时不时会捂着肚子一侧呻吟。

“只有妖之泉能救你了。你想活的话必须是吾友的转世。”

“这我也……没办法啊。”

妖怪把盔甲解了把小孩抱在自己衣服里,怀里,再把盔甲松松地捆上兜住他,然后开始加速前往大江山。小孩整日在他怀里睡觉,有时会因为疼痛死死地攥着妖怪的内衣拉扯,但妖怪除了赶紧赶到妖之泉以外毫无办法。

而且万一他不是吾友…

妖怪深呼吸一口气,在原地站下了。

“怎么了?到了吗?”孩子细若蚊虫的声音传出。

“没有。”妖怪继续开始赶路。

如果他不是吾友,那吾怎么处理他?如果是他健康,不如将他变成小妖留着服侍他,等挚友重生后,送给挚友留着使唤或者吃掉都行。毕竟这小子听话又聪明,没人类那样委委曲曲令他恶心。说不定以后变成厉害的妖怪,能协助挚友的振兴大业。

但他现在快死了,如果妖之泉救不了他,那就没有办法了。

希望你躯壳里是吾友的灵魂。

到达妖之泉的那天,孩子已经气若游丝了。

妖之泉是一汪静止的水,没有注入,没有流出。妖怪靠近此处就能补充力量,但一旦饮了其中的水,就会被过强的妖力和过浓的灵魂浓度灼伤。

无论什么活物掉进去都会被妖之泉吸收变为妖力。

妖之泉透着淡淡的红色,曾经还散发着酒香,总是引人误饮死亡。现在酒香也挥发尽了。

这就是酒吞童子的灵魂碎片。

茨木把孩子从怀里放出来,他已经只有力气睁眼了。

他嘴唇动动,茨木辨别出来他在说:能当你的友人也挺不错的。

茨木把他放进那水里,从岸边推了他一把,让他漂向中央。

他沉没了,没有动静。茨木在岸边坐下,低头沉思。

他记得孩子昏迷清醒的交替中和他说:“你的朋友这么久不回来,可能是迷路了……我总是梦见自己迷路……很害怕……但他如果知道你一直在找他,肯定就不害怕了……真羡慕他啊……

吾友……吾会找到你的,一定。

还记得吾刚到大江山时,总是在山里迷路……

这时,水中人突然坐起,红色的短发沾着水珠,紫色的眼睛转过来,微笑,看着茨木目不转睛。

评论(15)

热度(183)